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11.5萬燭光悼六四 11次高喊「結束一黨專政」 

2018-06-04|来源: 眾新聞|标签:燭光悼六四 結束一黨專政 

六四29周年,支聯會晚上8時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燭光晚會,悼念八九六四死難者,支聯會宣布有11.5萬人參加,警方稱高峰期有1.7萬人。大會今年口號為:「悼六四!抗威權!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臺上直幡掛著「悼六四,抗威權」六個黑底白字,但早前引起爭議的「結束一黨專政」,卻不見掛在大臺上,但維園旁邊的橫額則見寫有「結束一黨專政」。

去年六四晚會臺上掛著「結束專政」的標語,但今年卻消失。集會後,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被問到原因時說,他們沒有不敢叫的口號,大會已說了很多次全組口號,當中包括「結束一黨專政」。今年的主題口號「悼六四,抗威權」於幾個月前定好,主要是想吸引年輕人注意,「現時很多年輕人也說抗威權,我們只是用他們的字眼,希望吸引他們」,他強調支聯會的五大綱領不會改變。

今晚集會開始後,臺上主持人帶領全場總共喊了11次「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包括在唱出《自由花》前,樂隊主音高叫兩次「結束一黨專政」;唱出《民主會戰勝歸來》前,樂隊主音也高叫一次「結束一黨專政」。

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讀出大會宣言,主題圍繞「結束一黨專政」,當中提及:「一黨專政一日存在,中國也不會有真正的民主,香港也不會有真正的自由。」、「中國是共產黨的天下,共產政權就是要千秋萬代。」但她認為反抗並非不可能,「結束一黨專政」不只是口號,是對已過世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承諾,因這個訴求十年前已出現在《零八憲章》。「今日大家敢於來到這裏,舉起燭光,記住那些被一黨專政壓制的人— 感謝大家的勇氣。」

今晚其中一個環節是與青年對談,由中大社會學系副教授陳健民主持,與左翼21的謝浚賢及浸大社關的黃雅文對談。陳健民痛心大學學生會漸漸不出席六四悼念晚會。他表示,有年輕人質疑平反六四不是香港人的責任,他認為這是基於本土意識近年出現,本土派認為參與六四晚會會加強中國人身分,不利建立香港民族。但陳健民表示,我們先要「做一個人」,守著基本底線,要堅守基本的人類價值。他更呼籲集會人士向身邊的年輕人鼓掌,多謝他們傳承真相。

謝浚賢認為,「建設民主中國」與「建設民主香港」並無違背,反而沒有民主中國,就不會有民主香港。他舉出蘇格蘭及加泰隆尼亞爭取獨立的例子,指沒有民主英國,就不會有蘇格蘭;沒有民主的西班牙,也不會有加泰隆尼亞。他表示,課堂上很少提及六四事件,他之所以知道六四,是因為每年很多香港人參與六四晚會。至於是否行禮如儀則視乎心態,儀式對社運作用很大,例如2009年的反高鐵苦行。他認為,是記憶與遺忘的抗爭。

三人又談及身分認同與參與六四晚會的關係,黃雅文認為自己是香港人,但中共控制香港政治,例如DQ議員事件,所以若是有心爭取香港民主,也應關心建設民主中國。她指,從來爭取人權、民主,並不是因為身分認同而爭取,除了今晚六四晚會,其餘364日也要記住六四死難者爭取民主、自由的精神。

晚會正式開始前,大會唱著《民主會戰勝歸來》、《自由花》、《為自由》等歌曲,螢幕上顯示不同內地民運人士的名字。由於今日下了幾場雨,地面濕滑,出席晚會人士很多都自備膠袋、報紙當作坐墊。集會開始前一刻,大會將所有燈光熄滅,全場燃點起燭光,照亮我城。

集會開始時,先由支聯會常委及青年代表向民主烈士紀念碑獻花,並燃點火炬。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致悼詞時表示,現時內地的貪腐被盛世粉飾的假象遮掩,認為殘暴不仁的政權必定覆亡,不能千秋永續。今夜不只是悼念,更是精神傳承。

結束前,支聯會秘書李卓人表示,希望明年六四30周年前會有永久紀念館,呼籲集會人士捐款。大會亦呼籲市民參與義工及加入青年組,並呼籲大家出席6月6日悼念李旺陽、7月13日悼念劉曉波的活動。

歷年六四維園燭光晚會出席人數

年份 支聯會公布人數(萬) 警方公布人數(萬)
1990 15 8
1991 10 6
1992 8 2.8
1993 4 1.2
1994 4 1.2
1995 3.5 1.6
1996 4.5 1.6
1997 5.5 沒有公布
1998 4 1.6
1999 7 沒有公布
2000 4.5 沒有公布
2001 4.8 沒有公布
2002 4.5 沒有公布
2003 5 沒有公布
2004 8.2 4.8
2005 4.5 2.2
2006 4.4 1.9
2007 5.5 2.7
2008 4.8 1.8
2009 15 6.28
2010 15 11.3
2011 15 7.7
2012 18 8.5
2013 15 5.4
2014 18 9.95
2015 13.5 4.66
2016 12.5 2.18
2017 11 1.8
2018 11.5 1.7

天氣時晴時雨,但有人早於下午4時已到達維園,等待晚會8時開始。有人29年以來,從未缺席。

71歲的黃偉雄是退休政府測量師,亦是公務員聯合會的前主席,29年來的6月4日,只要他在港,都會出席支聯會六四晚會。八九民運時,作為工會主席的黃偉雄,與支聯會一同舉辦示威、遊行、集會。

黃偉雄提起六四,事隔29年仍感到痛心及震撼:「嘩,為何爭取民主會被人打死呢?我自己也積極參與香港的民主運動,會否將來也被人打死呢?」他憶述當時人人全情投入關注八九民運,看著天安門廣場發生的事,直至坦克車入城鎮壓。當時只要有人號召集會支持北京學生就一呼百應,「閒閒哋都十萬八萬人出席」,甚至有過百萬人上街,全香港人都支持北京學生爭取民主。

黃偉雄今日與其他一同參與集會的朋友,在WhatsApp談及年輕人認為晚會行禮如儀、過時的說法。他跟朋友說:「每年清明、重陽,我們不是都如往年般,拜祭先人,感謝他們的養育之恩嗎?儀式可會老套?」他認為晚會的最大作用是集合多人的力量,令中共忌憚,這是有用的,「若果只有100人出來,他(中共)也不用看你啦!中國共產黨愈緊張(有人平反六四),我們愈要做,這對共產黨來說好像有東西在背脊「篤住」,令他們不舒服,這個反應正是我們想要的,香港人令到他(中共)「周身唔聚財」。他認為長遠來說,晚會有力量令政權改變。

69歲的鄭先生,每年六四晚會均與太太一同出席,同樣來足29年。鄭先生約於下午4時便到達,希望準備好自己心情,靜下來,悼念死難者。他表示,來六四晚會不是為了個人情感,而是為民族及國家,認為平反六四是糾正錯誤,因當時學生追求自由民主是合理訴求,卻受共產黨殘酷對待,「現在我身處香港,一個還是相對自由的地方,若我也不出來集會,不公開反抗,便無法令全世界看到六四的真相、共產黨的醜惡。」

不願上鏡的鄭先生憶述,八九六四發生時全港震動:「當時中國走向開明,改革開放,但竟然用這麼兇殘、殘暴的方法對待自己的人民,對待這些和平抗爭的學生。」他認為學生是中國的精英、社會棟樑,追求民主自由是他們的合理訴求、反映他們對中國未來的盼望,但中共卻以暴力鎮壓,令他很憤怒。

今年很多大學學生會也不出席六四晚會,稱不同意支聯會綱領。鄭先生認為:「現時很多年輕人也說要跟六四切割,但這些大學生不明白,他們現在不爭取中國的民主自由,不重視中國的一黨專政,將來他們就會生活在這個環境。」很多大學學生會指晚會行禮如儀、已無意義,但鄭先生卻認為晚會是個希望,「我們要集合我們的力量,將平反六四的訊息帶到執政當局,愈多人參與,就愈能令他們無法逃避。」鄭先生認為,很多人也堅持了多年出席六四晚會,「有很多不認識的人,但熟悉的面孔。」他很珍惜這份香港人的團結力量。

圖:支聯會指有11.5萬人出席晚會,警方稱高峰期有1.7萬人。照片來源:楊必興攝影 P H Yang Photography | phyang.org
實習記者曹舒平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