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代表梁天琦大狀求情:上一代貪圖逸樂推卸爭取民主責任 卻認為年輕人「搞亂香港」

2018-05-21|来源: 眾新聞|标签:梁天琦 貪圖逸樂 民主責任 搞亂香港 

2016年大年初二的旺角衝突,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等6人被控暴動罪。陪審團早前裁定梁天琦一項暴動罪成,法官今日聽取求情。

代表梁天琦的大律師蔡維邦慨嘆,他這一輩的人貪圖逸樂、推卸爭取民主的責任,眼看梁天琦等年輕人力爭民主,卻認為他們「搞亂香港」,「其實今時今日喺度發生嘅事,係我嘅generation,包括我在內,製造出嚟。」他説,梁天琦答應港人不會放棄,當他回來之時,將繼續為民主、香港社會的未來捨身打拼。法庭押後至下月11日判刑。

梁天琦早前被裁定一項暴動罪成、一項暴動罪未有裁決、一項煽惑暴動罪不成立。代表他的大律師蔡維邦呈上11封求情信,分別由梁天琦的父親、妹妹、馮敬恩、立法會前議員何秀蘭、吳靄儀等撰寫。

蔡維邦指,梁天琦沒有推卸作為香港市民的責任,改變香港在民主路上大倒退的情況,「佢唔推卸,其實有咩人推卸過?」蔡維邦說,真正推卸責任是他自己那個世代、讀畢大學、有理想的人。他說,90年代初,民主化如天跌下來,他們不用做很多事,直選等民主進程陸續有來。即使1997年後,民主化進程減慢,「呢一輩人做過咩嘢?咩都冇做過」,只留給司徒華、李柱銘等大前輩「do the fight(負責爭取)」,他們則為事業和家庭打拼,成為達官貴人和醫生,貪圖逸樂,「同時唔想後生仔rock our world,搞亂香港」 。他慨嘆「其實今時今日喺度發生嘅事,係我嘅generation,包括我在內,製造出嚟。」

蔡維邦讀出立法會前議員何秀蘭的求情信部分內容。何秀蘭說,她和法官算是香港最幸運的一代,當時只要勤奮工作,基層勞工也可成為小康階層;加上政制逐漸開放,市民相信明天會更好。然而,梁天琦這一代只能透過文獻紀錄,得知香港過往的黃金歲月,現實卻要承受體制的崩壞。蔡維邦希望,法官明白梁天琦一代面對的問題,形容他們不是一般犯罪青年,不是為一己私利,出發點基於熱誠和理想,希望法庭考慮相關背景因素。

蔡維邦又讀出立法會前議員吳靄儀的求情信部分內容。吳靄儀指,她卸任議員後,特別關注年輕一代對香港前途的想法和承擔,形容梁天琦以一名大學生的熱誠投身社會運動,是新一代中最優秀和具潛質的人。她又說,在她30年論政和從政經驗中,像梁天琦一樣,有深度理性分析頭腦,而同時熾熱追求理想公義的年輕人,絕對是極其少見的人才。

蔡維邦說,吳靄儀不用擔心香港民主道路面對的薪火相傳問題,「因為梁天琦坐完監,絕對絕對唔會放棄香港。」他又指,縱使梁天琦要面對數以年計的監禁、自由和黃金歲月的白白流失,「但佢會唔會徹底打低,放棄理想、熾熱赤子之心,係不會?,法官大人。佢應承香港人唔會放棄,佢會企返起身,返嚟,一同為民主、香港社會未來捨身打拼,但當然係非暴力。」

法官彭寳琴一度截停蔡維邦的求情,質疑求情內容是否將使用暴力合理化。蔡維邦否認,指沒有一封求情信贊成使用暴力。

蔡維邦指,涉及梁天琦在砵蘭街的控罪,一項被裁定脫罪,一項未有裁決,希望法庭只考慮梁天琦在亞皆老街的行為判刑,又指他當時沒有預謀犯案。他又指,梁天琦干犯的襲警和暴動罪均在亞皆老街發生,希望法庭判處同期執行。

但彭官質疑梁天琦當日一早在砵蘭街出現,與一名行經亞皆老街、突然參與暴動的人有明顯分別。她又舉例,一名強姦犯,事前得知受害人遭侵犯仍會啞忍,於是利用上述資料強姦受害人,反問假如法庭掌握相關證據,為何不能做出相關考慮,認為可考慮梁天琦犯案前的背景資料,即梁天琦在砵蘭街觀察到的實況。蔡維邦則反駁,觀察不是犯罪元素之一。


圖: 蔡維邦慨嘆,他這一輩的人貪圖逸樂、推卸爭取民主的責任,眼看梁天琦等年輕人力爭民主,卻認為他們「搞亂香港」。資料圖片
記者:戴晴曦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