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生活】舒國治: 尋找簡單旅館之必要

2015-03-22|来源: 民報

【編按】再撐個十來天,就撐到清明連續假期了。有的朋友可能會選擇這段假期,出去散散心、玩一玩,但要怎麼挑選一個好的、適合的,一打開門,會說:「哇,這就是我一直想住的房間!」這就是學問了。

晃遊派宗師、旅行作家舒國治老師便列了幾項他「一直想住的房間」的條件,提供給各位最近在挑選打尖投宿處時,能夠找到一個能夠真正滌靜身心的房間。

每一個人都需要一個房間,或者說,每個人一直在找尋他的房間。就像小孩在遊戲時隨時都在佈置他的窩一樣。

旅館,便是這種房間的延伸。

好的旅館,人一打開門,會說:「哇,這就是我一直想住的房間!」通常,這種「我一直想住的」或「我始終在找的」旅館,並不意味著那些昂貴的、所謂五星級的、招牌很響亮的、諸多坊間大飯店。因為人們一次又一次的入住進去,卻從來沒聽他們那麼說起。


「一直想住的房間」意味著:
(1)簡單
(2)而又似曾相識
(3)又與你的人相當和諧(有人雖是億萬富翁,卻始終恪守簡單)
(4)不大也不小
(5)設備不至太繁複以致將住客都弄得像鄉巴佬(為了搞清楚浴室熱水怎麼開,你想那有多折騰!)

(一) 簡單-便是一眼望去,所有東西皆很明白、明朗、明確;沒有曲折陰暗的畸角,也沒有你必須低頭去找的各種機關。

哪怕窗簾,也不需長到拖地,厚到像是好萊塢電影裡後面可以藏著一個壞人。

有些旅館便因先天的物件缺陷,像沒有窗戶,於是挖空心思去弄成不簡單。又有的浴室,故意將牆弄成透明,以便和臥室表示連成一氣,更設想臥室於是延伸成更大;但這一類「不簡單」,很少有教人印象深刻的成功案例。

(二) 似曾相識-人看到喜歡的,或習慣的東西,覺得很投緣時,這便是我所謂的「似曾相識」。 這種感覺,設計起來,最難。 且說床腳,你既不能設計成法國凡爾賽宮式的,又不宜設計成乾隆皇帝清宮式的,或許你設計成比民國式的簡樸多個幾股線卻又比Art Deco再簡潔些的那種大家一看皆能接受,又亳不老氣土氣的現代格式。

但最核心的「似曾相識」感,在於「你把你自己家的書房兼臥房空出來給客人住」這種家庭溫馨感。

(三)與你的人和諧-許多傢俱、器物或顏色,常是皇帝用的,如雕龍雕鳯或漆成略紅色 (如大量的用紅木) 等,或這裡吊一盞宮燈,那裡掛一幅壁畫,這諸多例子,便是令你進到古人的世界裡,或博物館的環境裡,也即是,與你的人不和諧。你是什麼風格,便該往在相同的風格裡。

你且去看,坊間的旅館很少有教你心服口服的顏色。顏色,是很難的藝術。有些設計家把清水混凝土的顏色用在室內,予人一種打破傳統家居的感覺,但此種冰冷調、工廠風味與距離感,不見得適合大多數人。 又有的壁紙,它的花色,它的底色,皆需用頗多次的實驗,才能找出恰如其份的調子。

(四)不大也不小-這亦是難點。有些高級大飯店,他想已收了你那麼多的錢,只好儘量給寬大的空間。又因空間既然大了,只好找些家具、器物來填入,以免太空蕩冷清,這等等,弄成這房間根本不好用,也不輕鬆,也不明朗,更不平易近人。這一切,反而教慧眼的生活家一眼瞧出店家之愚昧。

我們說7坪半的房間只算普通大,乃6坪半的房間人在浴室轉身會太拘謹。而12坪的房間如果窗開的位置不巧妙、梳粧臺又太大,再加二張笨拙的easy chair,則整個房間其實也不空寬軒敞。若把床弄得不很大,且矮一些(或天花板本來就高),則7坪的空間不多添家具,其實也很顯空淨好用。所謂不大也不小,是住客他不要的(如梳粧臺、沙發、甚至衣櫥…)你皆不備,而他要的(如小幾、四方平凳、掛衣勾、壁燈、走路的通道…)你皆給他,這便是了。

(五) 設備不可繁複-有些旅館將許多先進的器具與生活品佈滿,好像告訴你「住進這裡,你便提昇了。住過這裡,你回去可以炫耀鄉人了」。這樣的旅館,如其有便利的好工具、好器材、好設備、好家具,老實說不妨將它們全放在樓下的「博物室」,歡迎住客們去小坐、撫看、與休憩使用;擱在房間內,沒啥必要。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