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壽光災情控制在當局所期望的范圍之內

2018-08-27|来源: |标签:石濤 寿光灾情 中共政权 

《美國之音》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中共官媒:壽光洪災凸顯中共政權的偉大》。

這就是它的邪惡。大家去罵,我覺著都沒必要罵,這不是一個政治問題,這哪里是政治問題?4個水庫放水,全淹了。然后它就說了,我放水是為了防止更大的水。這道理存在吧?絕對存在。我放這個水是為了更大的水,那我淹死你們,傷了你們是因為我要減少更大的傷害。先傷了你們就無所謂了,否則的話可能山東更大的面積就受傷了。

黨的偉大,對不對?以這樣的方式去掩蓋自己生命卑鄙齷齪的東西,它站在一個理由上,生命表現在邪惡上。它站在一個理由上,那個理由肯定存在的。要不然它放洪干嘛?

所以人中得道理的很多是邪惡的,老百姓轉來轉去轉不出這套去,因為它早把你腦袋給你干了。你那無神論利益上,你跳了半天腳你也站在自己利益上受損的角度去思考。可是勝者王侯敗者寇,今天受損了活該,因為它有權力,你也秉承勝者王侯敗者寇,你也秉承森林法則,它是森林的王,你就是被吃的東西。你活該!你就這么存在的。你上學你接受這種觀點。當你接受這種生命觀點的時候,今天遭此苦難的話,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是你被報應了。它在順應你生命的理念。

今天很多政論的人,有時候我開玩笑說,我說其實瞎評論,評論半天替共產黨說話。擱我我都不說,我要說不到這個,我絕不說。那叫助紂為虐。

所以在我眼睛里,其實不是件好事。中共的生命品質本身它一定會這么做的,凸顯政權的偉大。

【中國公眾多年來抱怨說,中國共產黨控制下的中國媒體有一個強硬的規律,這就是對公眾關心的問題或新聞不是捂著不報,就是把喪事當喜事來宣傳。眼下,山東壽光的洪水災害似乎是再度顯示了這種規律是如何雷打不動的。】

那就是這么回事了,天災人禍,4個水庫放水這沒什么講的,這很簡單。推特上披露出有一個小伙子,他是種菜的,全都毀了。他在水里頭跳著腳的罵啊,他罵老天爺。他還不知道是人家水庫放了水了。

這些東西在中共的媒體中全都不存在,存在的都是化悲痛為力量。那你媽死了也化悲痛為力量,你們當官的媽都得死啊。當官的媳婦要死了,沒準他還高興呢,確實是。如果你們當官的老來喪子的話,5、60歲,你們兒子都死了的話,也化悲痛為力量。相當邪惡的。中共誰管宣傳,你兒子死了,你丫頭死了,你也化悲痛為力量。這時候不能說媳婦死了,媳婦死了喪事當喜事辦,一塊辦。這個死了,那個進來了。那邊還得打破腦袋呢。這就是生命的邪惡,大家意識不到這種生命邪惡的表現,是給今天所有人看的,而朋友們只是站在利益傷害的角度來講去咒罵它去詛咒它,是因為自己受到傷害了。

就象P2P似的,掙錢的時候,你怎么沒有一個人站出來說自己掙這個錢不合適啊?20%的利潤。有多少人不是這么折的啊?你賠錢了你上去叫,你掙錢了你就是奶奶。這回讓你當奶奶了,你真是奶奶樣。

【在山東地方當局水庫蓄水管理無能、在強降雨來臨之際放水禍害壽光農民之際,中國官方的中央電視臺首先謊報新聞,謊稱水庫放水對下游沒有造成災害性影響。與此同時,中共控制下的網管當局則進入所謂的緊急狀態,對中國網民所發表的壽光洪水災害慘狀的文字、圖片和視頻報道實行全天24小時見一個滅一個的秒殺封鎖。】

所以黨的生命的延續是最關鍵的,當把黨的生命的延續做到最關鍵的時候,黨之下的不能有任何——黨只有手心沒有手背——任何手背的東西都不應該存在,所以它永遠是光輝的。小樣不累死你王八糕才怪呢,你老拿手心對著。

它就是魔鬼的品質,它從生命的角度來講,它是惡的,所以它永遠可以以這個方式。它貫穿著地獄的鬼。

就象有期節目我說了,你不相信神,你信不信鬼啊?你媽死了你信不信她是個鬼啊?這就是人的利益至上,一個最卑劣的地方,最下賤的地方,軟的欺負硬的怕。神佛道表現出的慈悲,它說在哪兒呢?鬼妖魔表現出邪惡你說,哎,走的時候小心啊,旁邊有只狐貍。他扭臉先跑到前邊尿泡尿——嚇的。

所以我說為什么它叫下賤呢?那份下賤的東西他在自身上表現得淋漓盡致,但他沒能力認知。而他要求得結果。所以紂王看見妲己就是個女人,他先要那個結果,今天很多人是這樣。

而我個人的說法就是,你可以看到在云中子的做法中,他是一個生命過程,一個啟悟的過程,這東西都是一個過程,你阻擋不了的。

【在另外一方面,中共山東地方當局顯然為了將壽光的災情控制在當局所期望的范圍之內,將洪水造成的房屋倒塌數目定為9999間。】

故宮有9999間半,它為什么不是10000間呢,10000頂到天了,上了天了。觸犯了神仙了,所以他不敢要10000,他要9999間半,那是故宮。這爺們也瘋了,定這個數,9999間,比故宮少了半間,他也奔天上去了。他其實也沒什么瘋,說多少間啊?寫個數吧。就這么回事。他也沒什么真的,也沒什么假的。他的日子就這么過的。大家去討論,我覺得都太書呆子了。你討論這個東西干嗎?他就是這么過的。

【導致許多中國網民戲稱中國的洪水也非常富有中共的“黨性”,知道適可而止不越過雷池一步,也不多淹沒一間房子從而使壽光洪災上升到更高的級別。】

所以大家也意識到,他怎么沒算成10000間?其實這是很忌諱的,他不能說塌了9999間半吧。故宮是9999間半,而故宮的前面是天壇,故宮的后面是地壇,天地人,它是這么對應的。中間現在加了個鬼——毛澤東。

所以這是很有趣的一件事情,當人無神論的時候,他隨便亂來。宣傳中也隨便亂來。大家說他是有意的無意的。在我個人眼睛里,我跟你講,他根本沒什么有意無意的,他上下都糊弄。壽光受災了,關我什么事啊?我的責任給他報上去,那老板你給我說這事怎么報?你說怎么報咱就怎么報。他就這么來的,因為沒有任何一個人負責任,因為誰也不能負責任。我沒拿那個負責任的錢。問題是在這兒。所以這是個制度,跟中共體制的邪惡是掛在一起的。

【近日來,中國網民不顧當局的大力封殺,鍥而不舍地報道和傳播壽光災情,使許多中國公眾看到了壽光災民的悲慘,看到了壽光的滿地死豬,看到了災民面對被自己舉債建成的生產設施被毀血本無歸而痛哭哀嚎的畫面。這些信息使中共當局的隱瞞和謊報難以為繼,中共操控的中國媒體又進入了一種將喪事當喜事辦、宣傳中共政權如何愛人民的模式。】

我覺得就這么回事了,所以它的報導還是表現出共產黨的邪惡,從政論的角度來講,僅此而已。但是我以為更多的朋友應該從中醒悟過來這個過程,如果你醒悟不過來的話,永遠是。

1998年20年前,中國逢江發大水,江澤民得政,在九江,救災的軍人用身體去擋九江去擋長江的水,當時就那么報的。官員吃王八,因為水沖到九江市了,王八進了九江市了。九江是廬山下面,去廬山一般都從九江走。我現在不知道什么樣了,原來很漂亮的那種古城。就這么回事,20年前吃王八,今天是人喂王八,你有什么所要求的呢?

滴滴順風車又死了一個孩子,溫州的,21歲,女孩,很漂亮,在網上說是被司機奸殺的,應該是先奸后殺是怎么樣。滴滴順風車它就是這種行業,外國有什么行業,中國就出了一個什么行業,它對等分割的,它是一個孤島似的960萬平方公里,孤島似的它自己出了這么一個東西。

講說“發生多起命案一拖再拖”,能在大陸做成這種買賣的,背后多少人、多少官指著這個買賣吃飯,第一。第二,普通老百姓出了事情,都得托門拉纖,都得走后門,更不用說人家做大買賣的。

說“網民氣炸了”,多少網民在辦事的時候不是也得去走后門拉纖遇見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啊?氣炸了是站在自己的利益角度氣炸了,從來沒想過這個東西本身是這個制度的邪惡。一個以欲望至上,以利益至上,你說具體的司機辦了這種事情,本來是個具體的事情,在西方社會很多地方都是有這東西的,就象在德國瑞典挪威都出現了前兩年接了很多中東跟北非的難民,信那些亂七八糟教的,結果這些人進去之后,包括在巴黎,強奸當地的女人,去搶殺當地的女人。就說人把對方當成人給贏過來了,結果對方不是人,同樣的。

我說的意思,那樣的政府出現了錯誤它要面對這樣的事情。但中共的體制不是,中共的體制是權力在其中,權力在其中再次顯示出森林法則,在森林法則的基礎下,滴滴的這些人,出了事情他要掩蓋,他正常。你網民為什么掩蓋不了啊?但是當輪到你腦袋上你為什么要掩蓋啊?一樣的嘛。

人毀了,全完了。所以當網民氣炸了,然后呢?你殺了他去啊?不是這么回事吧。所以你不能從生命上理解到這是個過程的時候,氣死你活該!其實是因為你自己把自己氣死的。還真不是他,真的不是他。誰讓你自己不醒悟過來呢。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