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狐之鬼-幼童放跑狐貍(75)

2019-08-11|来源: 希望之声|标签:纪晓岚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來到希望之聲廣播電臺“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節目。我是苑怡。《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高。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 。 今天我要同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關于“狐之鬼”的故事。

這件事是我已故的老師趙橫山先生說的。說他少年時在西湖畔讀書。因寺院樓上幽靜,就在樓上設榻而眠。夜里聽到室內有聲音,像是有人走動,就厲聲問道:“是鬼還是狐?為什么來騷擾我?”

隔了一會兒聽到有人輕聲的,遲疑的回答:“我既是鬼,又是狐。”

老師又問道:“鬼就是鬼,狐就是狐,怎么會又是鬼又是狐呢?”

過了好久,才聽見又回答說:“我原是幾百年的老狐,內丹已煉成,不幸被我的同類掐死 ,盜走了我的丹。我的靈魂滯留在這里,就成狐之鬼了。”

老師又問道:“為何不到陰司告狀呢?”

答道:“凡是通過吐納導引而煉成的丹,就如血、氣附著于人身一樣,融合為一,不是外來之物,別人是盜不走的;而通過采補之術煉成的丹,就像搶劫來的財寶,本來就不是自己的東西,所以別人可以殺死你而把丹吸走。我用狐媚惑人而取其精,被我傷害的人很多。殺人者該殺,我的死是罪有應得,即使向神明告狀,神明也不會審理的。因此寧可傷心地住在這里。”

老師問:“你住這樓上,有什么打算?”

答道:“本打算消聲匿跡,修煉‘太陰煉形’之法。因為您陽氣很盛,熏烤得我陰魂不寧,所以出來向您哀求,請讓我們各自到適合自己的地方吧。”

說完,只聽到磕頭的聲音,再問什么它就不再回答了。先生第二天就搬了出來。

他曾舉這件事為例,告誡學生道:“謀取不該屬于你的東西,最終是得不到的,而且只能是自己害了自己。多么可怕啊!”

俗話說“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何止是財,無論什么,想要得到,一定要以正道取之。那謀取不該屬于你的東西,最終是得不到的,而且只能是自己害了自己。多么可怕啊!那種‘不論白貓黑貓抓住耗子就是好貓’的說法,是害人的。是變異的觀念。

----------------

幼童放跑狐貍

聽佃戶張九寶說:有一個夏天的下午,他鋤完地,天已經快黑了。和大家一塊兒坐在田壟上休息,聊天。忽然就看見一道火光就像一條 赤練,從西南方向飛過來。突然墜落到地上,卻是一只蒼白色的狐貍。身上有傷,還流著血,趴在地上喘氣。張九寶急忙舉起鋤頭就要去打這只狐貍。只見那狐貍奮身努力躍起,化做一道火光向東北方向去了。后來張九寶拉車去棗強縣賣貨,聽人說某家的媳婦被狐貍迷住,這家人請道士做法事驅逐。當時道士已經抓住這只狐貍把它封在一個缸里了。不料一群孩童好奇,偷偷揭開那個壓在缸上的符咒,要看看這只狐貍到底什么樣子。結果符咒一揭開,這個狐貍就趁機沖出缸來飛遁而去。張九寶問他們是哪月哪天,一聽正是他們看見那只狐貍墮地的時候。

這個道士的符咒法術可以說是靈驗了,但是無奈不懂事的幼稚孩童要偷看,結果就給放跑了。自古以來像這樣的事情很多。許多事情都是經過竭盡全力的努力,眼看一件事已經要成功了,卻被一些無知的人或者是只想著自己私欲的人給攪黃了,就像這件事一樣。使很多事情功敗垂成 。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