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滅門案-小花狗(10)

2018-12-14|来源: 希望之声|标签:纪晓岚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來到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節目。我是苑怡。《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強。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 。

今天我要給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關于:胡維華滅門之禍

康熙年間,獻縣有個叫胡維華的, 以燒香為名,聚眾叛亂。他居住的地方,沿大城、文安走,離京城三百多里;沿青縣、靜海走,離天津二百多里。胡維華謀劃兵分二路。一路出其不意,兼程抵達京城;另一路占據天津,掠奪海船。如果京城的兵取勝就把天津的兵也往北開,如果不利就都逃往天津,登船入海而去。可是當他剛剛給下屬封官許愿部署時,事情就敗露了。官軍前往檎拿他,先包圍了他家,再用火攻,斬盡殺絕,連幼小的孩童也一個沒留下。
說起來當初,這個胡維華的父親富有資財,平時喜歡周濟窮人,也沒做過什么大的壞事。他們鄰村有個老儒生名叫張月坪,有個女兒,長得十分美麗,可以稱得上是國色。這個胡維華的父親看到這個女兒,不覺為之心醉。但是張月坪品行端正,又特別固執,絕不會有愿意把女兒給人做妾的道理。于是胡父就聘請他來家教書。慢慢熟悉了。這個張月坪老先生去世的父母的靈柩遠在遼東,俗話說要入土為安那。可是因為沒有足夠的錢,無法把靈柩運回家鄉安葬。這也是一個人要盡的孝心。所以張月坪經常為這件事悶悶不樂。有一次兩人聊天,偶然說起這件事,胡父很爽快的說,自己愿意捐助錢財讓他扶靈柩歸鄉安葬,還把自己的一塊兒田地送給張月坪作為埋葬父母的墳地。有一天張月坪的田地里發現一具橫死的尸體,這個死者生前和張有仇,官府因此要以謀殺罪審理張月坪,把張抓捕入獄。胡父又千方百計為他申辯,在他的周旋下,月坪得以無罪釋放。張月坪一家當然是對胡家感激不盡。

一天,月坪的妻子帶著女兒回娘家,要好幾天才可以回來。留下三個小兒子在家,月坪就告假回家看守門戶,照顧兒子。 這個胡父這時候趁機暗中指使家丁夜里偷偷把張家的大門從外面反鎖上,放火焚燒張家的房子,漫天大火,父子四人逃不出來,都被燒為灰燼。張的妻子和女兒萬分悲痛,胡父卻假裝吃驚、難過,哀悼,跑前跑后幫她們料理喪事,事后還常常周濟月坪的妻女,這母女倆十分感戴,自己又無以為生,慢慢的竟至依靠胡父生活了。

張的女兒日漸長大,有人來說媒提親,月坪的妻子必定來同胡父商量,他就一定會暗中阻撓,使親事談不成。時間久了,漸漸的他透露出要娶她女兒做妾的意思。月坪妻感激他的恩惠,就想答應。女兒開始不情愿,夜里夢見她的父親對她說:“你不嫁他,我就不能達到我的愿望。”女兒于是聽從了母命。婚后一年多,生下維華,女兒產后不久就得病死了。而這個維華, 竟然就給胡家帶來了滅九族的大罪,以致胡家斷子絕孫。

對這個故事,我覺得,人世間有很多我們肉眼凡胎所看不透的因果。胡維華的父親表面上大仁大義,背地里惡事做絕。然而,做了虧心事,必有鬼敲門。善惡之報,不差分毫。

------------

小花狗

我(紀曉嵐)的祖母張太夫人在世的時候,家中養了一只小花狗。丫鬟們因為厭惡它偷肉,就暗地里把它給掐死了。其中有一個丫鬟,名叫柳意,這個狗被掐死之后,她夢中經常看見這狗來咬她,驚嚇中她就常說夢話。太夫人知道后,說:“這狗是幾個丫鬟們一起殺的,為什么它只恨柳意呢?一定是柳意也偷肉,所以不能服它的心吧。”查問柳意,果然如此。

紀曉嵐評論說,看來人還是要自己做的正,才可以服人哪,連一只小狗的魂魄都不饒過一個和它同樣偷肉的小丫鬟。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