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三中案 馬起訴 檢建請重判

2018-07-11|来源: 自由時報

臺北地檢署昨偵結三中案,依背信等罪嫌起訴前國民黨主席馬英九,並建請法院從重量刑。

馬密室暗議賤賣黨產

臺北地檢署昨偵結三中案,認定前國民黨主席馬英九惑於權位、密室暗議,私相授受黨產給買家余建新等人,造成國民黨損失七十二億九一七四萬餘元,昨依違反證券交易法之非常規交易、特別背信、刑法之背信等罪起訴馬英九、替馬處分黨產的中投公司前董事長張哲琛、中投前總經理汪海清等三人,並建請法院從重量刑。

害國民黨損失逾72億

北檢批馬等三人深諳法律、金融及行政專業,且馬於臺北市長任內辦理臺北銀行與富邦金控合併案,詳熟併購案程序,馬還曾自陳交易「太荒唐」,竟不思合法處理黨產,造成國民黨及國家重大損失,「莫言善良管理人,即令愚人亦不至為之。」

備鉅款訴訟機關用盡

起訴提及,馬賤賣黨產動機或為博取聲譽、避免不當黨產被收歸國有或交結盟友,心存僥倖委請法律、財會人員佈置機巧名目及程序,以「天龍八步」等非常規財務操作遮人耳目,還備妥六千萬元鉅款準備訴訟攻防,可謂力謀脫罪、機關用盡。

起訴事實共五部分,首先是華夏股權交易:國民黨趕在二○○五年底廣播電視法規定黨政軍退出媒體的期限,未提報中常會、中投、光華公司董事會討論,馬竟指示張、汪將華夏股權以四十億元指定賣給余建新,但實際交易僅廿一.五億元。

第二、中視股權交易:馬為角逐二○○八年總統大選,明知余建新買三中財力不足,為避免余毀約,從賣三中縮小到只賣中視,並以每股六.五元的不合理低價出售,使中投、光華損失四億九四三○餘萬元。

第三、舊中央黨部大樓及中影股權交易:馬看中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的影響力,明知中影不受黨政軍退出媒體規範,藉賤賣舊黨部及中影名下華夏大樓給張來爭取支持,使國民黨損失五億九七一二萬餘元。

第四、中廣股權交易:中廣買家趙少康無力承購五十七億元中廣股權,馬竟排除新北市長朱立倫岳父高育仁等買家出價賣給趙,使中投及光華蒙受盈餘損失十五億五二七○餘萬元、應收股款債權廿八億四五三○萬元收不回,共損失逾四十四億元。

第五、前立委蔡正元、蔡妻洪菱霙及蔡的岳父洪信行等三人,侵占阿波羅公司出售中影股款共二億四二四七萬餘元;另涉侵占領航基金會公款二一四二萬餘元,用於買豪宅及裝潢,昨一併被依違反業務及公益侵占、背信、財報不實、洗錢等罪起訴。

馬主導「天龍八步」操作三中交易

臺北地檢署偵辦三中案,發現前總統馬英九位居交易主導地位,涉嫌指示前中投公司總經理汪海清等人,利用極其複雜的「天龍八步」財務操作方式,透過層層債務抵銷及債權轉移手法,讓買家余建新獲取近五億元鉅額價差,並且造成中投公司、光華公司近五億元的財產損害。

余建新不夠資金購中視為他量身打造

檢方調查,馬、汪及前中投公司董事長張哲琛三人,涉嫌利用黨政軍須於二○○五年十二月廿六日期限前退出媒體經營之名義,包裝掩飾實質以低價及非常規交易方式,出脫具不當取得爭議之黨產,明知當時余建新並無足夠資金,仍為他量身打造「天龍八步」財務操作手法,企圖掩飾低價出售中視股權。

檢方發現,「天龍八步」為中投公司人員所命名,實際名稱為「非常規之華夏公司債權債務執行方案」,就是假裝以華夏公司名義包裹出售中視、中廣、中影給余建新,但實際上卻只賣中視給余,中廣及中影則利用債務抵銷及債權轉移方式分別賣出;因此,「天龍八步」可謂貫穿三中案的關鍵犯罪手法。

汪海清等設計「天龍八步」仍認涉背信

「天龍八步」規劃步驟可概分為三部曲。首先,由中投買回華夏所持有的中影股權,華夏收到錢後,部分用來購買中廣所持有的中視股權,使華夏持有的中視股權從卅三%上升至余建新意圖購買的卅七%,部分的錢則用來清償華夏對金融機構的債務,中投另陸續買回華夏的其他資產。

接著,透過層層的債務抵銷及債權轉移方式,將華夏的債務全數軋平,華夏最終資產僅剩下中視股權;最後,使余建新所有的榮麗公司,得以每股六.五元,低於市場價格每股十元的價差,購得中視卅七%股權,換算下來圖利余建新約四.八億元。

檢方指出,汪海清等人設計出「天龍八步」手法,企圖合理化非常規交易,但汪仍認為此舉涉及背信,曾向馬英九等人表示:「整個交易流程中,因為我們一直轉、一直轉,會把架構弄得很複雜…比較不會讓有心人士抽絲剝繭…談判的時候…要求我們把整個架構全部寫清楚…最後的結果就會被抓到!」

馬聽聞後,原本建議雙方回復正軌交易,但余以交易破局可能引發政治效應威脅,馬竟態度軟化,轉而表示希望續行協商,不再主張回復原狀。

檢方估計,馬、張、汪等人執行「天龍八步」財務操作,使榮麗透過華夏以每股六.五元的不合理低價,間接取得中視公司股權,使中投、光華公司遭受四億九四三○萬四三九七元的重大損害。

300片關鍵錄音馬主導交易鐵證

臺北地檢署偵辦三中案、前中央黨部大樓交易案,雖然前總統馬英九指稱對交易案不知情,北檢卻在中投公司、中投前總經理汪海清住處,找到三百片關鍵錄音,包括馬英九、汪海清、前立委蔡正元、中投公司前董事長張哲琛等人相關會議過程或對話都被錄下,成為鐵證,顯示馬對交易案知情,注定馬被起訴的命運。

汪海清預言「順藤摸瓜馬就有事」

北檢昨在起訴記者會播放一批關鍵錄音內容,指稱馬英九是實質交易的主導者。二○一一年五月十六日,汪海清向時任國民黨副秘書長林德瑞表示:「三中案的瑕疵,嗯…最高機密我不能講啦,馬主席很清楚,馬主席簽過字、開過會、下過指示」、「那我就跟您報告,三中案是有瑕疵的,順藤摸瓜摸上去,馬主席就有事」。

另在「華夏公司股權交易案」中,北檢掌握此交易案是「非常規交易」,刻意排除其他買家,指定要賣給余建新。相關錄音內容指出,二○○六年二月三日,汪海清向律師李永然說:「我們要執行(馬)主席的政策…他(馬)要求我說,把東西賣給他(余)…要我女兒的人一堆耶!那我要設計好說…把我女兒嫁給中國時報,那我還必須把其他人幹嘛,統統擋到外面,才能把女兒嫁給他。」

因余建新的資力明顯不足,二○○五年十二月廿八日國民黨中常會會議中,中常委朱鳳芝、賴士葆提出質疑,但二○○六年二月四日,馬英九與張哲琛、汪海清會面時仍說:「對,他(余)講得很坦白,那這樣講,就是說…這麼長的時間噢…他一直是阮囊羞澀。」

馬英九、張哲琛、汪海清進行「非常規交易」,竟在簽約後未取得任何價金,將華夏公司股權全數過戶,由余建新取得華夏公司(含三中,即中視、中廣、中影)的經營權;二○○六年三月十一、十二日,時任國民黨秘書長詹春柏質疑:「問題是華夏賣給他,他也沒有給你錢…」、「這很荒唐」、「這會不會有一點買空賣空而且詐賭的方式」。詹並感慨說:「財務我不懂,但我是一個普通人,你把祖宗留下來的黨產登記給別人,你錢在哪裡?拿來給我看。」

馬英九起初反對給付「將近五億元」暴利給余,二○○六年三月十二日,馬與汪海清等人開會,決定如果余交出華夏公司主導權,即同意給付。

吳敦義曾憂:銀未入手貨已失控

臺北地檢署昨起訴三中交易等國民黨黨產案,北檢調查,中影交易以每股六十五元推估賣價,不僅低估中影三大不動產價值,也沒計算中影所持有的影片等無形資產,造成中投公司損失十八億○二三一萬六六五○元;時任國民黨秘書長的現任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也曾在二○○八年七月上簽呈給接替馬擔任黨主席的吳伯雄,表達對中影交易的擔憂。

吳:不合交易原理至明

起訴書提及,二○○八年七月四日,時任國民黨秘書長的吳敦義,曾上簽呈給當時的黨主席吳伯雄,表達他對中影股權交易的意見,當時吳敦義在簽呈中提及:「這就是銀未入手,而貨已失控的情況,其不合交易原理至明」。吳敦義上簽呈表達對中影交易的看法中,另提及「此一回算機制,三年內必將遭受各種魔考…」。

檢方調查,中影遭低估的三大不動產價值,分別為華夏大樓、新世界大樓、中影文化城,二○○五年六月,鑑價市值分別為二十.○一億元、十六.五九億元、三十六.三九億元;若以每股六十五元出價計算,買方在三大不動產中實際出價僅十五億元、十二億元、二十六億元,對照國民黨的原始鑑價分別為廿億元、十四億元及二十八.五億元,分別出現五億元、二億元、二.五億元的金額落差。

未計價值14億影片著作權

另外,中影的影片著作權,在二○○五年八月間,經鑑價認定價值十四億元,卻未被計入資產。檢方查出,中影是臺灣規模最大,且是唯一從製片、攝影棚、沖印、錄音、剪輯、發行到映演機構完整的垂直系統,培養出許多國際知名導演,包括李安、侯孝賢、蔡明亮及楊德昌等人。

檢方查出,二○○五年八月,中影所擁有自製及合製電影影片、紀錄片及電視劇等,共計三百三十部影劇的著作權,市值達十四億元,這些價值不菲的無形資產,都未被列入交易鑑價之中。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