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美國對中共政策全面改變 兩黨一夜之間風向轉

2018-06-09|来源: 希望之声

有人說中國留學生成為中美貿易戰的犧牲品,這句話是不對的。確實,如果這個政策真的實施的話,確實有很多冤枉的中國留學生,但是是誰把中國學生、學者變成這個犧牲品的呢?不是美國,而是中共,這個和貿易戰沒有關系。目前在我們看來,中共的整個這種敵對政策不可能改變,利用華人的政策不可能改變,所以中共只能被拋棄,如果中國不擺脫中共的話,這個問題無解。

(按語: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臺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美國最近出臺了一系列和中國相關的新政策,一是在商務部長羅斯訪問中國大陸前夕,突然出重拳,宣布對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收25%的關稅;另外又限制高科技中國留學生的學生簽證期限;第三,對川普總統放中興一條生路的做法,大家也批評。種種跡象就表明美國朝野對中共的態度有了徹底的變化,中國第二經濟體的吸引力不復存在,我們今天就聽一聽橫河先生如何解讀這種變化。

那么在節目的過程中,歡迎您參加討論或者發表您的看法,您可以撥打我們的大陸熱線電話950-405-20100,或者通過Skype及電子郵箱和我們溝通,我們的Skype賬號是hhpl,我們的電子郵箱是hhplsoh@gmail.com。

橫河先生,我們知道5月31日,就是剛剛過去的前幾天,美國國防部宣布把太平洋司令部改名為印太司令部,外界普遍解讀這是美國為了平衡中共在亞太地區影響力而做出的改動。那其實我們知道這次改名,它不會導致美軍兵力的變動,或者是重新劃分印太司令部的責任范圍,那為什么大家會這么敏感呢?

橫河:因為這件事情確實是針對中共西進印度洋戰略的一個對應措施。美國太平洋司令部他其實已經包括了印度洋,所以不會有實質的變動,但是這個名稱的變動反映了美國對這個地區關注的實際情況。

首先是對“一帶一路”的擔憂,因為這是“一帶一路”的南線,我們知道“一帶一路”是南北兩條線,2017年的時候,中共建立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這就在東臨印度洋的吉布提(Djibouti),非洲國家,而且中共現在對這條線的國家和地區正在大量的輸出資金、人員,還有項目,甚至包括輸出“中國模式”。

這個顯然是中共正在試圖建立一個和西方已有的體系相對立的另外一個獨立體系,不管用什么稱呼,就你怎么叫它,它性質是這樣的。所以你看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在宣布司令部改名的時候的講話,他就明確表明了美國的態度。我覺得這里頭有兩句話最重要,一句話講的是“印太地區有很多帶,也有很多路”,這個明顯的就是針對“一帶一路”的,因為美國人自己是不談帶和路的,而這個“一帶一路”僅僅代表了中共的利益。

這個地區、還有通過這個地區的很多國家,你看印度洋它是一個通航的地方,所以很多不是這個地區的國家,他在這個地區也有利益,這就是馬蒂斯說“很多帶、很多路”的意思。美國海軍在那里的作用,他就是維護很多國家的利益,他不是僅僅維護本國的利益的。

第二句話就很值得注意的就是,他說:“美國將繼續致力維持印太地區穩定,推廣以自由、開放為本的國際秩序規則”。所以說他是因為這個地區的穩定受到了威脅,美國才要去維護這個地區的穩定。

那么是誰在威脅這個地區的穩定呢?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上將在卸任儀式上就說了這么一段話:“中國是最大的長遠安全挑戰,如果沒有美國及其盟友和伙伴的集中努力和互動,中國將實現它在亞洲的霸權”。所以這個從軍方的態度來看的話,是非常明確的。

主持人:那針對哈里斯上將的這句話,哈里斯上將指責中共在亞洲稱霸,但是中共的外交部發言人她聲稱是說中國永遠不稱霸,但是她那個話里暗指美國有稱霸之心。我們怎么判段一個國家是不是要稱霸?

橫河:我覺得最簡單的判斷標準就是看這個國家是否對其他的國家公平對待,是否是以不正當的謀求自己國家的利益去傷害別國利益,這個就是一個標準。我們可以看一下在印太地區,以及在全球其它的任何地區,美國情況怎么樣。美國他不謀求傷害他國利益,自己得利益,這個在歷史上就從來沒有過。美國從120年前走出孤立主義成為世界強國以后,他其實就一直提倡著自由開放的原則。1899年的時候,在對華政策提出來的就是門戶開放、機會均等。

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后,成為超級大國,美國已經有了這個力量了,全球也就接受了這個自由貿易的原則,而美國是這個原則的維護者。就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其實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后,美國所擔任的一個職位就是世界警察。但是我們要知道這個不是霸權,不是中共警察的涵義,因為中共警察欺負老百姓,如果是一個國家的話,那就叫霸權;而美國的這個世界警察他沒有這種恃強凌弱的涵義,他是保護弱小和正義的,他打擊的是霸道和破壞規則者。

所以不是說世界警察就是霸道,不是這個意思,警察就是維持秩序,維持什么秩序呢?就是對大多數國家都公平的,而且大多數國家都主動接受了的這種原則,那就叫規則。

我們以清朝晚期一些不平等條約為例,你像俄國和日本對中國領土的占領,這就屬于霸權。美國提出門戶開放政策以后,實際上避免了中國被列強瓜分,這個實際上是幫助了中國,而當時中國是沒有力量去跟列強打的,所以這個就不屬于霸權。

那再比如說南海爭端,在南海爭端當中,美國自己沒有直接的利益,因為他不是南海那些領海、領土權爭端的任何一方,他對那個地方也沒有領土訴求,這就沒有霸權的動機。

第二個,他沒有對任何一方的領土訴求進行評論或者介入,他沒有說這個島應該歸哪個國家,那個島應該歸哪個國家,他從來沒說過。第三個就是,美國他要維護的是什么呢?他維護的是國際自由航行權。

中方當然提出來了很多歷史的原因,但是你要知道在那個地區的其他所有國家都有很多理由,包括歷史和法律上的。中方為什么會引起周圍國家感覺到它有霸權呢?是因為它在那里造島,還有島礁軍事化,這個造成別人感覺到它霸權;而周邊沒有一個國家感覺到美國在那里巡航的霸權的,這就是為什么這些國家都選擇了靠攏美國來尋求公正和保護。

這里不牽涉主權問題,我們僅僅談霸權,我們不去講這個島應該歸誰,其實不牽涉這個問題。

至于說外交部發言人說中國永遠不稱霸這個說法,那中共說的沒有一句話是真的,那個不能當真的。你比如說就這個臺灣的稱呼問題,它欺負這些酒店、航空公司,這就是霸道,沒有什么其它原因,這么多年都一直這么過來的,這也不代表人家支持什么臺灣獨立,也不代表別人反對一中政策,那僅僅就是一個習慣的用法而已,這種就叫霸道。

主持人:那么除了這個印太司令部改名以外,我們還看到最近有很多跟中國相關的政策都發生了變化,比如說是對中國留學生的簽證,有一些部分專業的簽證就從5年變成了1年,那這又是為什么呢?

橫河:我想首先這只是宣布了一個政策,就這個政策會發生變化,但事實上在這之前很多情況都是這樣的,就是說它就是1年簽證,這個情況并不是說從這個政策開始的,這只是宣布一下,表明政策有變化,但事實上原來很多就這么做的。

這個主要是針對“中國制造2025”的,是一些和美國國家安全有關的高技術領域這么做,并不是說所有的領域。那么為什么要這么做呢?首先在這些領域里面,中共用不正當的手段竊取美國的知識產權,而且長期如此,已經嚴重危害到美國國家安全了。

第二就是中國的高技術發展它從來并不是正常的發展和競爭,而是用一切非法手段,包括直接偷竊和網絡駭客盜竊等等,就最近這方面美國披露的案例越來越多,就是說事實上它有不正當的盜竊手段。

第三是除了非法手段以外,它還大量使用不正當的所謂合法手段,比如說強迫在中國經營的美國公司向中共轉移知識產權。第四就是美國實際上要阻止的是什么呢?就是這種類型的“中國制造2025”,如果是正常的自己的研發,美國既沒有理由也沒有能力阻止。記得老毛的時候搞閉關鎖國就說,封鎖個10年8年中國什么都有了。就是說如果你不去偷別人的,不去搶別人的,你怎么發展他也拿你沒辦法嘛。

最后就要講到中國留學生了,就是為什么是中國留學生才有這個問題,別的留學生沒有問題?那就要看中國留學生跟別的國家留學生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從留學生角度來看的話,我沒有發現有什么特別的不同,就是你熱愛自己出生的國家,這是人之常情。但是中國留學生的特點就是曾經長期被黨文化洗腦。

不過這個其實也沒什么,因為如果沒有中共試圖控制留學生的話,那么這些留學生一旦接觸到正常社會,發生改變也不是那么難。那清朝的時候,那些留學生他一個人跑到這里,政府也不管他,他在這個地方,就住在美國人家里面,整個一個大學城就他一個中國人,他也沒有跟美國發生什么沖突的問題嘛,利益沖突的問題嘛。

但是中共不一樣,它弄了一個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所有有中國留學生的地方都有。用這個聯合會來監視每一個留學生,這個就使得這些留學生,他通過接觸自由社會、自由信息以后想改變都很難,因為有人在監視著他,而且還在不斷的繼續給他洗腦。

所以最大的問題不是中國留學生跟別的留學生不一樣,而是中共的表現和其他的國家不一樣,就是中共的意識形態和普世價值對立,而且是敵對的,就使得一些不能把中共和中國分開的人,他一談到愛國就潛意識的把自己當成中共的代言人,把美國和世界看成敵人,這種人不多,很少,但是他影響很大。

另一個問題就是中共對海外華人肆無忌憚的當作工具來使用,這個是任何其他國家的政府都不做的事情,就是說刺探情報、偷取機密和技術、打擊異己等等,都是中共用海外中國人、海外華人來做的,是中共在逼著這些人和普世價值對立。

你想一想,如果現在中國不是中共這個政權,因為中共是把美國視為首要敵人的,如果不是這個政權在統治,而是和世界同樣價值觀的中華民國在統治的話,那么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嗎?會有這樣針對這一國的留學生進行制裁的嗎?

有人說中國留學生成為中美貿易戰的犧牲品,這句話是不對的。確實,如果這個政策真的實施的話,確實有很多冤枉的中國留學生,但是是誰把中國學生、學者變成這個犧牲品的呢?不是美國,而是中共,這個和貿易戰沒有關系。目前在我們看來,中共的整個這種敵對政策不可能改變,利用華人的政策不可能改變,所以中共只能被拋棄,如果中國不擺脫中共的話,這個問題無解。

主持人:好,那么我們現在有一個聽眾在網上提了一個問題,他說世界上的一些國家的人權問題經常被制裁,比如說伊朗啊、朝鮮啊,那他想問的問題是說,中國的人權問題更大更嚴重,為什么中共發展這么大、發展這么久,而沒有被制裁,讓它越來越囂張?

橫河:這個問題其實有幾個,一個就是中國的生產能力比較強,而且中共特別愿意肆無忌憚的來破壞人權和破壞自己的環境、破壞自己的資源,來為自己的集團謀利益,所以對于國際財團來說的話,從利益角度出發,和中共勾結來剝削中國民眾,這是一個常態的做法。

另外一個就政界長期以來對中共實行綏靖政策,其實這個跟財團有關系,也跟誤解有關系,就對中共的誤讀有關系。因為中共對外,雖然它對內宣稱和世界普世價值對立,但它對外其實是裝作了一副已經改變了的樣子,所以很多人是誤讀了的。

而且它的手段、它的欺騙性比伊朗、北朝鮮要強得多,伊朗、北朝鮮其實更有點像早期的蘇聯,就是他跟你硬碰硬的拼,他內部是什么,他對外表現也一樣;但中共它完全是不一樣的表現,就是多種因素決定的吧。

主持人:但是我們看到,您剛才講到財團問題,但我們看到這個在川普總統他打算放中興一馬的時候,雖然中興是為此要付出非常沉重的代價,但是美國朝野仍然對川普不滿,我想這個里面也包括那些財團吧。那么兩黨和參眾兩院一致就通過了修正案,對川普總統的這個中興的政策加以限制,好像是一夜之間這個風向就變了。

橫河:對,是一夜之間,但是它是長期積累的結果。我們看到當川普總統開始改變多年的對外政策,包括對華政策的時候,他受到了很多批評,就別人覺得不應該這樣子對華政策改變。

但是從國會到媒體很快就發生了變化,其實不僅在中興問題上,就現在國會兩黨都開始有人批評說,川普總統對華的貿易不夠強硬,就原來說你太強硬了,回過頭就說不夠強硬。

為什么呢?就是說一開始的時候,我看到對川普總統政策改變的批評,至少有一部分是情緒上的。就是說還不能夠接受川普總統當選的事實,實際上真正和中美貿易不平衡、不平等沒有關系,但是一旦中美貿易的很多232條款、301條款調查結果出來以后,那制裁就是有理有據的,所以這個時候理性就占了上風,至少有一部分人是這樣。

再說,這本來就是很多年沒有解決的大問題,其實很多財團在中國做生意做久了以后,真正了解中共了,自己也受到了中共的這一套把戲了,吃了虧了,其實也開始明白過來了,也就是說現在在美國政界替中共去做說客的財團越來越少了。

其實美國各界明白這個的很多,并不少,就是一直沒有一個強勢的領導敢去動一動。這個不是一夜之間風向轉了,從川普參選到當選,反映的其實就是美國民意和政界的意識的變化,而國會是民選代表,而且是民意代表,這個整個過程和轉向是長期問題積累到非解決不可的時候的一個必然結果。

主持人:那我們知道從卡特總統、克林頓、小布什、奧巴馬,一直都是綏靖政策當道的,而且民主黨和共和黨在川普總統當選或者競選這個過程中,他們這個分歧也是非常非常的大,為什么現在兩黨對中共問題上會如此的統一,而且是如此統一的強硬?

橫河:這是一個認識的過程,主要開始的時候是對中共的本質認識不清楚,就是說他們曾經很長的時間把中共政權當作一個普通的獨裁政權來對待,那么這個普通的獨裁政權在發展過程當中它有一個特點,就是中產階級,當這個人均收入達到一定程度,中產階級占統治地位的時候,就人數上占到統治地位的時候,經濟實力上占到統治地位的時候,它就會發生改變,政治就會改變。

所以美國政界長期有個認識,以為中國會跟亞洲四小龍一樣,就是說會出現相應的政治變革,最終走向民主自由的政體。我們可以看到無論是在克林頓時期把這個最惠國待遇和人權脫勾,以重點發展中國的經濟為主、還是后來把中共拉入世貿,都是這種思維方式的一種體現,當然也有財團的經濟利益啦,還有就是政客個人的利益和他的世界觀。但是從一個國家的政策來看的話,整體誤讀中共的因素很大。

但是現在我覺得美國之所以強大,一個是價值觀,包括對神的信仰,一個是他的制度能夠糾錯,再說美國能成為世界警察,他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的,不是你想當就能當的。美國從一個世界上最保守孤立的國家,因為他地域上兩邊是大洋,所以他關起門來搞建設也能過得很好的,怎么樣這個國家從一個基督徒逃避宗教迫害建立的殖民地,一步一步的、不自覺的、甚至是抵抗的、不愿意的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超級大國?這個實際上是神的旨意。

從這個國家民眾和政治家的意愿來說,沒有這個意愿的,如果大家研究過美國的歷史和他的孤立主義,長期的孤立主義的話就會知道。美國現在終于整體上認識到中共對美國價值、對美國利益的危害了,這是一個過程,同時也是未來的一個趨勢。

主持人:您覺得這些變化是不是跟中共動用各種隱密的手段擴展海外影響力有關呢?我們最近是看到有很多這方面的報導,或者調查報告被披露出來,比如5月30日有一份2018年度威脅報告,它披露了中共在全球的經濟和軍事的擴張。5月29日,澳洲有一份秘密報告揭示了中國如何試圖影響該國所有階層的政治。4月23日,彭博社發表了一篇說,中國如何用錢打通歐洲的調查文章。

我們看到西方國家對這些東西非常反彈,就是最近的時期,不光是美國,澳大利亞、歐盟也都是這種勢頭。

橫河:這個跟中共擴展海外勢力是有一定的關系,但是這不是一個單一的因素,它是多種因素綜合的影響結果。中共其實一直就有對外擴張和霸權的因素,這個因素是來自中共的本質,它的性質最根本的地方有這個因素在,就是來自馬列主義摧毀舊世界以致摧毀人類的教義。

在60年代、70年代的時候,它有對東南亞輸出革命的歷史。即使在鄧小平在講韜光養晦的時期,其實它對美國的滲透也從來沒有停止過;現在放棄了韜光養晦,那就更直接了當了。所以美國才發現,突然發現中共的海外影響力已經是尾大不掉了,在表現上中共更無理,這個是喚醒西方世界的一個重要原因。

在法律上我們看到,舉些例子,中共要求中國的駐外機構遵守中國的法律,但是卻公然違反所在國的法律,這種事情很多見。你比如說以孔子學院為例,孔子學院把不能招收法輪功學員作為教師或者員工的規定,堂而皇之的寫在它的章程上。你要知道孔子學院不僅在中國招,而且也在所在國招收教師和工作人員的,也就是它強制性的把中國的一些規定放到海外去,這本來不是中國法律的管轄范圍,其實這連中國法律都不是,因為迫害法輪功不在中國的法律范圍之內,這是一場政治迫害運動,但我們今天不提了,這個規定一個是符合中共的意愿,還不是中國法律;第二個是明顯違反所在國的這些反歧視的法律,這就是一種暴力手段,這種手段一旦被發現以后,那些國家馬上就警惕起來。

在學術干預上,像最近一個例子,《外交政策》雜志的一個記者,她是專門研究中共對外滲透的,對美國滲透的,她參加一所美國大學的孔子學院的活動演講,人家請他去演講。結果去了以后才發現,那邊公布的她自己的履歷表,她本人的履歷表上她有一段臺灣的經歷,這段經歷被刪除了,而且公開就說是中方校長要求刪除的。這是美國大學的活動,中共這種對學術的干預已經是赤裸裸的了。

華府智庫舉辦一個關于中共統戰的論壇,結果被參議員魯比奧發現,來報告的人之一就是中共的統戰系統人員,這種例子多的不得了!

另外一個,中興公司最近不是很熱鬧嗎?中興它是通訊設備生產公司,但是現在披露出來它有刺探情報的性質,它的產品已經滲透到美國的軍事基地,美國不得不設法立法來阻止中興、華為還有其它的一些中國的通訊產品對美國政府采購,這是新的馬上就要立法的一個法案里的,美國就禁止政府來采購,禁止在美國的某些政府部門和軍事基地使用。

這種方面中共它是長期規劃、步步扎營、穩步推進,幾十年如此。其他的國家都是以個體、組織、公司的身份來對抗這么一個龐大的中共的整體規劃,這是很難抵擋的。一直到現在,美國和一些西方國家才開始蘇醒,有些還沒有醒過來,所以說要對抗中共的滲透擴張的話,還有很艱鉅的工作,好在大家已經開始認識到了。

中共它一直宣傳說,“美帝亡我之心不死”,這是在國內宣傳,而且它要抵制西方思想等等,這個就是屬于軟實力和銳實力的區別了。美國其實從來也沒有亡誰之心,美國的影響力是自然的,它是思想、制度、價值觀的一個標竿作用,我做得好,你們自己來學,你們主動來學。當中國民眾喜歡他的思想制度的時候,他愿意的時候,這個就是軟實力的影響力了,就是他自己做的好來吸引別人。中共不是在1945年的時候也這樣吹捧過美國式的民主自由嗎?

而中共是用金錢、用利益、威脅利誘等等不正當的手法來強制別人接受,因為它本身的制度、它的思想沒有任何的吸引力;相反,它是被世界大多數國家和人民當作洪水猛獸的,所以這個叫做銳實力,強迫別人接受。這一比較就知道,中共實際上沒有什么影響力的。

主持人:我們現在又有一位聽眾提問,他的問題是說:“從您的分析角度來看,現在美國川普總統上臺后,到現在形勢的變化,到世界上其他國家開始認識到中共的威脅,并且開始采取措施了,是不是今后對中共的形勢會有一些變化?”看您能不能用1分鐘時間回應一下?

橫河:對,這個情況是這樣的,中共不會,因為它自己有自己的利益,它有自己的性質,所以它不會受外界的壓力來改變,但是這種外界的要求它遵守國際規則的壓力,會實質上觸動到中共的利益,因為中共的這種規則是獨特的和別人抗拒的。

當強制性的要求它遵守規則的時候,如果它不遵守,那么它的經濟會受到打擊,經濟受到打擊就會對它的合法性形成挑戰,最終影響到它的應該是中國國內的因素。但不管怎么說的話,外界是有一定的影響力的,所以對中共來說的話,未來的日子會不好過。

圖源:AP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