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天津重演深圳大爆炸 差點將深圳從地圖上抹去

2015-08-16|来源: 中國觀察

深圳含淚問天津:22年前發生在我那兒的清水河大爆炸,是主管消防安全的公安局副局長王九明利用權力尋租,他親任董事長的深圳市安貿危險品儲運公司公然違反規定儲藏危險品。這一悲慘事故已經作為經典案例,寫入《中國特大事故警示錄》,成為危險化學品經營業的必讀教材,你們為何還走我的老路?

——謹以此文紀念深圳與天津兩次大爆炸中喪生的亡魂

從各種信息來看,8.12天津濱海大爆炸,幾乎是1993年深圳清水河大爆炸的重演,連造成悲劇的主因都一樣:權力尋租庇護之下,企業違規經營危險化學品。

第一聲爆炸的震波傳到了香港。當時我家鄰近文錦渡海關,門框窗框都被震動,嗡嗡聲綿延幾分鐘不絕,大地都在發抖。意識到出大事之後,我曾循著火光立刻趕往現場,但現場已經封鎖,雖是遠觀,但爆炸聲此起彼伏,隨著爆炸聲氣浪翻轉,火球衝天而起,清水河倉庫區後面的青山籠罩於一片濃煙火光之中,警衛人員勸圍觀者立即離開。

事後我們才知道,如果那天颳風,如果那根穿透煤氣儲藏罐外層的鋼筋再深入一點,穿透第二層,深圳特區將從地圖上抹去。

當年深圳清水河爆炸發生在倉庫區,離居民小區較遠,加之搶救時3000武警在烈焰炙烤中築了一條水泥防火帶,及時阻止了爆炸波及到其他危險品儲存庫區,人員傷亡數字雖然遠超官方所公布數量,但還是比天津要少。天津爆炸事件的嚴重性,加上微信時代的傳播效果,造成的社會恐慌及引發的憤怒,均遠遠超過深圳清水河大爆炸。

從種種已經披露的消息來看,這場事故的起因及事後救應,反映出來的問題幾乎與22年前發生的深圳清水河大爆炸基本相似。從1993-2015年這22年間,中國經歷了加入WTO、標誌“和平崛起”的經濟繁榮,以及“世界工廠”的崛起與衰落;世界經歷了1989年後短暫的對華經濟制裁,再到熱情擁抱中國,如今又開始露出冷落苗頭。這22年間,中國出產了上百位億萬富翁,足跡遍布天下。唯一不變的是體制,以及越演越烈的權力尋租。

不可否認,石油重化工業是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的源動力之一。重化工業當中不少是易燃易爆的危險品,生產布點需要經過環境評估;生產經營則需要經過公安局審批。中國的環境評估早就成為腐敗重災區,危險品經營權審批也是尋租重地。目前,中國共有2489個類似的化工項目分布在居民區,相當於2489個定時炸彈。也就是說,中國人已經無處可逃,時刻處於這些“定時炸彈“的威脅之下。

天津濱海大爆炸事件後,最讓人產生疑問的是以下問題:

一、瑞海國際的倉庫選址明顯違規。

2001年國家安監局正式頒布《危險化學品經營企業開業條件和技術要求》,其中明確規定大中型危險化學品倉庫應與周圍公共建築物、交通幹線、工礦企業等至少保持1000米距離。據媒體披露,瑞海國際這塊佔地面積46226平方米的堆場,距離500多米處就是公路主幹道海濱高速、津濱輕軌,600多米處則是萬科海港城3期居民樓。從時間上看,瑞海國際的躍進路堆場改造成危險品堆場,是在2014年,在這之前,周邊的海濱高速路、萬科海港城、津濱輕軌等項目均已竣工。

上述事實,本身就說明瑞海國際的堆場改造工程,從選址所需要的環境評估這第一道程序就在違規操作。據《天津瑞海物流環評文件》顯示,為瑞海公司做環境評估的是天津市環境保護科學研究院。

二、瑞海經營危險化學品業務明顯違規。

瑞海並不在天津市安監局的《危險化學品經營企業名單(2015年)》中,其許可經營原本是“在港區內從事倉儲業務經營(危化品除外)”,工商註冊資料顯示其業務範圍是在港區內從事裝卸、倉儲等工作。央廣網曾採訪瑞海國際一名裝卸工人,坦言自己從未接受過危化品培訓。也就是說,天津港航局為瑞海國際頒發港口經營許可證,讓不具備資格的瑞海國際倉儲危化品,本身就違法。

能夠繞開1000米的安全紅線通過環境評估,能在經營執照允許範圍之外長期違法經營危險品業務,當然是無所不能的權力在起作用。國內媒體稱,工商登記資料顯示,瑞海公司成立於2012年11月28日,註冊於天津自貿區的東疆保稅港區,註冊資金為1億元人民幣,法定代表人名“只峰”;企業類型為有限責任公司(自然人投資或控股);公司共有兩位自然人股東,分別為李亮和舒錚。

國內網路上廣泛流傳,瑞海公司總裁只峰是天津副市長只升華的兒子,實在是中國制度環境下必然產生的懷疑。那篇《媒體追問:天津爆炸的涉事企業到底什麼來頭?》,發出的疑問就是梗在大多數中國人心頭的疑問。

目前只峰真實身份還未揭盅。澎湃新聞發表《只峰是天津原副市長只升華的兒子?只升華同族叔叔稱沒這回事》,援引只副市長的族叔說法,只升華只有一個女兒,沒有兒子。香港《蘋果日報》則從另一位大股東李亮身份入手,在《大爆炸倉庫老闆是李瑞環侄子》一文中,援引“大陸消息”稱,瑞海國際大股東李亮之父李瑞海,是曾主政天津多年的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李瑞環之弟,所以該公司一直得到“方便”,而天津警方亦沒有對此否認。據工商紀錄,李亮還是另一家公司天津山川國際貿易有限公司的執行董事,而其工商登記則是具備儲存危險品的資格。

1993年深圳清水河大爆炸背後被掩藏的真相

1993年深圳清水河大爆炸的罪魁禍首,就是公安局副局長王九明任董事長的深圳市安貿危險品儲運公司。清水河危險品倉庫原本是儲藏干、鮮果品的倉庫,並不適宜堆放易燃易爆的危險品。但據說國安部和外經貿部合辦了這個安貿公司,並聘請深圳市公安局副局長王九明為該公司董事長。王九明主管安全消防與危險品運營業務審批,有這位地頭蛇罩著,所謂安全檢查形同虛設,一座並不合格的干、鮮果品倉庫就成了儲藏危險品的倉庫。爆炸之後,還有更為驚悚的傳說流傳:該倉庫儲藏的其實是國安部準備出口到東南亞以及非洲的武器、炸藥、地雷、彈藥,8月份持續高溫導致這些物品自燃引發了爆炸。

不管哪種傳說是真,王九明利用權力尋租,導致危險品(或軍火)不合格儲存是爆炸元兇,卻是板上釘釘的事實。1993年9月21日,深圳市常務副市長王眾孚在“深圳市安全生產動員大會”上,宣讀國家勞動部《關於“8·5”特大爆炸火災事故調查結論的請示》以及國務院的批示,公示的調查結論是:事故責任涉及深圳市政府、市公安局以及深圳市安貿危險品儲運公司等部門和單位。

權力肆虐之處,必然是真相的湮滅。22年前,王九明帶著的真相隨著他身死而湮沒於煙塵之中,深圳人只知道三位英雄稱號得而復失,得時轟轟烈烈地大規模宣傳,深圳市委宣傳部那“拿著喪事當喜事辦”的勁頭,讓人不得不服;失時只通報了新聞媒體不要再宣傳烈士事跡,卻不說明原因。口耳相傳的小道消息是:兩位公安局副局長辦公室存放的巨款,家屬不敢要,因為面臨說清巨額財產來源的難題;筍田派出所副所長曾志德有兩位“妻子”,其中一位從未現身的“妻子”抱著孩子到政府機構,要求繼承遺產與烈士待遇。

王九明本人死於搶險現場,知曉內情的人士見解一致:幸虧王九明死了,如果不死,可能也得獻出項上人頭。

如今,天津那爆炸物當中有什麼種類,外界同樣不知道。8月14日下午3時許,河北一家化工企業的老闆帶著一群技術人員趕到天津港,找到公安部“812”特別重大火災爆炸事故現場指揮部,稱其公司有700噸氰化鈉在發生爆炸的瑞海國際物流有限公司的倉庫里。但這氰化鈉,並不在天津市政府公布的危險品清單內。當局管控媒體依然如同22年前的深圳市當局,只是現在已經進入互聯網時代,管控失靈,天津大爆炸的真相漸為世人所知。

寫下這篇文章,希望中共當局藉由災難的啟示,尋溯災難之源,停止繼續製造災難。頻頻發生的人禍,絕非興邦之由,每發生一次,滿布創傷的中國社會就被再撕裂一輪。22年前深圳清水河大爆炸未能成為中國危險品行業的鏡鑒,才會有今日天津之痛。正如唐代詩人杜牧在《阿旁宮賦》里所嘆:“嗚呼,滅六國者六國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後人復哀後人也。”

中國政府與其擔心“境外勢力亡我之心不死”,清理整頓NGO,嚴厲管制媒體,不如將人力物力花在清理整頓遍布中國的危險品倉庫。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