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緣起】馬克思冥壽200周年(2)

2018-11-17|来源: SOHCRADIO/希望之声|标签:【音乐缘起】 

今年5月5日是馬克思(Karl Marx)冥壽200周年,亦是《共產黨宣言》發表170周年。

馬克思提倡的「馬克思主義」(Marxism)、「共產主義」(Communism)、「社會主義」(Socialism) 和反對「資本主義」(Capitalism)的思想在20世紀席卷全球,掀起了一鼓「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的社會浪潮,帶動一些共產國家的產生、上億人被迫害、殘殺至死或餓死,中國大陸占6,500萬人、蘇聯2,000萬人、北韓200萬人、柬埔寨200萬人、非洲170萬人、阿富汗150萬人、東歐100萬人、越南100萬人、拉丁美洲15萬人等,即使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也造成約一萬人死亡,死亡總數近一億人,影響至深至遠。

「馬克思主義」認為社會發展的「歷史的鐵律」是:一、「原始共產主義」;二、貴族階級「奴隸社會」;三、貴族成為統治階級的「封建主義」;四、「資本主義」;五、「社會主義」;六、「無產階級專政」的「共產主義」。根據「歷史唯物主義」的驗證,這個社會發展模式非常錯誤。根據「歷史唯物主義」的驗證,「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在很多國家推行后以涂炭生靈、經濟崩潰、民不聊生而失敗告終。馬克思用「階級意識」來解釋社會階層,強調要通過革命和「階級斗爭」來消除「階級意識」。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后,產生了很多「共產主義」國家,尤其是在東歐,這些國家最終都演變成了「獨裁」、「極權主義」的國家。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被政治迫害、信仰迫害、餓死、被自殺等而喪生的人數數以千萬計。1959年,菲德爾?卡斯特羅借著「七二六運動」展開「古巴革命」,奪取政權,靠攏蘇聯,實行「社會主義」。這些國家在經濟上極大倒退,人民生活貧困,在惶恐和失去自由的白色恐怖當中度過。「馬克思主義」被抨擊為一個空想而不適用于現實世界的主張。

世界上反對「馬克思主義」的學者、政治家比贊成的多出很多倍,他們都認為「社會主義」并不一定需要透過「階級斗爭」和「無產階級革命」才能達成,因為「階級斗爭」和「無產階級革命」一定都要通過殺戮、流血,而事實真的證明「馬克思主義」把一億人的生命斷送。

「馬克思主義」認為要「生產社會化」。1918年8月11日,俄國列寧(Lenin)試圖在Penza實行「共產主義」,將100名反對的農民吊死,以殺雞警猴。1928年,俄國約瑟夫?史太林(Joseph Stalin)推行「第一次五年計劃」(The First Five-Year Plan),將工、商業「國有化」,將務農「集體化」和「共產化」,造成100至500萬名反抗者被流放,最終下落不明,亦造成1932-33年大饑荒,導致數以百萬人餓死和長期的環境災害。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共產黨」主席和「軍委」主席的毛澤東在所謂的改革開放中推行大躍進,導致了上千萬中國人因饑荒而死亡,在「文化大革命」中就流行一句術語,就是「做又三十六,不做又三十六」變成大家都不事生產,令國家經濟陷入破產。經濟學家都批評「馬克思主義」的「勞動價值理論」不能成立,也忽略了市場在分配資源、供求和生產上協調的角色。

選曲:

1.由Gustavo Dudamel指揮柏林愛樂交響樂團(Berliner Philharmoniker)演奏德國作曲家理查?蓋歐格?史特勞斯(德語:Richard Georg Strauss,1864-1949) 1896年完成的交響詩《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Also sprach Zarathustra”)。《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是德國哲學家弗德里希?威廉?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1844-1900)1885年完成的一本著名的哲學書籍。這首音樂是作曲家Richard Strauss按照他自己對尼采哲學的認識而構想出來的。人間善惡、正邪的斗爭其實就是宇宙間神佛與魔、正與邪的大戰,就要看人如何選擇,邪不能勝正,人不要貪圖一時的利益而站在邪惡的一面,將自己賣給了魔鬼。

2.趙文海作曲、黃霑填詞、胡美儀主唱《中國夢》。《中國夢》的歌詞提到「有幾回唐漢風范讓同胞不受折磨?」中國人稱為唐人、漢人,可見唐朝、漢朝是一個民豐物阜、思想較開明、自由、讓同胞不受折磨的朝代,反觀近百多年來的中國人,不是受異族殘殺,就是被自己中國人殺害,人數數以千萬計。從1948年到1955年中共竊政初期就發起「土改、鎮反」、「三反五反」運動,根據前《紐約時報》駐北京采訪主任Nicholas Kristof (pronounce: kris-taaf)(紀思道)在“China Wakes”(《中國覺醒》)中記載:「據中共前公安部長羅瑞卿提交的報告估算,從1948年到1955年共有400萬人被中共處決。」在50年代中期,中共發起「反右運動」,根據1996年「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的報告,在「反右運動」中,令「22,100余人自殺,3,500余人死亡或失蹤。」

3.劉卓輝作詞、黃家駒作曲和黃貫中主唱《大地》。歌詞中提到「在那些蒼翠的路上,歷遍了多少創傷。」實在令人感觸良多。從1959年到1962年,中共把大批人民死亡歸究于所謂「三年自然災害」,其實是一場「人禍」而不是天災,是政策錯誤而導致的饑荒。前《紐約時報》副總編輯Harrison Salisbury(索爾茲伯里)在1992年的著作“The New Emperors: China in the Era of Mao and Deng”(《新皇帝:毛和鄧時代的中國》)引述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的估算,「當時餓死的人數在4,300萬到4,600萬之間。」

4.崔健作曲、作詞和主唱《一無所有》。中共企業家馬云在《在路上-如何讓明天更美好》的講座中提到「今天中國的經濟高速發展,但是我們的價值體系、我們的文化體系受到了摧毀,最早新文化運動摧毀了舊文化,沒有建設新文化,文化大革命又把我們很多價值體系搞亂掉,…」沒有文化的社會就是「一無所有」。在1966至1976年間的「文化大革命」,據《華盛頓郵報》引述「中共總書記」胡耀邦說「文革」死了100萬人,中共官方報告指出「文革」死去210萬人,中共高干陳漢生估算有400萬人遇害。

5.修樂作曲、凈植填詞、女高音歌唱家主唱的《登歸途》。1989年之后,前《紐約時報》駐北京采訪主任Nicholas Kristof (pronounce: kris-taaf)(紀思道)在“China Wakes”(《中國覺醒》)中引述「美國國務院」估計約3,000人在「六四事件」中喪生。由中國留學生主辦的《中國死刑觀察》報導3,242名法輪功學員在中共政權下被迫害致死,788名基督徒遇害。《明慧資料館》至今統計出4,258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美國有線新聞網CNN》指中國每年有上萬名法輪功等良心犯和政治犯被中共政府聯同醫院摘取器官做移植手術。但愿人人能像《登歸途》歌詞講述的一樣「緣者登歸途,法光散迷霧」。

6.由周博賢作曲、填詞、謝安琪主唱《雞蛋與羔羊》。歌曲講述一個自由人一夜變成奴隸。「紐約人權組織」《亞洲觀察》報導在「文革」中,內蒙有5萬人被迫害致死。中共「西藏軍區」編寫的《西藏狀況教育基本教材》記載,在1959年,西藏人反抗中共遭到鎮壓,「解放軍消滅了西藏叛亂份子87,000人」。2009年7月5日,有上萬名維吾爾族人在烏魯木齊上街請愿,海外維吾爾族人組織說有幾百維吾爾族人在中共鎮壓中死亡。

7.由小提琴家Katica Illényi拉奏法國作曲家Jules Massenet(馬斯奈,1842-1912)1894年的小提琴獨奏曲《Meditation from Thais》《泰伊思冥想曲》。半個世紀前的香港粵語片中一到悲慘的情節,你就會聽到這首音樂作為背景音樂。根據法國學者考特斯和克雷默編寫的《共產主義黑皮書》一書中指出「中共建政后中國喪生的總人數在4,450萬到7,200萬人之間。」在曹長青著的《血腥中國六十年—共產黨殺人記錄》一文中講出:除了那些永遠消失的生命之外,還有無數人終生殘廢、精神失常、幾代人青春荒廢,殘酷的洗腦和迫害對人性的摧殘更是永遠無法衡量。無論中國的經濟如何變化,今天的中共為了維護政權,屠殺還是會無休止的延續下去。在正與邪的對決中,你又如何擺放位置呢?

生命智慧:“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the world is family and love.”這句諺語出自一位現今美國有名的籃球教練,名叫John Wooden,他被“Sporting News”(「體育新聞」)選為“The Greatest Coach Ever”(「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教練」)和被“ESPN”(“Entertainment Sports Programming Network”)(「娛樂與體育節目電視網」)選為“Coach of the Century”(「本世紀最偉大的教練」),他說:「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是家庭和愛。」大家就要珍惜能夠成為一家人、成為中華民族的一份子、成為世人的一份子,大家更要彼此相愛、彼此扶持,不要互相爭斗、殘殺。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