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香港抗議:為何一支鐳射筆成為示威者的「武器」和「罪責」

2019-08-08|来源: |标签:香港抗议 镭射笔 

昨天是七月七,鵲橋會。鵲橋會通常就講是中國人的情人節,如果追溯原始的東西,我覺得也蠻有趣的,七仙女,沒聽說有八仙女。

我說的意思,這七的定數,如果你看明白的話,你會發覺中外沒有任何區別,它都是定在七上。但中外在過去時間里面,二千年乃至三千年,也沒有人說這怎么是七?沒在書上看到任何記載。

七仙女,如果咱沒說錯的話,它中間是有著輪回轉世的。

昨天在另外節目中,做完之后,有朋友留言說,哎呀,這一年才碰一次面,太慘了。民間的說法也基本上是這么個說法,甚至我記得,原來看過說,有天庭的殘酷。其實它里面講的是一個生命境界的本身,差著生命境界之間出現這種狀況,它既表示著生命的輪回轉世,就是說,一個民間的故事,代表著一個人當他的境界夠的話,他可以上去,在輪回轉世中他可以到天庭。而同樣在天庭的概念當中,如果他起了凡心,其實他表面上叫起了凡心,其實是生命中有著一種相互的關聯,他又可以掉到人間。否則的話,他們倆人怎么能連上呢?

今天的人覺得太虧的話,可能好詞叫站在愛情的角度上說,但站在另外一個角度上說就不好聽了。

所以七夕節這種七仙女的故事,鵲橋的故事,里面其實在我個人角度來講,包含著生命的含義和相互的關聯。同時表明,走到天庭之后,其實他出不去了,他就又回來了。

男女的結合就是有著一種后代的產生,二郎神的來處就有這種類似的故事。

其實在希臘的神話當中,我個人覺得,也類似。它其實講述的是就象《封神演義》當中講的365個神,365個神對應的是人間。修不成的才是365個神。

黃天化,365個神的第一個。他掌握的是三仙島,蓬萊,方正還有瀛洲。誰見過蓬萊?你就去山東唄,在里邊找唄。所以偏偏在蓬萊山東的那一地帶,經常人們看到海市蜃樓煙臺。跟傳說中的說三仙島有沒有關系,反正它就這樣,你信不信隨你。

他爹黃飛虎,是365個神的第二個。他是泰山的神。五岳之首泰山,山神第一位,統領十八層地獄,上下這么對應的。

所以那是沒修成的神仙。其實跟我們剛才說的故事是類似的。如果你會看那書的話,你就會看到生命是在這個圈里面,它可能是我們通常說的三界。

而修行的人都要破三界,包括黃帝當年尋求廣成子,方成子是我們看到的是他的第七十三個師父,離世之法,他是能修成的,而之前都是駐世之法。

我個人說的意思是在這其中。在中國的民間中,滲透了這一切。

所以就我個人來講,我也不知道鵲橋會的晚上,應該干嘛去。但我相信有些人會很忙活的。

香港出了個故事,有一個視頻,在七夕節晚上,“時代革命,光復香港”。應該是在尖沙咀那一帶,叫太空館大概是。外表都是白色的那種布,進里頭看星星,結果市民將鐳射筆的光線投射在太空館上。

這個事情是怎么來的?去了上千人,都是年輕人。大家看到的是這個光,它的學名叫鐳射筆,就是看星星用的。

但為什么出這種事情?兩三天前,一個大學的學生會會長,去買了十支這種筆,而這個筆本身在整個抗爭的過程中,因為它的透視感很強,大家注意看基本都是綠的,就跟那個馬路上綠燈的概念一樣,它的穿透力很強。在跟警察抗爭的過程中,學生們用這樣的筆,去保護自己——只能叫保護自己了,因為警察在帽子上都有那種類似鐳射燈,高光的,就象我們現在開的汽車那種高光燈一樣,晃了對方,對方眼睛就看不清那個人了。學生們就用這個同樣去照警察。警察一有這東西的時候,人的身體自然反應,再加上警察都戴著防面罩,那東西是玻璃的,還有警察為了不露臉,貼上那種反光膜,可這東西一照在反光膜上,我相信對他周圍影響很大。

所以這是一個前后的故事出現。

結果大學學生的一個會長,三天前就買了十個鐳射筆,一出門碰上幾個休班的警察。警察他們都是住在一起的,這應該是香港的一種福利。結果其中一個休班的警察就喊他,他一喊,這小伙子就跑,幾個警察上去就給他摁那兒了。其中摁的過程中,就掐了他的喉管,使勁掐的時候,就給他掐得出不來氣了,是可以掐死人的。

我個人理解,人的身體上有幾個地方是怕打的。一個是喉管,一個是耳朵后頭。你看凈是切脖的,現在切脖凈切后脖梗的,我覺得中國傳統的武術不是,是打耳朵根子,打耳朵根子這個人是可以打死的。再有應該是胳肢窩的下頭。這地方都是怕打的,怕碰的。你可以叫死穴。有人說肚臍眼下頭,肚臍眼下頭那是丹田。所以人的穴位對人的影響很大。

這個警察去掐他的喉管,其實掐他的軟骨,這是受過訓練的,如果他使勁掐,會把這人掐死。

黃秋生在Facebook上發文,直接用香港話罵說,這個警察是會遭報應的,死全家。黃秋生引用了他曾經認識過的一個老警察,出現過類似的事情,這老警察的兒子,就遭到了報應。

結果就把這個孩子給抓了,竟然說他身藏鐳射槍。鐳射槍長,那是槍,這個鐳射筆短。香港警察瘋了。當時就給他抓了。因為他已經出不來氣了嘛,就給他送醫院了。

這個事就在香港引起了巨大的轟動,香港警察不僅是亂來,不僅是公安,已經是肆無忌憚的完全是暴力暴政。我們現在看到的香港的混亂就是警察占有絕對的主動因素。

警察還開記者會死不認帳。

在這個背景之下,昨天晚上,去了1000多人,大家就用這個筆,照這個天文館,來嘲諷香港警察。香港警察在昨天開了記者會,他拿一種鐳射筆,放了一張紙,然后他說,鐳射筆可以把這個紙給燒透。所以它就是攻擊性武器。目的告這個學生購買攻擊性武器。

如果在文具店賣這個東西,都屬于叫攻擊性武器的話,那你說香港是什么?菜刀算不算攻擊性武器,它絕對是。不好聽的話咱不說,你媳婦賣三把剪子,對于你就是攻擊性武器。

這種故事前天剛有一個。男人在外頭淘氣,回到家被他媳婦給做了手術了。一開馬桶給沖走了。這就是真的,今天真正的生活。

所以我說,鵲橋會誰知道跟誰會啊?有的人他挺著急,因為一個晚上就這么長時間,手里抓著這根線,那邊還有個鋼絲怎么辦?

這就是今天的中國社會,這是今天中國社會從上至下的根脈和它的困擾之處。

所以如果警察這么做的話,他用了個鐳射筆,說給照出煙來了,給燒了,就叫攻擊性武器。

當時這群孩子們更有趣,弄了幾張報紙,弄了很多鐳射筆,照這報紙,說我這報紙也沒燒。后來在推特上看說是警察偷梁換柱,用了其它的東西去開記者會。

那你看記者會,警察就把自己放在了我就是真理的一個位置上。

這就是在香港發生的前天到昨天最轟動的事情。香港警察完全公安化。但是這香港警察要完全學到中共的公安呢,又有點距離。

這件事情影響很大了。

最新的報導,被抓的學生被釋放了。

這是半個小時之前的消息,代表律師稱,方仲賢獲警方釋放。

這是我說的,警方釋放,顯示出香港警察你說是良心譴責?壓力過大?弄假成真,弄真成假?我覺得怎么解釋都行。因為我相信是包含著一個整體的因素。香港警察想學共產黨那一套,總是學得稍微差點勁。

整個香港的環境當中,抗議者們的齊心,剛才說了,他打出的字幅很簡單:“香港人打不死”。

這次的抗爭,很多的抗議者寫了遺書,就是遺書在手,走向街頭。

當與神同行的時候,對于中共的人,對于利益的人是理解不了的。利益的人只相信權力,欺騙,侵詐,占有。他不相信不在生命過程中的人的認識。所以我剛才講了,生命是有層次的。

七仙女的故事里面包含著七,有幾個人看得明白,但七仙女下到凡間,演繹了故事,本來它可能有背后更深的內涵,結果今天的人就是男女的茍且之事。男人想找漂亮女人,找仙女,其實很多男人想的是這個。女人想的得有愛情,為什么?一年就跟你見一次面,你也不能離開我。

誰不離開誰啊?就這么回事。

網上出了一段視頻,倆女孩子對話,很短,十幾秒鐘。一個女孩子受委屈跟另外一個女孩子說了一句話,低著頭扭臉走了。然后那個女孩子就大聲說:你怎么這么小氣啊?你怎么這么沒意思啊?我就跟你男朋友睡了兩個覺,你怎么就這樣不理我啊?

視頻是這么登的,錄音就那么錄的,那個畫面都有啊。拍攝的人是在上面。

對啊,你怎么那么小氣啊?我睡你男朋友睡了兩宿,你就不理我了。大家朋友一場,你怎么這樣?

你看,這就是今天!這就是鵲橋會。

所以這是今天中國社會我以為真正面對的,所以對比之下,在這樣一個環境中,你有多大能力去能理解香港人的做法。

BBC的文章《香港抗議:一支鐳射筆成為示威者“武器”和“罪責”的爭議》。

它解釋了鐳射筆也叫激光筆。如果你去看星星的話,這個筆它透射強。我個人學過天文,我看過星星。那個時候沒有這東西,老師就用手電,指著北半球的星空,什么北斗星,獵戶座……因為滿天的星星,不同的星座,那是仙女座,老師就給你指出來說哪幾顆星。有了鐳射筆之后,它的透射力強,它的遠度高,所以它可以指得更清楚一點,哪顆星哪顆星,是干這個用的。

所以昨天在太空館,出現這種故事,很具有針對性。針對的就是今天香港警察的墮落。

被抓的學生會的主席叫方仲賢,是8月6號抓的,8號已經放出來了,罪名是“藏有攻擊性武器”。

結果第二天,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高級警司李桂華,在記者會上,就介紹了這件事情。可是偏偏這個李桂華在幾天前,曾經被應該是在新界東大家游行的時候,他混在了游行隊伍里面,不知道去干啥去了,結果被游行的人認出來了,他是來搗亂的,他又害怕被抗議的人指責,他以為會有暴力,他就舉著他那個警察的名片:我是警察!我是警察!非常狼狽。因為對于抗議的人來說,這是警察非常卑劣的行為。

【李桂華稱,方仲賢購買的是“很強烈的鐳射槍”,近距離照射可令皮膚灼傷,致眼睛短暫失明,長時間照射則可能導致永久失明。】

為什么他提眼睛?就是抗議的人為了保護自己來擾亂警察在過程中開槍等等,相互對峙。

所以很顯然,抗議的本身給警察的個人帶來了極大的情感上的沖擊。他們在辦案的時候,已經充斥著太多個人的情感,個人的宣泄,個人的一切,叫假公濟私,借公權利來宣泄內心的一切不滿。整個性質就改變了。

鐳射槍,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真正的鐳射槍,2018年才設計出來,所以香港警察就到這一份上了。

在這個故事的過程中,引起了人們強烈的抗議,其中包括同樣一天,白天,3000多大律師,香港司法界人士,破記錄的人數,冒著高溫,黑衣游行,抗議港府的這種做法,更抗議執法者警察盜竊公權利進行黑警執政。他們把香港政府現在稱為軍政府,所以這就是整個故事的過程。

在8號,我們看到他放出來了。本來要他保釋,說他可以保釋。那個學生非常明晰,就說,現在的香港年輕人懂得如何在干嘛。他拒絕保釋。保釋意味著什么?保釋意味著你有罪。保釋意味著你認罪,他拒絕保釋,無奈,警察就把他放了。放了又說,依然保有權利去告他。那就是瞎扯淡了。

警察做錯了,警察沒有任何專業知識,警察以這樣的公權利的方式去濫捕瞎捕,而且公然撒謊,公然展現出自己無知和狂暴的那一面,還在以設計的方式說,你可以保釋。你保釋,我警察仁慈嘛。

跟黨走的人,祼奔者,全都穿著高檔西服,流氓者,全都戴著金絲眼鏡,賣淫者,全都拿著貞潔牌坊。這就是中國共產黨合在一起的生命表現。

所以這件事情非常轟動,也代表著香港警察完全失去一個執法機關應該具有的基本素質。

但是,我剛才講了,很有趣,他最后給他放了。

這就是香港警察按照共產黨那一套,他訓練了半天,他在那個人的環境中,他總是距離最邪惡的中共,總差那么一點點,很有趣的現象。

責」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