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 三周年.專訪】被抓捕第一人 王宇:謊言和暴力,是中共的統治方式與基礎

2018-07-09|来源: 立場新聞

今天是「709大抓捕」三週年。

2015年7月9日凌晨,中國維權律師王宇、同為律師的丈夫包龍軍,及當時16歲的兒子包卓軒,一家三口分別在家裡及出國留學的途上被公安帶走。三年前,中共從王宇一家開始,開展一連串針對維權律師的抓捕、檢控、約談,事件至今牽連超過300人。三年過去,709事件從未完結,部分被捕者被判罪成囚禁,部分人至今仍被監視居住或限制自由,被指干犯「顛覆國家政權罪」的王全璋律師,甚至如今仍在羈押候審當中,連家人及代表律師都不獲準會見,成為至今音訊全無的最後一人。

「709的發生,讓我徹底對這個政權失去信心,『不服從者不得食』、謊言和暴力就是它統治的方式和基礎。」被捕後經歷過一年多關押、被脅逼在電視上認罪,至今仍被當局禁止執業和嚴格限制自由的王宇,接受《立場新聞》專訪時,如此概括。

王宇被抓捕的經歷,讓我們知道,原來中國公安拘捕和處理一個「嫌疑人」的方法,是這樣的:凌晨4時,截斷她家中的電源網絡,用電鑽破門而入,將她按在床上戴上手銬,拖走。拘捕後,將「嫌疑人」送往一個地點不明的拘留所嚴密監控,連日拷問,會見律師、接受診療等權利一律形同虛設。如果「嫌疑人」不認罪,就以她的兒子安全作脅逼,直至她肯在電視上「坦認」:維權律師遭外國組織利用,散播不實訊息來抹黑中國政府,幸好我國司法文明,「嫌疑人」的權利在羈押期間都受到很好的保障......

王宇坦言,身為律師,她以往對中國法律還抱一線希望,因此自己一直嚴格依法行事,期望依靠法律能夠對抗當權者的暴虐與恣睢。但在709事件中,她卻目睹和親身經歷,中共的權力是怎樣不受控制,政府如何利用法律、法治作為裝裱工具,踐踏個人的基本人權的和尊嚴。

曾為勢所逼,在電視上「認罪」的王宇,在訪問裡向中共嚴正宣告:「我無罪!包括709已決的和未決的,如周世鋒、吳淦、王全璋、余文生等,均是無罪的!有罪的,恰恰是那些濫權枉法者!」

***

中國《憲法》第33條訂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但我們都知道,如奧威爾(GeorgeOrwell)所說,現實是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加平等。

王宇之所以投入維權工作,是因為她自己也經歷過,當一個公民不受政權歡迎,其法律權利是何等容易地被褫奪。

2004年開始執業的王宇,本是個商業律師。2008年,王宇因為與天津鐵路人員發生爭執而遭到毆打,報警投訴但不獲派出所理會,她之後再投訴派出所瀆職,卻竟反遭警察報復誣告,指她打傷鐵路人員,被冤判兩年半。

之後王宇放棄了商業律師的事業,轉而投入維權工作。她曾經代理多宗著名維權人士的案件,包括被控「煽動分裂國家」的維族學者伊力哈木、五名被拘女權人士之一的李婷婷、又為法輪功學員辯護,期間多次被法警暴力對待。2013年,她支持唐吉田、江天勇等律師調查中共「610」辦公室的所謂「洗腦班」、「法治教育中心」等黑獄問題。2015年6月,王宇曾公開表態,支持中國法輪功學員以「群體滅絶罪」起訴江澤民。

至於王宇的丈夫包龍軍,本身也是律師,自2008年王宇被誣告開始投入維權,其後亦曾參與多宗維權案件,包括幫助維權人士控訴地方官員違法強拆,而遭當局關押和酷刑虐待。

「不受歡迎」的人和其他公民一樣享有獲法律代表的權利,在很多國家是正常不過的事情,但在中國,律師、律政人員,乃至於律師的家人都可能要為此承受很大代價。王宇的兒子包卓軒,就因為父母是維權律師,曾一度被禁止離境前往澳洲讀書,被強行送回戶籍所在地內蒙古,甚至曾被當局毆打問訊和軟禁。為王宇辯護的律師李昱函,亦被當局指控「尋釁滋事」,羈押拘留至今。

以兒安全迫認罪王宇:政權毀壞人的尊嚴,摧毀法治

王宇近期多次接受媒體採訪時更披露,在關押期間,當局曾以兒子包卓軒「被反華勢力給帶走」、「偷渡」拘捕,明言「你要不要救你兒子,就看你的態度了」等方式威逼。她最終屈服,在電視上公開「認罪」。

「這是怎樣的殘酷與無奈啊!」王宇嘆道:「政權通過這種手段,毀壞了人的尊嚴,摧毀了法治,是對其所宣稱的『依法治國、建設法治國家』的極大嘲弄。」

王宇說,包卓軒是一個善良的孩子,雖然父母雙雙被關押時他只有16歲,但已深明白自由、獨立、平等等價值所在,亦了解父母是為了弱勢群體服務,「在我們被抓捕後,他成為親人中唯一堅決支持我們的人。」

不過,任憑一個人有多大勇氣,或者獲得家人體諒,當流氓政權用到株連家人的手段施壓,王宇承認,夫婦二人確實有想過放棄維權工作,明哲保身:「我愛我的丈夫和孩子。在現實情況下,我的家庭生活確實已經被改變,無法進入到正常的生活狀態中,而且我們每天都在為自己的安全擔心,不知自己什麼時候又會失去自由。」

「但是,人性卻在招喚我們,要怎麼去做。我想有些東西是人的本性使然,」王宇說,「看到司法的黑暗,看到弱勢群體的悲慘遭遇,不覺的就衝上去了。」

***

自2015年7月9日分別被公安帶走後,王宇和包龍軍各自被指控「顛覆國家政權」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輾轉被關押在指定居所和看守所超過一年,直至2016年中才獲準取保候審。二人取保侯審的強制措施在去年7月已屆滿一年期限,理應獲解除,但事實上二人的自由仍受當局諸多限制,包括無法出境探望留學的兒子,亦不獲當局批準恢復律師執業資格,令家庭生計面臨困境。

從小籠牢逃到大籠牢,王宇現在又再度東奔西走,和不同部門周旋干涉——說到底,只要當局一天還在違法違規,王宇的維權工作都未能停止:「我本身就是一名維權律師,維護自己權益也是維權哪。」

身為女性維權人士,王宇過去的遭遇、抉擇,有別於男性,都更離不開其「母親」、「妻子」的身份。王宇認為,中國幾千年來人權狀況惡劣,而女性處於皇權、父權、夫權的壓迫下,很多女性在社會上的認同感仍很低,缺少話語權,而現在不少女性既要承擔繁重的工作,又要承擔家庭的大部分工作,女性維權人士的工作開展起來更是艱難。「但中國女性,我認為一直以來都是抗壓能力最強的,也是最不屈不撓的。」

王宇常被外界譽為「中國最勇敢女律師」,但她謙虛表示,還有很多維權的女性,包括709家屬如許艷、李文足、原姍姍、王俏嶺等、還有律師和其他維權女性,都很勇敢,自己對此稱號確實是愧不敢當。王宇亦相信,未來中國女性維權人士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還有更多的工作需要做。

自從2012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臺後,對社會各個領域均收緊控制,新聞界、法律界、教育界、以至公民社會,均無一倖免。從因揭穿「七不講」文件被判囚7年的記者高瑜,到最因向習近平畫像潑墨被警察帶走的女子董瑤瓊,709律師們並非第一批,也不會是最後一批為敢言付出代價的人。

王宇同意,中國人的公民權肯定是比以往更要大大地倒退了,但她自己也無甚成功經驗,難以評論維權運動未來該採取什麼走向,「但我認為一定要盡量保障自己安全,在確保安全的情況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就算戰戰兢兢,我們也要往前走,因為我們別無選擇。」

背景圖片來源:guardian片段截圖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