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世輪回】世間的相遇 多是久別後的重逢

2019-08-06|来源: 大纪元|标签:转世轮回 

作者:宋寶藍

世間的相遇,無論貧窮或富貴,無論擁有哪一種身分,無非都是久別後的重逢。重逢的背後是一個大寫的「緣」字。有人報恩,有人索債,也有人從累世的記憶中警醒,為民間傳奇再添光彩。

久別重逢小家奴憶三生

曲沃縣尉孫緬有一個家奴,都已經六歲了,還沒有開口講過話。一天,孫緬的母親坐在臺階上休息,這個小家奴忽然用眼睛瞪著她。孫母覺得很奇怪,於是問他:「你怎麼了?」

小家奴笑著說:「老夫人,您小時候曾經穿過黃色的裙子,白色的短襖,還養過一隻野貍。現在您還記得嗎?」孫母說:「還記得呀!」

接下來,小家奴講的話令人震驚。他說:「那隻野貍就是我的前世。我走脫後,藏在房頂的瓦縫裡,聽得到夫人的哭聲。到傍晚的時候我才下來進到東園,園內有座古墳,我就藏在那裡生活。兩年以後,我被獵人打死。按例,死後去見閻王。閻王說:『你沒有太多罪過,這次應當得到人身。』」

小家奴說,那隻野貍就是他的前世。圖為野貍。(kuczynski/WikimediaCommons)

小家奴述說,在閻王的裁決下,野貍轉生到了海州,是一個乞丐的兒子。那一生,他窮困潦倒,常常忍受飢餓與寒冷,到二十歲時就死了。

去世後,乞兒再次來到地府,見到閻王。閻王根據他的福德多寡,依然準許他投生為人身,說:「這次讓你做富人的家奴。名稱雖不好聽,然而一生不會有恐懼與憂愁。」

六歲的小家奴一口氣講完了自己的前世。已經轉世三次的他,雖然眼下還是小孩的模樣,卻對前世歷歷在目,口吻猶如久經人世風浪的老者,他感嘆道:「如今,我已經轉生三次了,老夫人依然安康無恙,享有壽福,不也是很奇特嗎!」

小家奴,歷經三世,遍覽人間萬象,最終與老夫人再續前緣。對於他們,這場相遇,是他們久別之後的再次重逢。

憶前世憫生靈

唐朝大和年間,李德裕鎮守浙西。當地有一人叫劉三復,小時雖然家境貧窮,他依然能勤奮苦讀,很有才學。他的文章寫得很精采,受到李德裕的賞識。後來,李德裕舉薦他去應試,果然登科及第,入仕為官,歷任尚書。

劉三復自述能記得三世轉生之事。據他所言,有一世他曾經是一匹馬。他說:「馬兒經常口渴難耐,每當遠遠地看見驛站時,就會興奮得嘶鳴。如果傷了腳蹄,會連帶著心都跟著疼痛。」

劉三復騎馬時,遇到多砂石的堅硬之路,必定放慢速度,唯恐傷了馬蹄。(RemyOverkempe/WikimediaCommons)

後來劉三復騎馬時,遇到多砂石的堅硬之路,必定放慢速度,看到路上有石頭,他必會下馬搬走。他的家中不設門檻,唯恐傷了馬蹄。

這些前世痛苦的記憶,帶到了今世,時常提醒他以仁心善待生靈。

三次投生只為討債

康熙十四年(1675年,乙卯年),桐城有一個秀才叫姚東朗。他有一個十歲的兒子,病得很厲害,已經瀕臨死亡。夫妻倆哀傷地說:「我兒,你果真無緣作我們的孩子嗎?」

病危之際,那名十歲的兒子開口說話,忽然變成了北方人的口音,說:「我原本是山東某寺僧人,積累了三十兩銀子,卻被師兄窺見,將我推到水中。我呼喊觀音菩薩,遂即看見菩薩說,你命數當終,且去投生。於是溺死了。地方百姓告知官府,當時你正是當地的縣令。師兄就把我的那三十兩銀子送給了你,隨後事情就不了了之。

「我因為沉怨未雪,先投生為你的弟弟,就是你已經去世的弟弟姚嵩紹。我追隨二十多年,都不能討償,因而死後做你的兒子。這十年來,三十兩的債務你已經還清了,我也該走了。你家有一根拄杖,我特別喜愛,可以燒掉贈予我,正好滿足了三十兩的債數。我的師兄也為討債而來,他轉生成你的長女,嫁給溧陽的潘氏。她現在懷有身孕,即將臨盆。我死後,就會到她那兒投胎,以索命債。」說完,他就死了。

這段故事讀來令人傷感。輪迴三世,只為討債。有句話說,境際不好,是因智慧不夠。如果心胸猶如大江大河,加進一桶鹽,水的味道也會是淡的。若容量猶如鼠肚雞腸,放進一勺鹽,水也會是苦澀的。

輪迴轉世千百年,每一個人都擁有了豐富的人生閱歷。回味漫長的閱世經歷,是否應該警醒,應該學會的不是惦記仇恨,而是放下與寬容?若能一笑泯恩仇,也就避免了無休無止的輪迴糾纏。@*#

(據《廣異記》、《繡虎軒次集》、《北夢瑣言》卷一)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