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博學】瘟疫正在毀滅中共帝國

2019-01-20|来源: 民报

現階段,已經蔓延中國24個省的豬瘟,證明了豬瘟疫情,在中國已經失控,除了豬肉食用比較少的甘肅和新疆,穆斯林信仰區域以外,中國已經無一地可以幸免,從八月傳出豬瘟疫情到現在,短短半年,中國淪陷在所謂“豬仔黑死病”手上,這種黑死病學名是AfricaSwineFever。

1957年,西班牙爆發豬瘟疫情,一直到1990年才撲滅,整整用了32年,而臺灣在1997年爆發豬只口蹄疫,一直到2018年,用了21年才撲滅疫情,今年終于可以從豬肉的貿易賺到外匯。如果以一年賺取外匯2000億計算,20年來就損失了4兆臺幣。西班牙豬瘟的源頭是非洲,1928年非洲肯亞首先爆發豬瘟,但是非洲有一半以上是穆斯林信仰不吃豬肉,所以疫情傳播很慢,經過30年才進入南歐西班牙等國,然后跨過里海,在亞美尼亞等國蔓延,接著進入西歐及東歐國家,到了2007年,俄羅斯全境也跟著淪陷,被貼上疫區標志,2012年,波海三小國也淪陷。

去年,中國拒絕進口美國豬肉后,東北開始有小規模的偷渡和邊境豬肉貿易,也因此讓豬瘟有機會傳入中國,如今卻一發不可收拾,打開世界地圖一看:目前以中東和印度,這些食用豬肉最少的國家,還可以免于豬瘟感染,古巴也傳出豬瘟,加勒比海地區加緊戒備,美國海關對旅客入境檢查一向嚴格,至今還未傳出感染案例,豬年談豬色變,有此一說。

也難怪臺灣豬農聞豬瘟而色變,偏偏遇到惡鄰居中國,喜歡以鄰為壑,從去年12月18日起到現在,臺灣已經查獲來自中國44起違規豬肉入境,把這些故意違反禁令者,視為另類中國對臺生化戰爭,其實也不過分,臺灣豬農緊張情緒,可想而知,雖然大部分學者專家認為,以臺灣和中國兩國之間,旅客和貨物來往太過密集,想要阻擋豬瘟入境,實在是不可能的任務;另一方面,中國故意不配合在機場警告或檢疫,也是臺灣人對中國失去好感的原因之一。

話又說回來,臺灣因為尚未被中國并吞,才能維持嚴格的檢疫制度,這個時候想起中國流亡作家廖亦武所寫的詩,“讓中國分裂成許多國家,這個世界才會得救”,如今看來,這位詩人才是先知。

中國檢疫虛設,豬瘟已經失控

中國肚子里明白:跨省販售,檢疫如同虛設。豬瘟已經失控,卻不愿意向世衛組織誠實通報,這種國際組織也早可以解散算了,老共知道既然已經無路可逃,干脆鼓勵人民吃病死豬,吃到飽,防疫工作也就主動降級,路上死豬橫躺,也可以視若無睹,這就應了一句話:“死豬永遠不怕滾水燙”,結果害怕緊張的是亞洲各國,越南政府最近報導:中國豬肉趁著黑夜用卡車大量入境越南,看來,中南半島遲早要淪陷。澳洲政府對旅客偷帶豬肉入境,裁罰924萬臺幣、判刑10年,居世界最嚴厲國家,臺灣相比之下,罰20萬只是小兒科。

豬瘟可怕是在于對肉品行業打擊,至少目前還沒有出現豬傳人病例。但是前不久,中國云南的果蝠身上驗出伊波拉病毒,嚇壞聯合國,而且今年初北京、江浙、廣東一帶也出現H1N1變型流感,直接攻擊人類腦部,已經造成多起兒童致死病例,禽流感造成醫院人滿為患,這才是更可怕的瘟疫來臨了。

很少人知道:全世界的瘟疫大傳染,幾乎和中國脫不了關系,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云南鼠疫橫行,一直到1950年終戰后才撲滅。中國南方自古被稱為瘴癘之地,可想而知,南方的瘟疫很多,根據人類學者研究:似乎和生活居住環境有關,中國南方族群以高腳屋建筑居多,上層住人,下層住了豬鴨雞等等家畜,人和動物共居,是傳染疾病的主因,其次是因為中國戰爭太多。

寫“瘟疫與人”的麥克尼爾說:“人類歷史上,戰爭和瘟疫經常無法脫離關系,而這兩者都可能導致王朝滅亡”,大航海時代,歐洲人來到新大陸,帶來天花,導致印地安人90%人口死亡,而歐洲最嚴重的一次流感,卻是中國制造,歷史上稱為“西班牙大流感”。

西班牙大流感禍首來自中國

1918年,西班牙爆發H1N1大流感,800萬人感染,后來迅速傳染,導致全球5億人口感染,至少有5000萬到1億人死亡,這場流感到了1920年才撲滅,根據美國的紀錄,流感來到美國之后,50萬人感染死亡。最近,醫學家為這次流感找到兇手,傳染源是來自中國廣東,一位被征調派往歐洲,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挖戰壕勞工,這位帶菌的中國工人,把病毒株傳播出去,開始擴散到全世界,中國地區也因為這年流感死亡數百萬人,臺灣地區死亡四萬多人。根據中國歷史紀錄:流感所到之處,“疫鬼正在索命,村里十室九空”,河南地區連棺木也買不到,可見疫情的慘烈。

1997年,中國香港爆發H5N1禽流感,這種人畜共通傳染病,曾經引起恐慌,幸好及時撲滅,沒有擴大成全球感染。但是,2003年來自廣東的SARS呼吸道感染癥候群,就引發了全球恐慌,大家也應該記憶猶新。

14世紀開始,橫行歐洲的鼠疫,又稱黑死病,死者因為身體發黑得名,這種鼠疫的疫情于1340年,先在中國黃河流域爆發,由于干旱導致歉收,老鼠到處肆虐,農村饑餓而死亡尸體,曝曬于戶外,尸體變成老鼠的食物來源,疫情終于一發難收,隨著貿易絲路,黑死病于1347年傳到伊斯坦堡,慢慢又傳到中亞甚至歐陸各國,歐洲人把瘟疫稱為來自中國的黃禍,導致歐洲總共有一半人口死亡。

戴蒙賈德在“槍炮,病菌和鋼鐵”一書中說:“人類歷史命運,通常會因為瘟疫而改變”,羅馬帝國的覆滅,馬雅帝國的消失,其實都和瘟疫有關。今天,不只是美國人把中國紅色擴張視為一種病毒,包括帶著監控后門的華為產品,正在監控全球各國,沒有節制的軍武擴張,推動恃強凌弱的霸凌哲學,亞洲周邊國家,人人自危,以及滲透到全球的紅色代理媒體,只會美化中國,成為中國的伺從媒體,不停洗腦人類,導致全球閱聽人人性和心智的殘缺,中國這個國家,已經不是邪惡可以形容,他的強國夢,對世界而言,才是最大噩夢。

從電視畫面上,可以看到北京市民為了看流感疾病,必須漏夜排隊,一見到醫院大門打開,一群人就用跑百米的速度方式,沖進醫院,生活在臺灣的人,很難想象所謂進步富有的中國,會出現這樣的畫面。一個連豬都管不好的國家,卻企圖用武力想要統治臺灣甚至全世界,一個連人民疾病都無法妥善醫治的政府,卻不斷恐嚇想要并吞優良醫療體系的臺灣,或許上帝也看不過去,正在展現公義,祂看到了這個邪惡帝國的作為,正要以瘟疫毀滅這個帝國吧。(有刪節)

圖源:AP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