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弱者報復社會是這個制度的罪惡

2018-07-04|来源: |标签:石濤 弱者 报复社会 制度的罪恶 

這個在社會中引起了巨大的關注,就是底層的失意者報復社會選擇弱勢群體,這種事情到處都有發生。包括燒公共汽車商場這些都有。

【過去發生此類事情時,媒體尚會公開報道,但現在基本隱匿不報,理由是怕造成不良影響。而從社會角度看,亦因這種事情漸多而感覺麻木,此次因為受害者是沒有多少防范意識和能力的小學生,而刺激了人們的神經。】

我覺著不是什么防范意識不防范意識,你進了動物園,結果你進了獅子山,然后說你在獅子山里頭要防范好。我以為這就是一個生命認知不同時的一個很幼稚的想法。

【坦率地說,今次事件是一起隨機的極端事件,要防范此類行兇行為是很難的,但這不是說,我們就可把責任完全推給行兇者本人。】

【我們可以把這些年發生的平民針對平民的行兇事件,大致分成兩類,一類像黃某一樣,沒有一個具體的因素或動機;一類是行兇者遭受到了某種明顯的或他自認為明顯的不公對待,在其向政府和社會訴諸救濟渠道無果后,產生行兇殺人報復社會的念頭。】

他說這是兩種情況出現了,這個學者寫的比較長了。

【這種弱者對弱者的報復,借用美國人類學家斯科特的一本書名,可稱之為「弱者的武器」。但斯科特在同名書中的「弱者」,指的是處于社會轉型期的馬來西亞農民——當時這本書有著時代的背景——他把農民的偷懶、裝胡涂、開小差、假裝順從、偷盜、裝傻賣呆、誹謗、縱火、暗中破壞等行為,看作為他們反抗雇主和其他榨取農民利益群體的「武器」,它適合當地的社會結構和農業特點,是一種有效的反抗方式。】

這怎么說呢?我也沒看這本書,我們就是就事論事了。在今天的中國社會中,打工的沒有不偷老板的,你想吧。

昨天還是前天,在一期節目中,我講了在當地買的蛋糕,日本人做的蛋糕,很好吃,還很有名。結果他開了個新店,我到那新店去看,當時我就很吃驚,在我前頭收銀臺的前頭有兩個箱子,我沒明白這倆箱子干嘛使,上面有一些標記,結果我前面那個人拿出的是現金,收銀員不收,說你把錢塞到那箱子里。自動收款機。收銀員能夠收到的只收信用卡,或者銀行卡。收銀員不碰任何錢。這是一種文明的舉動。在文明的角度來講,從衛生的角度來講,是文明的。從人的信任的角度來講,是絕對的傷害。

這是今天人與人之間的契約精神表現出來的一種從管理上是非常到位的,從生命上每一個人都被隔閡了,老板絕不相信打工的,打工的在老板的眼睛里永遠是偷錢的。

它里頭是兩個錢箱子,我正趕上早上去,每天早晨雇的專業的收款的帶著槍的倆老爺們把這個東西拿到后面去換錢箱。那倆人也弄不出那錢來,那錢箱一定是封閉的。

所以我覺著沒這么簡單了。

當人們沒有信仰的時候,即使留下宗教形式的時候,你看到的就是傷害。非常廉潔的現代的公平的就象AA制吃飯似的,就象媳婦的錢媳婦存,先生的錢先生存,倆人睡一炕頭。

我沒有其它的意思,錢高過了你們男女之間的婚姻。我不知道上外頭買跟這個東西有什么區別。當AA制的時候它高過了你們,那意味著什么?隨時彼此會出賣的。因為我不欠你的,你也不欠我的。而生命之間的連帶是不可分的,你的孩子跟你是完全血緣關系的,你男女在一起他要結合在一塊的,完全身體是結合在一起的。那東西叫作私密之處。然后呢?

所以人完全缺失了對自我生命尊重的時候,其實都以錢為中心的時候,罵這個在賣,罵那個在賣,自個剛討了個價錢。

【而我所說「弱者」,不是固指某個特定群體,只是陳述一種事實,即不管行兇者是基于何種原因淪為弱者的,他現在的處境是在社會邊緣,處于一種事實上的弱者地位。當然,這樣的「弱者」,大都隸屬于社會的弱勢階層或底層社會。這樣一個人,當他受到侮辱或努力后,意識到無法改變自身的邊緣地位,于是不再選擇順從,認命,而萌生極端的反社會心理,他們要用社會來為自己的冤屈或不公「陪葬」,但由于他們向欺負自己的強勢階層"復仇"面臨實際困難,便將報復社會之刀砍向同為弱勢者或比自己更弱的群體,包括像學童這樣的體力弱者。】

這個道理完全是存在的,其實我覺著這話就瞎掰,說人鄧先生瞎掰。鄧先生脫離了他的群體,我看過他的其它內容,他脫離了這個群體。他脫離了這個中共體制,他現在還在北京,那你說他是不是弱者?我以為在一定程度上,他是弱者。在另外一個角度他是強者。他的強者,他敢向這個政權敢向這個體制說不。他是獨立學者。他的弱者,弱者的本身他一定遭遇了某種原因從而被這個社會淘汰,被中共的體制淘汰。你說他是弱者?你說他是強者?

李克強是弱者還是強者?王岐山是弱者還是強者?這是這個制度,人人都是弱者。習近平在陜西梁家河,他是弱者還是強者?梁家河是他跑去的,他連自己的爹都見不著,他知道自己的爹隨時會死的,因為他也隨時會死的,所以他逃難逃到梁家河。今天成為了輝煌。那他是弱者,你是強者?哪能這么說啊。這是這個制度的罪惡。然后今天,陜西的書記帶著他的人學習梁家河精神,那是習近平差點被打死啊。這就是滅絕人性。

習近平當年逃難,他的形象成為今天的強者,他的存在就造成了陜西省委書記變成了弱者。而他當時卻是弱者。

還強者弱者,沒跟你說嘛,跟共產黨談政治,那就是瞎說了。

【但從社會的角度看,他們這種針對弱勢平民的瘋狂的發泄和報復行為,是一種典型的互害模式。】

那是沒錯的。剛才我們說的梁家河這就是互害。這個制度先害了習近平,今天他上去了,他就開始害這個制度下的所有的人。他自然就會害他,那些人那么干就在害自己。

【對我們來說,需要反思的是,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何以此類行為比以前反而更多?中國社會到底出了什么問題?】

它經濟的發展就是造成了絕對的傷害,因為經濟的發展在正常的社會中,它是靈魂存在的。在中國的社會中,經濟的發展只有利益的存在。只有貪字的大小,誰跟貪有夠啊?所以就出事了。

【一些人可能不喜歡這么假設,他們會拿美國的例子做反駁,美國近年來槍擊案也很多,是不是美國的社會也出了問題。其實中國和美國沒有可比性,美國是個持槍自由的國家,而中國,差不多是除朝鮮外社會管制最嚴重的國家,刀具在中國是受到嚴格管控的。】

一個政治學者都明白,你有槍嗎?那不是瞎掰嗎?

【中國社會的問題幾乎表現在各個領域和各個方面,不客氣地講,中國就是個社會治理失敗的國家。】

它不是國家,它是政權。

【社會治理的失范和失序到處可見,觸目驚心。其中最讓人憂心的,一是個體的自由受到嚴格約束和禁止,二是群體自治被取締,在這種情形下,當幾乎所有的公共產品都由政府來提供和分配,社會就會發生爭奪公共產品和資源的戰爭,難有基本的公正可言。】

人家說的這是對的。一切都是被國家,所以國家主權至上。而擁有權力的人就有權分配公共資源。無毛印鈔,權力在習近平手里,他就成為了帝王,至高無上。

所以這個社會是個崩潰的。

【因為在政府能夠決定一個社會從思想到物質分配的幾乎各個方面,甚至連私人事務也干預時,社會就存在著嚴格的等級制,這就使資源的分配不可能公平,特權階層總是分得最多最好。】

那是肯定的,貪字為先嘛,就自然出現這種場面。我覺著這是很正常的,非常正常。而他只是談到社會的間架結構,也就是說政治學者觸及不到,中共把人定格在高級動物時,它就出現了今天的場面。

任何一個人,都有強奸的心理,當貪的時候,他是否敢付諸于行為,那是另外一回事。他的強奸的行為就是要得到本不該屬于他的,但是被他看上的東西。當他太想拿拿不到的時候,就找代替品。

所以是生命認識的本身出了問題,而這個社會,只不過在助長著人,就象進賭場一樣,你不想賭很難。進窯子你不想嫖很難。他就這么回事。那是生命的自然屬性。

【上述情況被固化,資源爭奪的失敗者無法從社會分配中改善自身、家庭及后代處境,其遭受的狀況甚至不能獲得政府哪怕是言語的「安慰」,那么,他們中的多數就會把自身處境之「惡」運歸咎于社會,是社會害了自己。】

那他自然就尋求報復,那是肯定的。那是這個社會害了他自己。而這個社會的本身不是人的社會,所以政治學者只停在社會上,他就沒想到誰創造這樣的社會。一個家庭也是男女結合創造了一個家庭,這個家庭會是什么樣,將直接取決于父母本身的男女本身的生命質量的認識。

同樣一個家,會裝修得不一樣,同樣一個家,很多家里頭會住得比豬窩還豬窩。為什么?有人說他上輩子是豬。真的,可能是。他就這么住著舒服。

【弱者對弱者的報復,表面上看,是偶然和隨機事件,但剖析其成因,會發現它是一個政治和社會問題。】

不是,是生命的問題。在正常,在其它社會中,是社會和經濟問題,在中國社會中,是生命認識的問題。

當人們扼殺掉自己靈魂存在的時候,我剛才說了,無論男女,都有強奸的心態。強奸的概念就是要得到他想得到的。屬于不屬于他問題不大。問題在于我今天想拿到。所以這是中共體制中真正摧毀人生命本來的東西。而中共在摧毀人之后營造了今天的社會。所以它叫政權。你買的房子租了70年,老百姓那不叫公民,叫居民。它自己都知道這是一個隨時崩潰的。它走了一個過場。它不是一個永久的生命。

你拿著身份證叫居民證,你買的房子叫70年使用期。這個國家不叫國家,叫政治,黨領導一切,你在政治層面都講出它的理由,你在利益層面都講出它的理由,但它的任何一個理由告訴你一個真實,它是個過客。它不是這個地球上本該存在的國家。它在生命屬性上講得非常清楚,非常嚴謹。連今天當權者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它能夠講出的理由一定是利益上的理由,而這利益上的理由匯總在一起,揭示了中共生命的真相。

還萬歲呢,歲你個大頭鬼啊。

【事情發生后,輿論追逐新的熱點,沒有多少人會去真正關注受損者的心靈,但對受損者而言,這種事總是易被傳染的,具有一種潛移默化的「學習」效應,故可見,中國社會將繼續在他害和互害中匍匐行進,下一次出現濫殺無辜,一點也不要奇怪。】

只要中共在,就是這么回事。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