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習近平告訴你共產黨是什么?

2018-11-12|来源: |标签:石涛 习近平 共产党 

我記得在原來的節目中幾次提到過,我在小學的時候,府右街小學,就在中南海邊上,和中南海是隔一條馬路,我不知道現在多寬了,原來那條馬路有15米寬,因為雙方是單行道,最早的時候,我上小學的時候,是單車道,后來可能是擴展了一邊。原來旁邊都是大槐樹,我想都是從清朝留下來的。兩邊的槐樹可以搭上,所以那是一個綠蔭的車道,只有14路公共汽車從那兒過。后來在文革的時候,我記得那時候聽說江青怕人殺他,就把旁邊的大槐樹全給砍了,路拓寬了一點點。一側是中南海的墻,另外一側包括府右街小學,什么光明胡同都是老房子。我記得在改革開放之后,它也沒動,所以只是拓展了一點點。

我們那個時候到府右街小學上學的時候,原來還有一個應該叫光明幼兒園,我去幼兒園的時候,要背老三篇,《為人民服務》、《愚公移山》和《紀念白求恩》,那是小時候5、6歲。進入光明幼兒園你必須要能背下老三篇,你才能有資格進去。府右街小學是按地區,按片分的,所以進入府右街小學,當時給我遇到最大問題就是紅小兵,當不上紅小兵,原因是家里成份好象是富農還是小業主。因為這種身份,入不了紅小兵。我現在都記得,大概在小學2、3年級的時候,應該再延續到4年級,內心中多少對父親有一種怨氣,怨老爹為什么成份不好。后來為了入紅小兵,冬天要來了,拿掃帚去掃操場,每天早晨給操場掃干凈,大概掃了2個多月,掃完操場然后生爐子,那個時候已經到了4、5年級了。那時候取暖是用個1米高的大鐵皮桶子,里面放煤球,有時候放煙煤,從操場固定的地方取煙煤和劈柴弄到教室里給點著了,然后給生起來。等到早晨8、9點鐘同學來了,爐子能暖和了。每天早上,就為了入紅小兵。

而為什么入不上呢?成份。那東西叫什么?政治審查。現在都奔60去了,都記得6歲7歲8歲時的故事。對人的傷害是徹骨的,對人的傷害是一生的。

習近平一樣,在15歲的時候,1969年,逃離北京,他是歡天喜地逃離北京的,因為在他當時的概念中,他留在北京會被打死的。他今天60多奔70了,他記憶猶新。

當這種東西在年少時,他生命中真正遇到的時候,當時習近平13歲的時候,給關到少年所,其實他跟薄熙來都差不多了。薄熙來當時是因為聯動給關在監獄里了,他也不會很大,他大概也是17、8歲。習近平是因為他父親了,關在少管年,他受不了,他跑出來了,他自己的親媽給他送回來了。

你現在看起來永遠是一種傷害。所以當媽保護不了他的時候,甚至出賣他的時候,他自己在15歲到了梁家河,那是真正真正的解脫,但是他在后來的一生中,那是永恒的傷害。

所以你看在他成為國家主席之后,在為了宣傳他的一些采訪中,他依然去講述這種故事。

很多人說他扛麻袋扛了200斤,大家說是真的是假的。我覺得一點意義都沒有,為什么?他是那個體制下的就是那么個東西,今天在網絡上出名的人有一個算一個,誰不吹牛皮,驢尾巴拴雞蛋扯淡,你嘲笑他的時候,就等于嘲笑你。因為你從來沒想過,那是中共體制對每一個人的傷害,包括你。他那樣是為了生存,你這樣去嘲諷他,你也是為了生存。其實你也一樣。從來沒想過這一份對個人的嘲諷,在宣泄著自己內心的憤恨的時候,你就是個失敗者,因為你認不清事情的本來。

所以走到一定年齡的時候,都是這個制度的受害者,里面是政治審查。所以在我個人眼睛里,如果一個人的心態不穩,不正常的話——也不能說不正常,它有著相生相克的道理。當年的習近平出現了極端自卑的概念和心態,年幼時年少時被傷害。而這一份會產生強烈的自卑心理。

那時候我個人是一樣的,多苦啊冬天,那個時候北京下雪都是很厚的白白的,哪有現在什么這靴子。一年能買雙新棉鞋,白塑料底的,那就是燒高香了,家里沒錢。屋子里睡覺,那尿盆是凍上的。就是那白尿盆——當初鄧小平見外賓的時候,前頭放的那個公共痰盂——那時候在屋里是凍上的。早晨6點鐘爬起來,可不容易了。那是生活。

所以在學校被歧視的概念,政審的概念,內心中只會產生憎恨,憎恨其他具體人,包括自己的老爹。所以這一份恨,在今天的環境中,很多45歲、50歲的一些人根本不知道這恨哪兒來的,就以為他最牛叉了,其實都是這個體制害的。

政審是害人當中,殺人當中相當鋒利的一個武器,所以在我眼睛里,如果在習近平的治下出現這種東西,有報復的成分。就是一個自卑的人,受過傷害的人,會利用權力報復整個社會。為什么報復社會?內心中埋怨這個社會造成了這一份傷害。人人承擔責任。今天我有權力,小樣吧,整你們。我受過多大傷害,我讓你們一樣。這是真的。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福建繼重慶再推高考政審網友檄文聲討爆紅網絡》。

咱不知道聲討的人能夠對中共認識多深。福建,習近平從那兒起來的,重慶,陳兒敏是習近平一手帶出來的。所以這是非常麻煩的。在我眼睛里,這可能就是報復。是這一些身邊的人出于某種原因或習近平自己的想法,或這些地方官員拍馬屁的想法。為什么這么拍馬屁呢?是受著某種旨意。

【繼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親信主政的重慶近日宣布高考政審引起外界強烈反彈后,習近平的政治老巢福建也推出高考政審制度,明令反對憲法言行者不得參加考試。】

當憲法有中共的概念的時候,所以你反對中共就不能參加高考。所以這是當年其實是習近平逃跑的原因。如果是真的,完全是以報復的方式報復整個社會,要讓整個社會知道,激發起整個社會內心中對中共的憤恨。而這一份憤恨會落在他習近平身上的。

【福建教育考試院11月9日公布規定,要對高考考生進行思想政治品德考核,對考生的政治態度和道德品德作出全面鑒定,列明“有反對憲法所確定的基本原則的言行或參加邪教組織,情節嚴重的”不得高考。】

什么叫邪教組織?它里面放了個道德品質,在中共管理條例當中,任何其它宗教共產黨員都不能參加。所以共產黨把自己稱為是道德品質標準,而它的概念完全是反神佛道的,完全是扼殺道德的。

人的道德是依附于人的靈魂,他的源泉是來自于人的身體是神造的,他就自然帶有這一份人所擁有的道德品質,沒有人能查出道德品質的來源,就象沒有人能夠查到你看不到神,概念是一樣的。但是他在每一個人一出生,人之初性本善,基本的身體當中。

而中共利用這樣的概念,全面扼殺每一個人對神的敬重。如果你讓我說大審判的話,我覺著這東西象大審判。它的概念就是,中共利用它的權力在它的控制范圍內讓每一個人背叛神,背叛自己的道德,背叛自己道德的來源,就這么回事。你細琢磨吧。

它講邪教組織,它沒定誰是邪教,但是與中共對立的,就全都是邪教。

任何一個正常的信仰都有排他性,你信佛教的,你就不能信道教,信道教的你不能信基督教,基督教天主教之間有著強烈的沖突,一個概念。所以你看到他在封殺基督教的教堂和拆掉基督教的十字架,現在就直接滲透到孩子身上。

【重慶官媒重慶日報11月初發布高考需接受政審,反對四項基本原則的不能考試的消息后,輿論嘩然,被批是文革死灰復燃。】

我也沒想到會有什么反對四項基本原則,對很多年輕人根本不存在。當初鄧小平拿出四項基本原則的時候,包括堅持黨的領導,堅持社會主義道路,那些孩子都沒出生。所以這是叫文革死灰復燃。我跟你講,如果真的存在的話,這是習近平內心中受到傷害的自卑的個人用手中的權力在報復整個社會:我曾經被這么傷害過,我讓你們個個都嘗嘗。

而下面的人就是拍馬屁的,為什么?下面的人把自己的仕途放上了一切,誰都可以出賣的。就這么回事。

【由網友“紅拂女”所寫的文章表示,“這國很多政策荒謬絕倫,但制定者為自己辯護起來總是振振有詞,問題就在于他們不知道自己是誰。高考報名要政審?大學是你家開的嗎?這國絕大多數大學都是公立大學,公立的意思是花納稅人的錢辦教育。】

你根本不知道什么叫黨的領導,你根本不懂什么叫公立大學,所以今天如果是習近平就告訴你共產黨是什么。

這是隔代的人,就是1999年迫害法輪功之后,我們看到的就是大屁股撅起。這一批人,就是2000年之后,今年18歲,就是這一批是要高考的,什么都沒見過,什么都不知道。除了貪婪自我淫蕩放縱和獨立的個人,什么都不具備。還要告訴你們,共產黨是什么。

什么叫公立大學,非常荒謬的說法,在黨的統治之下,你讀書讀傻了。所以它告訴你共產黨是什么。這種評價就是很滑稽,但是你會意識到,它的政策將跟整個社會對立。

【文章質問,“你們收稅時從來不覺得我們道德品質惡劣,不要我們的骯臟錢,憑啥到了我們的孩子考大學的時候,就嫌棄我們的孩子道德品質惡劣,不讓報名考大學了呢?”“道德品質惡劣是怎么界定的?誰有資格來界定?”“制定這種規定的腦殘,你們自己的道德品質過關了嗎?”】

寫這個文章的人,在談論道德品質的人,他沒經歷過文革時期,估計45歲差不多,在8964時對他們來講剛是個還沒高考的學生,所以這里討論是他們自己的孩子道德品質。

道德品質是什么,你都說不清楚,你在討論文革的時候,只不過是從字面上說的,所以才會這么一批人在討論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時,你現在的封閉都是瞎扯。鄧小平的改革開放任何人不能以任何理由去殺其他人,無論你曾經是誰。但鄧小平干了。

而今天,有很多人就是這個年齡的社會精英在討論著說,習近平對比鄧小平如何如何。所以我自己覺著不容易。不容易在于,這個體制之下,把人摧毀之后,人們真正失去的是道德品質,失去了傳統的生命理念,失去了自己生命的來處的認知,所以你看到的討論,就是這種討論。

這個文章寫得很厲害了,從來他就沒想過,他讀的都是一些歷史上的書,拿歷史上的書跟現在對比,可是這個人又站在一個無神論的角度去對比,所以拿出了古時候的東西,他這里引述了,引述了五代十國,拿出了歷史的東西,可自己又是一個無神論的概念,站在一個政論的,知識的角度去討論今天的社會不公。

可是歷史上的任何過程都沒有摧毀過人的道德的來處,沒有否定過人,說人是高級動物,從來沒有過。再殘暴的社會,它同樣是拜天敬地的,助紂為虐這是人們說到頭了。紂王等于是敗落的起始,他同樣是拜天敬地的,可是紂王的敗落,是因為一只狐貍,妖怪的出現把人給毀了,妖怪上了人的身體,但那個妖怪上了女人的身體又是被女媧許可的,在告訴今天的人在社會敗落時,真正是人的道德品質丟失是因為妖怪。

但很多評論的人卻從利益的角度去說,在討論道德品質的時候,他就沒想到道德品質的來源是因為有神論的概念。可是中共當拿出這個四項基本原則跟憲法的概念的時候,它把共產黨跟人的有神論對立了,它跟所有神佛道對立了,它是魔鬼了。魔鬼的概念以國家的概念權力的概念出現的時候,它自然要跟人的道德品質對立,但要用道德品質去打擊。

當初妲己設計殺了姜皇后,同樣的道理。說姜皇后要對皇帝不軌,道德品質有問題。是這么來的。

妖怪說人是道德品質有問題,這不是一樣嗎?所以當你都不知道道德從哪兒來,當你去打它的時候,他那邊同樣是生命受到傷害,他自卑啊。下面的人投其所好,在他根深蒂固的權力中,那些當官的就替他出這口惡氣。

就象我剛才介紹的,在我掃操場要入紅小兵的時候,我心里是對父親的埋怨,因為全班的人都入了,我入不上,你想過那一份傷害嗎?他能記一輩子,當這一份傷害產生了自卑之后,當擁有權力的時候,我拿后槽牙咬死所有的人。就賴你們!賴你們為什么讓共產黨還活著。當你們痛苦的時候,就是內在的我的心里的平衡,對太多的自卑人。

其實在我眼睛里,就是生命的表現。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