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羅瑞卿子為何呼吁習近平解體中共

2015-12-07|来源: 看中国

中共建政大將羅瑞卿的兒子羅宇日前在港媒《蘋果日報》發表題為《與習近平老弟商榷》的文章引關注,因為這位具有紅色背景的“紅二代”雖然身在美國,卻對現任中共國家主席隔洋喊話,希望他廢除一黨專政,帶領中國走向民主。

熟悉羅宇的《開放》雜志總編金鐘告訴《看中國》,羅宇對習近平是善意的呼吁。他透露,羅宇在他的書中曾寫過,他支持習近平反政變,因為江曾周薄要殺習近平,習當然要先殺他們。他透露,羅宇在寫這封信之前,曾和他談過他的想法。

12月3日,羅宇在港媒發表的文章指出,習近平能夠成功上位得來不易,是因為他成功粉碎了周(周永康)、薄(薄熙來)政變的陰謀,才能坐上高位。但全黨都腐,無官不貪,習近平真要反腐,唯一的辦法是有序的、逐步令中國走向民主。他還指出步向民主所具備的基本步驟,包括解除報禁、黨禁、司法獨立、軍隊國家化,然后實行民主選舉、政治改革,讓中國走向民主。

現年71歲的羅宇,是中共建政大將羅瑞卿次子,他曾任職中共總參謀部,1988年授大校軍銜。為何具有紅色背景,曾官居顯赫地位的羅宇突然關注中國的民主發展。《開放》雜志金鐘告訴《看中國》記者,相信羅宇是出于善意,希望習近平能帶領中國,在他執政的時候,令中國有變天的機會。

江曾周薄要殺習 習當然要先殺

金鐘透露,前不久,羅宇在香港出版回憶錄《告別總參謀部》,雖然這本書原本是習近平上臺前已經寫好,他建議羅寫一個后記。羅宇在后記中寫道:“我支持習近平反政變,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薄熙來要殺習近平,習呢,當然要先殺它們,現在的問題是粉碎了政變之后,中國向何處去?一個比當年國民黨還腐敗的共產黨,有沒有可能變的清廉?最后他說,唯一的出路是逐步的、有序的民主化。”

他說,羅宇在寫這封信之前,曾和他透露過自己的想法,他自己對羅宇的想法及觀點都表示支持。他認為,現在有不少人都有這個期望,希望習近平透過反貪腐打老虎的運動,建立足夠威望和權力時,可順勢推動政治上的改革,領導中國走向民主。

羅宇言論代表期盼中國民主聲音

金鐘認為,羅宇的言論代表了這部分人的愿望:“當然這部分人在中國大陸有、在海外也有、香港、臺灣都有,這些人我不具體說有多少,但是很多很多。希望中國民主化,中國進步,不但只是經濟繁榮,還要實行民主制度。這才是一個真正的現代化的國家。所以羅宇的思想表達出了我們的愿望。”

羅宇畢竟具“紅二代”背景,為什么還會主動要求習近平解體獨裁的中共政府。金鐘表示,羅宇小時候和前中共領導人林彪的兒子林立果一起玩,一起成長。由于毛澤東為扶持林彪上位,于是就“犧牲了”羅宇的爸爸羅瑞卿,把他打成“反黨分子”被整肅多年,小小年紀的羅宇已經吃盡了苦頭,羅宇因為文革期間他父親被打倒,他也坐了5年牢。但林彪雖能成功上位,最終也落得要逃命的地步。金鐘認為,這一切,都令羅宇對中共的體制有不少的思考和反省。

羅宇不想中國陷入中共的黑窟窿

時事評論員武宜三告訴《看中國》記者,羅宇年少時,爸爸被打成“反黨分子”,被批判、被斗爭,他自己也被打稱“狗崽子”,到“文革結束”后,他才有機會當兵,最后晉升到總參、大校,裝備部部長的位置。羅對“紅二代”炒賣軍火、貪污、謀私看不慣,與賀龍的兒子、鄧小平的女婿發生了矛盾。1989年中共開槍屠殺學生:“想不到共產黨用軍隊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他對這一點非常不滿意,他是屬于比較開明,看不慣共產黨黑暗,才毅然跟共產黨脫離。”

他認為,羅宇給習近平寫的信講的“很在理”,是把西方的社會制度介紹給習近平,還勸他帶領中國走民主憲政路,他才是一個偉大的人物,才能名垂千古。否則,就是沒有完成歷史的任務:“他確實講到了共產黨、一黨專政的弊端,說到中國如果要有前途的話,就必須完成那幾個目標,廢除一黨專政,開放言論、司法獨立,軍隊國家化等,我們中國應該要走這條道路,而不能堅持黨領導軍隊,國家才有可能不出現大亂的局面,不再出現薄熙來和周永康的政變的事。”

他說,羅向習近平喊話,希望習近平聽他的“哥們”的勸告,帶領共產黨走政治改革,“不要在共產黨的專政黑窟窿里面鉆不出來。”

“紅二代”期盼中國走民主路,是不是共產黨的意識形態早就破產,武宜三認為,共產黨現在已經能完全沒有理念、信念:“現在誰還相信毛澤東思想,誰還相信馬列主義,他們現在都是抓權、抓錢、搞女人。”他認為,羅宇之所以有民主思維,也是受西方民主制度薰陶和影響。

羅宇在文中稱呼習近平為“習老弟”,還和他“拉家常”:“你當了最大的官,我仍稱你為老弟,很多人說不合適。我則認為,如果你聽得進去,中國在你的治下還有希望。”

金鐘透露,因為羅宇父親和習近平的父親都是中共的第一代,而且是第一線的領導人,他父親的地位比習近平父親還高,他自己也比習近平大9歲,所以他有資格稱習近平是“小老弟”。他認為,由于羅宇特殊的身份背景,相信他寫給習近平的信,能在社會上起到正面作用,引發人們對中國走向民主道路議題的思考。

另外,羅宇早前在香港出版回憶錄《告別總參謀部》,他在推介中寫道,我對共產黨、共產主義,從擁護到懷疑,到徹底拋棄,用了半生時間。文革之后,我想這架機器是出了問題,但還想把它修好。“六四”之后,我知道根本沒可能修好,只能把它徹底砸爛,我無力砸它,只能逃跑,否則就會被它吞噬。共產黨是架可怕的機器,它無情地吞噬著敵人,也無情的吞噬著自己人。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