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逃犯條例》影響的不僅是香港人

2019-06-25|来源: |标签:逃犯条例 香港人 G20 

習近平說過“方得始終”,咱們講其實這話在一定層面非常有道理,其實它的道理就是在生命本身的一個基礎上。我們每人每天有早晨、有晚上,你晚上得睡覺,這是一個始終。一個月,是一個始終。那24節氣,整個24節氣走一圈,它同樣是個始終。扭臉兒過年了還是個始終,所以什么事情它一定是走一個圈。

就是說它往前走的過程中,時間流失的過程中,它本身又代表了一個循環,那你一天從早到晚不就流失嗎?流失它轉了一個圈,但是365個圈又組成了一個大圈,是吧?那這個大圈要走12個的話,人就說一個甲子,就說這意思了,一個甲子走過來60年。

這個始終的概念,那小到人的循環,你吃飯了,早上吃飯吃多了,你一會兒就得找洗手間,它同樣是一個始終,對吧?所以始終的概念揭示了生命的真諦,那就沒有始,也沒有終,這是生命存在的。那人的環境,我們現實的環境,說人出生就死了?是,他只是半圈兒,另外那半圈兒你沒看著。太陽起來了,晚上落下去了,就看見半圈,另外半圈睡著了。

另外半圈,你睡著了,可不代表他不存在。非常類似,非常雷同。所以任何東西絕對化就是有問題,但任何東西咱說過這圈兒要畫圓了,這事就麻煩了,這事就了了,我跟你說有些事情就變成了結果,就是再也更改不了,沒機會了。在一圈的過程中,我們會有機會,早上8:00出來了,8:30你應該辦這件事,你找了各種借口,你拖了拖到下午1:00你還是可以辦的,這個事兒能辦,那人們會說你這個人不咋地,你把這事兒拖了。

如果你拖到下午5:30、6:00人家下班了,這事你辦不了了,所以一天里面,有一個時間空檔,一件事情是可以有框架的。但是在一個時間段里面是不可能改變的,對吧?這是我們說的共產黨死定了,它是一個生命的過程。人推翻不了共產黨,只能與神同在。

共產黨這個圈是一年的話,那我們人的所謂的那一面只是一天,你是它的存在當中的組成一部分,這是一個生命之間的關系。但是呢,所有東西都是一圈一圈畫圓的。習近平2018年3月25號那一天他見的是金正恩,而他剛剛獲得了權力。3月20號兩會開完的,按照普通人的說法就是,他的整個獨裁的權力獲得了。

當他獨裁的權力獲得的時候立刻翻臉,把王岐山扔一邊了,你看他們誰都不許露面,只剩他一個了。“無度不丈夫,量小非君子”這話原來是好詞。“無度不丈夫”指的是人的氣量,那后來在文革的時候我們就改了,“無度不丈夫”改成了“狠毒”的“毒”。北京民間那時候聊天“狠毒”的“毒”就是說這個人不做絕嘍,成不了事兒,習近平是這個。就像“以牙還牙”似的,“以牙還牙”變成了他咬人了。

當初它是從西方,從摩西那兒那條線傳過來的。結果他當時用“以牙還牙”的時候說民間有個諺語叫“以牙還牙”,他胡說,后來民間的諺語都是被共產黨黨文化把人們改了,把本來東西給改了,忘了祖宗了。就像現在說共產黨代表了中國,共產黨祖宗是馬克思。見過雜種的,沒見過這么雜種的。中華民族,但它大大行其道的雜種,它自己說的,對不對?所以當這個圈畫圓的時候,這個事兒就了了。

那大的事情,他見金正恩,去年見金正恩,這是個大的事情,是他背信棄義的標志,今年他又在6月份高調去了朝鮮,這個事兒畫圓了。就是說他過去了的事情,從他2018年掌權之后冒出來的事情,到了今年都給他畫一圈,沒了,而特別是那種絕對性的事情。當這個圈都畫完了,他的時代過去了。一天一天畫完之后,走到365天又該過年了,過年人都長一歲了,沒了,現在他就是這個概念。

所以我自己眼睛里就是說,要能超越的看待這樣的問題,當你能超越的看待這個問題的時候,其實你對所有事情,你就不會失去控制。這么講吧,誰都會有失去控制的可能,誰在現實生活中都有脾氣,你一個男人沒脾氣,那東西叫男人嘛,對吧?人都會有脾氣、有性格,這是一個生命的自然屬性,但是啊,不妨礙他在生命本身上的那種真諦的認識。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么說的:《“民陣”呼吁G20國峰會支持香港“反送中”》,這個起因是黃志峰提出來的,最早是黃志峰提出來的,那現在變成了民陣支持。

應該是在26號,文章寫的比較繞彎了。公民抗爭,尋求國際支持,在20國峰會之前鎖定目標,希望在峰會能夠引起與會國對中共國的譴責。習近平將出席而且要見川普。圍繞著“反送中”條例在社會政治上引起動蕩,上百萬香港人抗議,那這顯然是一個契機。

星期一上午11點在立法會示威區,應該是這個立法會的示威區民政宣布在星期三就是6月26號會進行集會,要告訴全世界是香港人對民主、自由、人權、法制的堅持,重申我們的五大訴求,撤回逃犯條例、取消暴動的定性、要求政府停止檢控示威者、醉酒警察鎮壓的責任,其中包括成立獨立的調查委員會。

醉酒警察鎮壓的責任,隨著時間推移,越來越多的視頻錄像,因為當時在6月9號跟6月16號大游行的時候,就呼吁人們一定把手機充好電,錄下你身邊的,所以一兩百萬人出現之后,警察的任何過分的行為,就是在整個環境中任何個人的可能的或者有著背后勢力的個人的搗亂的成分,肯定會被記錄下來。

用了共產黨同樣“方得始終”的話,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那一人一個攝像機,這個事情是這樣。所以6月12號警察的暴力的行為成為了現在在香港本地繼續追繳這件事情因由當中的最主要的具體的行動。

所以這里你看到叫醉酒警察鎮壓的責任,情況就改變了。因為在過去時間里,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警察內部的出現的分裂,警察上部高級官僚的做法跟下面警察之間脫節,甚至矛盾的抵觸的欺騙的行為。被一線的警察,更多的警察完全不接受。

在昨天,有警察自己在Facebook上貼出帖子,他就是警察總部的文職人員。6月12號,在中午吃飯的時候,他們已經被許可可以離開總部回家了。那這個人就是中午的時候離開了警察總部,沒有碰到任何的麻煩。但是呢,到了夜里10點多的時候,警察總部打電話叫救護車,說因為幾萬人包圍了警察總部,使得警察總部內部一些人身體不適,有人身體不好,甚至有孕婦,所以需要叫救護車。那救護車來了之后,警察故意不開門,拖延大概半個多小時,然后反控說示威者阻止馬路造成了延誤,所以譴責示威者不人道的行為。

而大概前后有十幾個警察上了救護車,五輛救護車,上了救護車到了醫院,一大部分到了醫院之后,這些警察自個走了,連登記都沒登記,騙子,而這個文職官員說內部已經通知中午就可以離開,為什么有高血壓的、身體不好的、還有懷孕的孕婦要堅持到夜里11點多不走呢?等著叫救護車呢?顯然你就是騙子。

你看?跟黨走,不騙是掙不著錢的,不蒙不騙不坑人。蒙、拐、騙、欺詐這些東西對上、對下、對任何環境,它都會做,它只顧及到在一個具體環境中的具體的自我利益。所以我相信這樣的事情就會越來越多,你看到的故事都是香港警察,特別是主要他的官僚,逐漸逐漸共產黨化之后他表現出來的高級動物的做法。你別聽信他什么宗教,我跟你說這些人是信宗教,很多都是騙子,他自身就是騙子。

在星期一上午外交部部長助理張軍表示,G20國峰會不許討論香港議題,我們不會允許G20國峰會討論香港問題,香港事務純屬中國內政,任何外國無權干預。這是很有趣的說法,我們跟大家介紹過,很多父親不咋地,對吧?不僅是不咋地,通常看到的就是禽獸不如,侮辱自己的女兒。

《阿甘正傳》里面的阿甘的女朋友,就是這個。在那場戲里面,在電影里面占了很重要的比重。那個女孩的整個一生的履歷過程,包括在反越戰的過程中,跟著那種,怎么說呢,管他叫地痞流氓革命者,他要改變命運,革命者的做法,以及到最后她心里頭知道阿甘是個真正的好人,愿意給他生了個孩子,那最后人死去。她的一生的被摧毀是她的父親侵占她,以至于在他們有了錢之后,在他們OK之后,去推倒那個房子,那是她終身的問題。

今天香港事務純屬中國內政,概念是一樣的。香港就像阿甘的女朋友,中共政權是霸占凌辱它的父親,中共政權擺的角色就是這個。其他人管不管?你明明看到,你管不管?誰不管,誰不是人,對不對?誰不管,誰不是人,你不管你就等于是助紂為虐者。在今天很多人是站在一種政治、國家、利益、社會的角度,人文的角度看待這種生命惡的表現,所以他根本不怕你。

換個角度來講,他是外交部的,對不對?美國針對香港有一個《美國-香港政策法》,在這個百萬人大游行的時候,那美國國會的眾議院的這個議長佩洛西,在兩黨議員的支持下,再次推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這條法律將對《美國-香港政策法》產生一種約束,要求美國政府每年要對香港認證香港的自治狀態,從而決定是否維持香港所享有的特殊待遇。

中共外交部提出了強烈的抗議,可是《美國-香港政策法》是給予了香港優惠特殊的政策,這個優惠特殊的政策是針對中共國而言的。所謂的優惠特殊的政策,實際是把香港對等于日本、英國、法國、加拿大、意大利,它是正常人的兩個國家之間的關系。而美國跟中共國之間是人跟高級動物之間的關系,所以出現了兩條對香港出現了一個特別法律。

如果換個角度來講,香港出現特別法律是對今天中共國的絕對歧視,有一個算一個,那是絕對的歧視。因為他把中共國視為非正常人類的社會,那站在中國已經收回了香港“一國兩制”的基礎上,所以把香港的政策稱為叫特殊優惠條例。聽懂了沒有?我相信朋友能聽懂。人的語言很別扭,在形容共產黨的邪惡上。

所以當香港大游行的時候,美國威脅要撤掉這個政策的時候,就是應該因為反送中,那共產黨不干了,對吧?星期五提出來的,6月14號。星期六6月15號,她林鄭月娥就綏了,習近平就開始幾乎尿了,他只能帶尿不濕了。但是他幾乎尿了,他不服氣啊,所以他叫暫緩,他不怕香港怎么鬧,他就怕美國人說不。所以呢,美國人一說這個,剛說要討論呢,他把尿不濕啪就給自個兒貼上了。

但是他雞賊,就是你頂一下,我就退一下,你不退,我再頂你一下,就是那個破東西。所以叫暫緩,不撤回,那香港人不干,對吧?那美國政府呢,過來這一個禮拜呢,它就沒再往下說,美國國會沒再往下說。當這個時候因為川普要跟習近平討論香港問題,外交部就說了這種話。其實在我眼睛里大家能夠從中看到,任何一個生命、一個團體、乃至一個國家、一個政權,當他把利益放在至高位置上的時候,你看到他的下賤之處。下賤與欺騙,那種陰邪之處,淋漓盡致。

民陣召集人說中共領導人說這是一個內政問題,不允許任何外國干涉。但正像我們講的并非如此,《逃犯條例》影響不僅是香港人,包括到香港、旅游、留學、經商的人。那為什么他們到香港經商?他們相信香港制度可以捍衛他們的權利,但一旦通過該條例這種保護就喪失殆盡。

就是說任何與香港有關聯的人都是利益攸關方。這是單純從人的表面就完全可以解釋。那它說那是香港內政問題,但是有大概7萬多人美國人在香港做生意,一旦那個條例通過,這7萬多人隨時都可以抓到深圳去,你說是不是內政問題?梁潁敏進一步表示:爭取和捍衛民主與人權是目前反《逃犯條例》的核心,不能就事論事,事關民主、法治、自由、人權。

這些價值觀為世界所共享,為G20峰會所有國家珍惜,那世界各國領導人應該珍惜的,所以要大聲疾呼。這是前后這件事情她提出來的。應該講說星期三將是事情的相對的一個高峰,因為它對等的是28號將要召開的G20國峰會。有關“外國勢力”介入香港事務的指責不絕于耳,這是中共官方唯一的說法。200萬香港人是傻瓜,還有一個小傻瓜姓梁的,他自個兒摔死的,對不對?他們全是傻瓜,只有中南海的人是人。

那大陸的十幾億人同樣都是傻瓜,因為你們都要被它統一思想,所以中共的政策永遠是侮辱人的。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