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 中美貿易戰開打 北京敗象已顯

2018-07-07|来源: 大纪元|标签:金融 風險 資本外流 人民幣 貶值 

並不出乎太多人的意料,美國川普(特朗普)政府於當地時間7月5日,準時向中共輸美價值340億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關稅,另外加征25%關稅的160億美元中國商品將在未來兩週內確認。北京隨之採取了同等報復措施,即對同等價值的美國商品加征同等關稅。中美貿易戰正式開打,而開打前,北京的敗象就已經彰顯。

敗象一:中國股市再次暴跌。在中美貿易戰開打前一天,中國股市再度暴跌,深成指創出了8844點的新低,跌破了2016年1月熔斷底8986點的位置。創業板就更不用說了,股災千股跌停底在1779點,熔斷底在1900點。

而此前A股7月首個交易日就出現了開門黑。據大陸金融界7月2日的消息,滬指盤中創兩年新低,上證50指數大跌近4%,保險、地產、家電、銀行等權重股集體殺跌。除了地產股集體殺跌以外,工農中建四大行也集體走低。其中工商銀行重挫4.51%,中國銀行跌3.88%,農業銀行跌3.49%,建設銀行跌5.04%。四大行市值一天蒸發近2500億元。

面對股市的暴跌,北京快速成立了新一屆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除了金融、財政機關高官為其成員外,一些非金融機構高官,如中紀委、中組部、中宣部、網信辦、公安部、司法部等也參加了會議,他們的職責是配合、協作,而這無疑在暗示中國金融風險已到了相當危急的時刻,已不再僅僅靠金融機構就能解決的了。

不僅如此,央行行長易綱喊話稱,股市暴跌是受情緒影響的,要對其保有信心;保監會主席郭樹清也公開表示,國際投資界普遍認為,中國資本市場已顯示出較好的投資價值。

問題是,有多少人會相信易綱、郭樹清的話呢?從兩位金融大佬發話後股市並未止跌看,可以推測,投資者在被玩了這麼多年後,真的不再相信當局的任何保證了。換言之,中共當局是影響投資者的情緒的始作俑者,投資者對這樣一個黑幕重重、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股市的信心正在喪失。曾有股市投資者如此調侃道:「到現在才知道,股市是用來住的,房子才是用來炒的。」

信心不振的股市對中國金融系統、對中國經濟有著怎樣的影響,已不言而喻,而金融危機就隱藏在其中。

敗象二:嚴控資本外流。2016年有大約6,400億美元流出中國,2017年北京當局採取嚴控措施,導致資本淨流出規模為600億美元,而今年隨著中美貿易問題升級,北京對資本更加嚴控。

旅美學者何清漣指出,北京加強資本管控的方式有三個,一是管制中資企業的海外投資,這是資本外流(資本外逃)的主要管道;二是針對外資每年年終將利潤匯回總部;第三種則是針對中國國內人士利用每人每年可換匯5萬美元的螞蟻搬家式換匯,增加換匯難度、減少數額是針對這種小額換匯的主要方法。

近一年多來,北京當局通過拿安邦、萬達開刀,迫使中國民營企業減少海外投資,並將資本返回國內,此種方式已見效。但另一方面,人為設置障礙阻撓外企正常向母公司匯回利潤,影響了在華外企的信心,大量外資撤資。而加大國人換匯難度,催生了更多地下錢莊不說,也加深了國人對中國經濟不看好的認知。

敗象三:人民幣持續貶值。在中美貿易戰開打前,人民幣兌美元就出現連貶勢頭。有分析指,這是北京當局欲以此降低中美貿易戰帶來的損失。但事實是人民幣的貶值的後果很嚴重,不僅會加速資本外流,使國內流動性吃緊,而且極有可能加重信用市場壓力。

敗象四:大量外資撤離,背後是不看好中國惡劣的市場環境。自川普政府實施減稅政策後,在華美資企業撤出大陸的猛增。《紐約時報》在去年12月29日曾發表《中國有條件對外企減稅,防止企業將利潤帶回國》,這篇報道指出,隨著北京試圖阻止資金出逃的大潮,在去年加強的貨幣控制已經令在那裡做生意的外國公司怨聲載道,使更多公司——可能還有個人——意圖通過將資金轉移出中國來減少損失。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U.S.-ChinaBusinessCouncil)中國區事務副會長彭捷寧(JakeParker)說,他那裡的一些成員企業已經表示想在稅法改革的情況下將在中國獲得的利潤帶回國,而且在考慮快速行動,以最大程度地降低遭到資本管制的風險。

美資企業如此,日資、韓資、德資等企業同樣紛紛加速從中國市場撤離。比如韓國的樂天、三星,日本的奧林巴斯等。據陸媒不完全統計,光蘇州的外資企業相繼而去轉向東南亞的,就包括耐克、阿迪達斯、聯建、宏暉、飛利浦、普光、華爾潤、諾基亞、紫興、希捷等頗有名氣的外企,很多都是上萬人的企業。

2017年,中國互聯網上曾有篇熱文:《你未必知道的外資撤離名單:4500萬人或將失飯碗》,其中,日本企業投資集中之地蘇州的外資撤離幾乎是災難性的,造成當地人大量失業、房地產業急劇衰落。

我們知道,外資投資時考慮的主要因素為「成本、市場和投資風險」,目前中國勞動力成本大幅度上升,市場環境變差,尤其中美貿易戰將帶來很多不確定因素,投資風險自然加大。

對於將外資投資視為經濟「三駕馬車」的北京當局而言,外資投資的減少和撤離對其經濟無疑是沉重的打擊,而隨之而來的高失業率引發的社會不安定因素,也不斷增加。

敗象五:出口不振,內需不強。除了投資,出口和內需是「三駕馬車」中的另兩個要素。7月2日,中國海關發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上半年中國對美出口較去年同期下降13.9%,6月份增長僅有3.8%,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23.8%。外界分析指,中方的數據顯示,貿易摩擦對中國的影響已開始顯現。隨著貿易戰的開打,中國的出口形勢更為嚴峻。

而被北京當局寄予希望的內需,卻因為房地產而擠占了幾乎全部其它的內需消費空間,此時要提升內需幾乎成了提升房地產的代名詞。是以我們看到各地雖然紛紛出臺調控政策,但房地產依舊只升不降。一旦資金鍊斷裂,金融出現危機,中國房地產崩盤也是眨眼之事。到那時,擁有多套房產的老百姓資產縮水也不是不可想像的,提振內需也成為了一句口號。

敗象六:民心盡失,國人用腳投票。近一段時間,中國貨車、火車司機的大罷工,退伍軍人維權抗議等,昭示著活不下去的老百姓開始選擇反抗,而當局應對失當,並沒有消除抗議的火種。危機四伏、怨聲載道的中國社會,未來絕不會如一潭死水。

另據7月6日美國之音的報道,近日,追蹤富人財富狀況的胡潤研究院和移民顧問公司匯加移民聯合發布了《中國投資移民白皮書》,這是兩家機構連續第五年發布這一白皮書。白皮書的調查結果,是以224名平均財富為2900萬元人民幣的中國富人,今年3月至6月已移民、正申請移民和考慮移民為依據。

調查顯示,近八成中國富人把美國作為首選移民目的地,排在其後的依次是加拿大、澳大利亞和英國。受訪者中七成已有海外資產。而教育質量和環境污染依然是中國富人移民的最主要原因,比例達到83%和69%,比去年分別增加了7個和5個百分點。此外,食品安全、醫療水平、社會福利、資產安全和政治環境等也在移民原因之列。

白皮書統計,截至2017年1月,中國擁有千萬資產的家庭數量達到147萬,擁有億萬資產的家庭數量達到9.9萬,比上一年增長率分別為9.7%和11.6%。換言之,超過70萬的中國富人選擇了逃離中國,而這重重打了北京當局的臉。

毫無疑問,有如此多敗象的中共當局,再怎麼折騰,也是回天無力的。而對於北京高層而言,如果還看不清形勢,不順勢而為,結局難言。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