【林忌】是誰在香港搞恐怖主義?

2019-08-13|来源: 自由亞洲電臺|标签:中共 恐怖主义 元朗 催泪弹 布袋弹 

中共港澳辦于記者會聲稱,香港有示威者“喪心病狂攻擊警察,已構成嚴重暴力犯罪,并開始出現恐怖主義苗頭”云云;然而現實香港市民見到的,就是近日示威者的武力并沒有升級,甚至比起早前是降溫了;反而是所謂香港警察不但出現疑似中共公安混入,周日的8?11當日再出現有如7?21元朗黑夜的警黑勾結,以至瘋狂使用武力,如在尖沙嘴射中一名少女的右眼,又如在港島核心的太古城港鐵站,在1~2米的近距離槍擊市民,而當時這些市民完全沒有任何暴力行為。

由6月12日香港警察在金鐘政府總部門外,濫用暴力清場至今,“反送中”示威者所使用的武力,都一直是針對政權,而非一般人民;反之港共的警察不但一再無理襲擊以至拘捕和武力抗爭無關的平民百姓,甚至一再和黑社會聯手,襲擊連示威也沒有參加的平民百姓,以至故意對黑社會襲擊市民視若無睹。7?21元朗黑夜,撐警察的白衣黑社會襲擊元朗港鐵站,造成四十幾人受傷,警方當場對施襲者不拘捕、不搜身,警察對手持鐵通的白衣暴徒視若無睹;8?5晚北角出現福建幫暴徒,以木棍攻擊其他市民與黑衫的示威者,幾架警車只在現場5分鐘的步行位置,可是警察卻完全不到場,拖延到事發后3小時才到場,然后不但沒有查案,甚至是向無人地帶放催淚彈,再拘捕無辜經過的路人。

更荒謬的是8?11大批來自中國大陸的福建幫“外援”,在其北角活動中心的酒樓內集結,一如7?21元朗黑夜的南邊圍。其酒樓其后甚至落閘閉門,但卻不斷容許這些福建幫進進出出;今次大批警察在北角駐防,可是明知這些福建幫多次威嚇途人,以至用拳頭以至木棍襲擊路過的年輕人以至在場記者,香港警察完全沒有用平日對待香港示威者的標準,即凡有超過3個人以上集結,有人使用暴力或“破壞社會安寧”就舉藍旗警告為“非法集結”,而是對這些行為一直視若無睹,甚至在場記者一再被人打,都完全視而不見,說“見不到”;有數個多次打人的福建幫被投訴后,警察不是即場把這些打人的兇徒拘捕,而是安排這些人在沒有拘捕的情況下,不是上警車,而是上警察自己的私家車護送離開。

反之一位有意參選鄰區選區的社區主任仇栩欣,身穿白衣又沒有蒙面,只不過在場拍攝,竟被警察無故攻擊以至拘捕,即場用白色索帶反綁雙手;福建幫在北角威嚇市民大半天,附近所有店鋪關門不敢營業、市民不敢出街,一位過路買書的黑衫中五學生,警察坐視其被八至十個福建幫打爆嘴角,手指未能伸直;警察卻仍然任由這些黑幫公然集結,不去驅散、不放催淚彈;然而另一班黑衫的市民,只不過在太古城站行出了路面,一如福建幫走上道路一樣,卻得到差天共地的遭遇。

根據有線新聞的片段,8?11晚上10時45分,一批在港鐵太古站外,走上街頭的市民,在沒有進行任何暴力行動的情況下,竟被警方的速龍小隊突襲攻擊,市民慌忙向太古港鐵站的C入口逃生,與突襲的警察迎頭相遇,結果因扶手電梯堵死逃難的市民,在梯級出現人踩人,而警察就繼續以催淚彈、警棍瘋狂施暴,更被攝得在距離1~2米的短距離,不斷開槍掃射隊尾的市民。為何這些并沒有參與任何暴力案件的市民,竟被當成械劫案的重犯對待?反之北角打人的兇徒,卻完全不用相同的暴力對待?

至于另一處多次出現黑幫打人的荃灣,則于8?12的凌晨再度出現撐警兇徒對路過的市民施襲,市民聯手自衛還擊,接報的警察到場把這些打人的白衫兇徒放走,再拘捕在場的黑衫自衛的市民;這種事情正顯示香港警察,已經與中國大陸的公安接軌,正說明了為何香港示威者仍然堅決不放棄的理由——放棄,即代表接受中共以黑社會的手法治港,接受沒有人權、自由以至法治的社會。中共賊喊捉賊,不但反過來咬香港示威者是恐怖主義,更把警察射擊示威者眼睛,明明現場證據就包括當事人被射爛眼罩以及當時的“布袋彈”,中共的中央電視臺竟可創作為是示威者自己射中;香港開埠178年以來,除了被日本占領的3年零8個月,從未有如此黑暗的時刻。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