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教授熱血長文引爆輿論場 直言中共應該退場了

2019-01-04|来源: 希望之声

北大教授鄭也夫的一篇呼吁“中共淡出歷史舞臺,才是最體面的處理方式”在網絡熱傳。該文針砭時弊的剖析了中共獨裁的情況下就沒有經濟改革,呼吁現任領導人和平的終結專制歷史以及號召中國人都行動起來對長期的壓制進行反擊。

【希望之聲2019年1月3日】(本臺記者董筱然綜合報導)2019年注定是激流暗涌、高潮迭起的一年。新年剛剛過去3天,中國的知識分子已經開始冒險向中央投書,并直言中共40年來的所謂改革開放已經走到盡頭,沒有政治體制的改革一切都是空談。這份感言一經上網火速遭刪,引發關注。近日,北大教授鄭也夫的一篇呼吁“中共淡出歷史舞臺,才是最體面的處理方式”在網絡熱傳。

鄭也夫文章針砭時弊的剖析了中共獨裁的情況下就不會有經濟改革,呼吁現任領導人和平的終結專制歷史以及號召中國人都行動起來對長期的壓制進行反擊。文章將晦澀難懂的歷史和政治學知識用淺顯易懂的方式呈現,意在告訴每個在歷史轉折點的中國人面臨的選擇。該文也是目前為止中國知識分子直言解體中共的最大尺度文章,讓不少網民為這位北大教授捏了一把冷汗。

政改難產之因

1月3日,海外中文圈熱傳北京大學社會學教授鄭也夫的長文《政改難產之因》。文章一開篇就點名中共歷任黨魁數次提到要推動政治體制改革卻始終停留在口頭的原因。

他總結了中共領導人提出政改的言論包括:一,黨政分離和政企分離;二,下放權力,避免權力過于集中;三,完善法制;四,開啟社會政治協商。

中共為何要提出政改呢?文章說,因為執政黨首意識到:法治缺乏,權力濫用,社會經濟生活不可能走上正軌。但為什么政改最終沒有實施?因為中共黨魁意識到,“政改的每一項內容都是在削弱他的政黨”。

黨政分離和政企分離,意味著黨的權力旁落,黨將失去對國家行政和社會經濟的操控。

法制的健全,將限制執政黨的行動范圍,社會將不像過去那樣被統治集團完全掌控。

真正的政治協商一旦開啟,執政黨的主張在爭論中有落入下風的可能。為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執政黨最終打造出自己說了算的徒具形式的政治協商。

在與黨內黨外對手的博弈中,決策者日益堅定地認為:要一直應對社會多樣性、民主化、自由化的趨勢,統治集團內部也不能民主,必須權力集中。

中共有望做出載入史冊的事:淡出歷史舞臺

文章說,在中共建政的70年來,已經給中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災難。演化到今天,這個黨已經不能為社會輸送優秀的各級領導者,幾乎完全喪失了自我糾錯的機制。人們加入它就是為了做官,捍衛它也是為了維護既得利益。為了“保江山”,中共歷任領導人對不同政見者的仇視與日俱增,危機的恐懼令自己失態。而當前,中共可以做的一項符合中國人民共同利益的事情,就是共產黨“和平地”,即以避免暴力的、最少社會動蕩的方式,淡出歷史舞臺。

“三個代表”代表誰的利益?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提出的“三個代表”是中考和高考政治的必考知識點。“三個代表”聲稱中共代表了中國最廣大人民的利益。鄭也夫說,中共在執政期間,大多數政策方針都不代表廣大人民的利益,而是強取豪奪人民利益。將人民私有土地變為國有,之后大搞地皮財政,各地政府高價將地皮賣給地產商,導致中國房價居高不下,無數公民成為房奴,進而形成國富民窮,怎么能說代表了人民利益?

被逼著自上而下的改革僅有一次

文章說,自上而下的改革是稀罕的東西,因為上層的改革愿望、改革動力,只在稀少的時刻存在。作者只是在1978年看到一回,“只此一回”,但當時的改革原因是“不改革就亡黨”。

作者表示,亡黨亡國常常放在一起說,但他認為,“不會有亡國的事情,殖民時代已經劃上句號了,不再可能有亡國滅種的事情。面臨的就是亡黨,因為執政黨把國家搞得那么糟糕,那么多人吃不上飯了。如果亡黨怎么樣呢?統治階級將退出歷史舞臺。他們當然不愿意發生這種事情。所以就有了改革。是毛澤東(折騰)造就的。”

臺灣能民主中國人卻慣壞了中國共產黨

作者還說,臺灣民主派多年打拼,造成多元局面,使蔣經國做出選擇。統治者與被統治者互相塑造,惡性循環也是雙方造就的。統治者的責任更大,但他的任性也是中國人逆來順受造成的。中國人把共產黨慣壞了,想走出惡性循環,只有弱勢者站出來發聲。

他還說,沒有外部的壓力,沒有強烈開放黨禁、報禁的要求,中共領導人想這么做,他的同僚都不會同意。如果沒有外因,連這樣的認識和想法都不會進入他的頭腦。“如果我們不發出聲音,不施加壓力,我們就不該、就不配看到專制政體的終結”。

期待一位明智的領袖

和平終結專制的歷史,需要依賴于一位明智的領袖,不然就難有非暴力的轉型。

“只是作為黨魁,帶領該黨走上這條路實在不易。吊詭的是,難處不在于黨外有反對派,恰恰在于沒有反對派。而沒有反對派又是它自己造成的。沒有打壓不下去的反對派,他幾乎就沒有選擇這條道路的理由。這也是筆者捅破這層窗紙的道理所在。”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至于寫這篇文章的目的,作者說,因為“天下興亡匹夫有責”。“還有一個卑微的動因,就是讓我還能看得起自己。多年來我涂抹了上百萬字。如果最終在這個我想了許久的、關乎民族大業的問題上不置一詞,我會看不起自己的。”

作者最后表示,“我以為,我們今天還沒走到將一切責任都推給政治家的時候。因為今天的書生還沒有盡責。如果他們都忠實于自己的良知,都勇于講出自己的看法,中國不會是今天的樣子。”

公開資料顯示,鄭也夫是北大社會學系教授,曾多次批評“糟糕的中國教育體制”、學界黑幕,著有《吾國教育病理》,及由他指導的學生調查論文的結集《科場現形記》。《吾國教育病理》一文的前言中,他表示這是憤慨之作,眼見中國教育居然走到這步田地,管理者解答中國教育困境又這么弱智,他決定出手診病、開藥方。

鄭也夫在民間有很高的聲望,接觸他的人對他的評價很高。他反對科研腐敗,從來不申請國家給錢的課題項目。在北大官方網頁關于其介紹的最后一項“獎勵及榮譽”中,注明“不申請并拒絕任何官方獎項”。

鄭也夫發表全文網絡圖片

責任編輯:元明清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