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中共對臺灣媒體的滲透有目共睹

2019-07-19|来源: |标签:中共 台湾媒体 渗透 有目共睹 

張扣扣最終被執執行死刑,我看海外都沒有來得及跟上報道。張扣扣這事在社會上影響蠻大,原因就是他年幼時看到母親被侮辱之后,那他無力抗爭,所以殘伏下來等了這么多年,到他有能力的時候,他殺掉了侮辱他母親的人。這個事兒就變成了它具有非常深刻的這種社會的背景含義。

一個完全沒有能力的人,在一個社會最底層的人,遭到了這個社會本身,你把它解釋成叫公權力的也好,叫什么樣的也好,在這個社會的這種叢林法則的背景之下,他就賦予了那種比強盜還邪惡的那種權力。比強盜還邪惡,強盜不是名正言順的。共產黨的政權叫槍桿子里頭出政權,所以它的政權是殺人是有合理性的。殺人是它的權利。不殺人,我的權力得不到;不殺人,我的權力保不下。

那當你殺人作為一種直截了當的描述手段和權力本身擁有的這種基礎,那在現實的環境中更多的人就是槍下之鬼。拿槍的人總是少數的,對不對?因為當槍桿子里頭出政權的時候,真正拿著最終槍桿子的人,人數越少越好,這個在生命道理上非常清楚。人數越少越好,對不對?那當人數越少越好的時候,那我就是獨裁,所以它要殺掉其他所有的人。

你看今天習近平保著共產黨不就這么說嘛,叫核心意識,對不對?那核心意識不就是一切都是我自個的才行。當一切都是你自己個的時候,他看著誰都是賊。那肯定啊,那怕丟啊,所以誰都是賊,誰都不放心,那他就只能殺,這是現實環境中表現出來的,那他最不能接受的是反抗者。

所以張扣扣在這個時候被宣布死刑立即執行,它同樣反映出現今天中國社會那種動蕩的壓力。他早不殺晚不殺,在這時候殺掉他,是起著震懾作用。他知道在中國社會中有著無數的張扣扣,但他不知道是誰。所以他只能說我不講任何人情世故,我不講任何原因,我只講說殺人償命,那這是天經地義的,所以我以法律的名義,他殺了仨人,那我就得把他斃了。

他真正的原因是說,太多的張扣扣,所以人人都可能成為張扣扣,所以我殺了他。你記住啊,如果你們敢成為第二個張扣扣,敢殺,你敢殺這個社會比你高的權力者,比你高的權力者,如果我的權力比他大,我可以任意殺掉他,但是如果你殺掉上面的,這事兒就不好辦。所以這個社會是一級壓一級,最后只剩下習近平。

習近平的眼睛里全是賊,有一個算一個,誰都不信,所以這是今天中國社會的場面。而中國社會呢,它再怎么嚴控,它是一個現在走到了這一步的社會,所以它只能用高科技去控制。所以你看華為比他孫子都親,就這原因,因為技術是不背叛的,人是都會背叛的,所以華為比他孫子都親。這是非常正常的概念啊,沒有任何領域的概念,這是今天在我眼睛里張扣扣被殺的原因。

而另外一篇報道是《德國之聲》的,它就報道了中共的那種邪惡的手法。《德國之聲》是這么報的:張扣扣被殺,張扣扣被執行死刑。中共國臺辦痛斥英國媒體《金融時報》說是假新聞,那陸委會呼吁要調查。英國《金融時報》挺逗哏兒的,我不知道是中文版還是什么,我沒看它的原版。

英國的《金融時報》它的中文版里面有很多大陸人在寫文章,很多大陸人在掙它的錢,是它特約的記者啊、作家啊、專欄啊什么的。所以它其實在我眼睛里相當親共的,因為那些人就是我說的,他的文化過程、生命意識過程是被共產黨傷害的,你讓他怎么改?很難的。結果最近大概兩個星期左右,《金融時報》連續登了有關中共一些丑聞的東西。

這是最新的一篇文章。星期三的文章說臺灣一些親中共的媒體直接受控于北京。而這個報道效應立刻在臺灣擴散了,那國臺辦跟旺中集團在第一時間做出回應,批評報道是謠言和假新聞。

而旺中,在6月份的時候,在臺北出現了幾萬人叫反紅媒,反這個紅色媒體,那其實沖的也是旺中。那后來郭臺銘在國民黨的這個初選中落選了,郭臺銘在他的直接發言中也講旺中就是被中共完全買斷的。所以這些具體人的說法,那旺中沒敢說話,國臺辦也沒太敢說話。但是英國的《金融時報》說話之后,它們說話了,它們說它是假新聞。中共的共產黨的話說誰是假的,那一般就是真的。

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17號新聞稿。它認為民進黨跟臺獨勢力為了撈取選舉私利,全面煽動兩岸對抗,制造兩岸敵意。共產黨人說自己是猴變的,人為什么要跟猴同床異夢呢?這是它的生命品質,所以當它是猴變的時候,它推崇的是叢林法則。你們家大姑娘給嫁到叢林去嗎?林子里頭跟獸似的。不開玩笑,人家教科書就這么學的,我上學都這么學的。他們家有一個是一個也是這么學的,也是這么做孫子的。

國臺辦也都是這樣的,什么叫兩岸敵意啊?這個東西你們國臺辦里頭之間沒有敵意嗎?全是敵意。如果習近平沒有敵意的話,習近平為什么讓政治局常委的人要有核心意識啊?因為他不意識,不把他當成核心,所以他才提這么個要求,所以這是扯驢蛋的事兒。批評民進黨不遺余力打擊不同立場的臺灣媒體,那你家立場是一樣的,對不對?所以你看看媒體人是人嗎,對吧?

甭管媒體人是不是人的,就連政治局每個人都有看齊意識,他都得保持一個立場,他為什么要保持一個立場?因為他不是一個立場。政治局常委的人很多跟習近平不是一個立場,所以他叫看齊意識,一家都不是一個立場,你為什么讓人家一個立場?所以什么東西,對吧?我跟你說所以就變成了胡說了。

聲明寫道:通過外國媒體炮制謠言,遙遙領先的語言,卑劣的政治和選舉伎倆加新聞,廣大臺灣民眾不會上當。廣大臺灣民眾上不上當,你知道啊?連你習主席對你們的這個國務院的老板李克強都不放心,讓他有看齊意識,你說是他上當了,還是他上當了?還是你上當了?你說這東西能叫新聞嗎?對吧?咱說的話都是他們放出的屁啊,這話就得反著說。我說咱說的話是他們放的屁,意思都是他們說的,這可不是我編出來的,它就這么登的,那是黨中央文件,這是關鍵。

臺灣大陸委員會強調臺灣媒體跟西方自由受法律保護,決不允許外部勢力滲透干涉,根據臺灣國家安全法規定(臺灣國家安全法已經修改了),臺灣人民替中國發起、資助、主持、操縱、指揮或發展組織,將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臺灣人民替中共”你看這些,他現在就弄成這樣了,應該是臺灣人替中共。這是臺灣新的國家安全法,中華民國新的國家安全法。針對《金融時報》報道,那委托監察機構進行調查。那就很顯然,那中華民國要抓人,如果是真的。

《中國時報》跟中天第一時間做出反應,刊登了聲明,說這是惡意中傷的假新聞,并揚言對引述、引用或轉述該報道新聞的媒體或個人追究責任,并提出告訴。那人家有錢,威脅。那如果這么說,所有媒體都會有機會被告的,那這就干了,這回就干了。

旺中集團透過旗下周刊發布8點聲明,表示《金融時報》的記者沒有提出采訪的證據,也沒有聯系旺中集團、中天新聞或中國時報,強調國臺辦不曾打電話給兩個媒體的采訪部并將對這位記者提出控告。那在初選的民調中韓國瑜領先勝出的那一天,如果你打開中視和中天的電視臺,你看到的都是韓國瑜的支持場面,而當天的報道都是與韓國瑜勝選有關的國內新聞。

而蔡英文出訪加勒比海的卻什么都沒有。所以它這里講的意思就很簡單,它這里講的意思是指韓國瑜跟旺中集團跟中共是有著不可切割的關系,那中天跟中國時報的新聞基本是在韓國瑜的選舉過程中。那至于它是什么?我個人不做任何評價,我覺得就是個故事,我個人眼睛里就是個故事。

那韓國瑜就是講著故事就走到今天,在我個人看到的里面就是故事,因為永遠在新聞中,沒看干什么事兒。

據說國民黨挺逗,韓國瑜勝選那一天,國民黨的總部里面是哪的一條魚死了,那種寵物魚,就像養的金龍、銀龍似的,聽起來是那條魚死了。所以有人報道說魚死了,據說國民黨聲明說那魚不是我們的,那魚是這個房子的房東的,不是我們的,跟我們沒關系。

還有人就拿著韓國瑜的名字,他給寫出來之后,然后把那字這么一開一合。“韓”的偏旁跟這個“瑜”的右側合在一起,正好是“輸”,說這事兒不吉利。那咱不知道,但是中共對臺灣媒體的滲透有目共睹,第一個。

第二個,那中共如此強烈的反應是因為中華民國通過了國家安全法的修訂,是有人要為此付出代價,才出現如此的反應。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