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梅講古】梁山伯與祝英臺 (一)

2019-08-11|来源: 希望之声粤语台|标签:梁山伯与祝英台 

梁山伯與祝英臺(一)

今天給大家講一個家喻戶曉的故事——《梁山伯與祝英臺》。

東晉時候,浙江上虞有個祝家莊,祝姓是莊里的一大戶,有個祝員外,年屆五十,膝下無子,只有一個獨生女兒,名英臺,乳名九妹,皆因在族中大排行第九而得名。話說這英臺,雖是女孩家,卻聰慧異常,從小就喜歡讀書,在父親的指點下,熟讀經書,尤其對班婕妤等史上著名女子心存敬慕。長到十五六歲,家中存書也不夠她讀的了,老父親也覺得有點江郎才盡,英臺遂萌生了出外求學的心愿。但那個時候,女子是謹遵閨訓,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怎可出門和須眉男子同窗呢?所以,不出所料,當她和老爹爹一說,祝員外馬上連連搖頭:“不可不可。”

英臺自小被視為父母的掌上明珠,從來是有求必應,但這次,任憑英臺怎樣哀求,祝員外就是不肯:“這怎么可以?哪里有一個女孩子家,拋頭露面,到學堂里去和男子一起上學的?不可以!”

英臺說自己可以女扮男裝,帶著隨身丫頭銀心,學堂里也只是每天日里上課,晚上自己和銀心獨處,一心讀書,萬無一失。老員外聽了只是不肯,連說:“笑話,哪里有個女孩兒裝成男子的?你還真的要效仿花木蘭不成?那也只是戲文里聽的,哪個真的見到花木蘭了?”

英臺見說不服老爹爹,回到個人房中發悶。倒是銀心這丫頭,自小和小姐英臺一起長大,形影不離,頗知英臺的心思,況且自己自小隨著小姐伴讀,也學了不少的經書典史,滿心里也盼著和小姐一起去上學。于是就出主意道:“小姐,我看老爺就是不放心,怕我們萬一被人識破,大家不好,不如小姐這樣這樣……”說著,兩人都笑了起來,覺得此計大妙,一定奏效!

話說一天,祝員外正在廳內無事閑坐,忽聽院外梆聲陣陣,夾有聽不太清的人聲。只見丫鬟銀心跑進來,笑呵呵的,連說:“老爺快看看去。莊里來了個算命先生,說是算的奇準,不準不收卦禮。這個先生看著很年輕的,竟有這么大口氣!”祝老爺聽了心里一動,正想:我倒也沒有什么,只是家中只有這一小女,是我兩老的心頭肉,不知將來身歸何處?聽他說的如此神奇,何妨問他一問?正想著,那銀心在旁也是一再攛掇:“老爺,何不叫這個先生來,問他一問?看看我家小姐將來如何?”這祝員外禁不住就點了點頭,那銀心巴不得這一聲,連蹦帶跳的跑了出去。不一會兒,就見銀心從莊門外進來,身后隨著一個身穿藍衫長袍的年輕后生。祝員外心知這就是那位算命先生了。大家互相見禮,報了姓名,分賓主坐下。

略作寒暄,祝員外就直接切入正題,講了要為小女問卦。只見這先生也不多話,直接問了小姐的生辰八字,在那里掐指一算,然后又見他從褡褳里拿出卦筒,就開始搖卦。這祝員外一心惦記女兒休咎,坐那里只是看著也不吱聲。就在這時,只聽那里銀心忍耐不住,早已笑得彎下了腰,祝員外正要呵斥小丫頭不知好歹,哪里有在先生面前如此失禮的?卻只見這個算卦先生也忍俊不住,一手扔掉了卦筒,一手撤掉了頭上的帽子,卻露出滿頭烏壓壓的青絲來,也早已笑得花枝亂顫了!

祝員外這時才看出,哪里是什么算命先生,竟然就是自己的寶貝女兒英臺啊!原來是這主仆二人串通一氣,想了這個計策,好來說服老員外,同意英臺出門求學的!

經不住女兒百般央求,又見她確實女扮男裝并無破綻,想想有銀心跟隨,學館中也只是白日上學,晚間各宿各室,量也無大礙,最后也就應了她,隨她心愿吧。但父女約定:三年為期;若其間有事,見父家書,立即就歸。

當時正是陽春三月,這英臺銀心主仆兩個就如同那放了飛的籠中小鳥兒,滿心的歡喜。直奔杭州學堂而去。一路上二人賞不盡人間美景,桃花笑靨、櫻花怒放、柳絮輕揚、綠樹成行。銀心更是小孩兒性情,摘一把桃花,捧一捧櫻花,竟是愛不釋手。那英臺忍不住笑她,嗔怪道:“銀心,你也不想想,這花兒雖美,每年也就這一個時辰開放,其一生何其短也,你卻把她們摘下來只顧自己好玩,豈不是更加縮短了她們的壽命?怪可憐見的!”這銀心聽了,頓覺不妥,那小嘴兒撇了撇,就要掉下淚來。英臺一見,趕緊安慰她:“不要緊,你也不是故意的。那書里不是寫的有古人葬花嗎?我們把它葬下,也算是盡了心意。豈不也好?”銀心一聽,頓時破涕為笑。

主仆兩人這里就忙著撮土為墳,把那一把花兒埋葬起來。就在這時,打那邊又走過來主仆二人。你道是誰?也是要去杭州學館求學的主仆兩人——梁山伯公子和他的隨身小廝名叫四九的,恰從這里經過,看到這里兩個人在忙,不知忙些什么,看起來也是學子。那梁山伯公子走過來做個長揖,打個聞訊,這里英臺慌忙還禮不迭,相談之下,知道了原由。山伯不由大贊,說這才是讀書人的道理,憐花惜春,惜人惜物,無違天意呀。說著連同四九,也過來幫忙。幾個年輕人,說話間,竟建成了一個小小花冢。之間大家各個微汗細細,互相打量。英臺看那梁山伯,好一個英俊書生,相貌堂堂,聲音洪亮,說起話來,是直言快語,毫無城府,甚是令人心儀;山伯看那祝英臺,小巧玲瓏,鳳眉秀目,說話慢聲細語,句句投機,心里喜歡。兩人越說越高興,越說越投機,正是話逢知己,兩人是相見恨晚,說起來還是一路,同去一個學堂,當下干脆就撮土為香,跪拜天地,義結金蘭,結為了異姓兄弟,誓同生死。山伯長英臺一歲,就是兄長了。自此,兩人就兄弟相稱了。

原來這山伯是會稽梁家莊人,自幼喪父,寡母一人帶大,靠著家里十幾畝薄地,雇個長活,勉強度日,母子相依為命。

這一路上幾個人曉行夜宿,談談說說,甚是快活。英臺只覺這梁兄真是宅心仁厚,山伯就覺得這個學弟聰明伶俐,善解人意,兩人感情日漸深厚。但只一樣,到了晚上住店,英臺只是借口說自己自幼有個擇席的毛病,不可與人同室,否則就睡不成覺了,山伯也不疑他。

一日到了學館,兩人拜了先生,開始了學業。

二人還是整天形影不離,同桌讀書,每日里談詩論畫,互相解疑。一日,兩人比肩而坐,正談論著,山伯忽然看到英臺兩耳耳垂有耳眼,不由大奇,說:“賢弟,你這耳朵上怎么和女孩子一樣,竟有戴耳環的耳朵眼?”

英臺見問,一時語塞,急中生智,想起家鄉每年廟會,回答說:“小弟家鄉,每年觀世音菩薩法誕日,都要慶祝,大辦廟會,鄉里要選一個小廝,扮成菩薩模樣,游街供奉的。小弟因生的眉清目秀,被鄉親們選中,因此就扎了這個耳朵眼。”山伯聽了,連連點頭,說:“嗯,賢弟是生的俊秀,這也就難怪了。有幸扮作菩薩,賢弟也是仙緣不淺了。”竟不疑心有他。

(未完待續)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