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智林】從于丹看中國的所謂文化

2015-02-24|来源: 民報

于丹在中國央視的「百家論壇」談『論語』和『莊子』(這個節目最先是捧紅了講『品三國』的易中天),收視火紅,被稱之為學術超女,在中國引起了許多正反兩面的評價。趕著這股熱潮,我也找來了她的『《莊子》心得』一讀,我沒有看完,坦白說,我覺得是不忍卒睹。

陳文茜在出版社辦的繁體字版發表會上,曾說于丹把經典變成了心靈雞湯,如今回想起來,她的形容頗為精準,而且,那大概不算是稱讚。

于丹的談法有幾個問題,第一是把莊子庸俗化、窄化了,以她在第三篇談到的「超越」為例,于丹翻來覆去談的都是如何超越名利羈絆,莊子當然是種「超越哲學」,但是那是人探索自身的有限性,不斷突破有限性與無限性之間的屏障,簡單的說,莊子的超越是落在生命哲學的範疇裡的,而于丹談的則是一種社會性的處世之道。名利當然也是生命的侷限之一,將現實種種予以極度抽象化思考的哲學,最終還是要能夠被應用到現實人生,因此在這部份,雖然她的爆紅容易使只靠她來認識莊子的人,誤以為莊子不過爾爾,至少也達到了入門的效果。

第二個問題是我覺得比較嚴重的。表面上看,她是談莊子,書裡處處引的都是莊子,可是這些莊子都被剝離了它原有的脈絡,隨意拿來為她想說的話搖旗助陣!于丹曾引用莊子書中他與惠子的一段故事,說明無用之用。惠子為了諷刺莊子的言論大而無當,告訴莊子他得到了一個葫蘆,這葫蘆太大、皮又薄,什麼用途都沒有,只能打碎。莊子則給惠子講了個故事,故事裡宋人擁有擦了手、冬天在水裡不會龜裂的祖傳秘方,用這秘方世代從事漂洗的工作,後來某人買了這個秘方賣給吳國,讓吳國的兵士們塗了那藥之後可以在冬天打仗,立了大功,於是封官裂土。

這則故事出自逍遙遊,莊子在逍遙遊裡要闡述的是如何到達「與造化者同其消遙」的境界,因此葫蘆和開篇的「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鵬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一樣,都是要以超越人類知識極限的想像,打開我們的胸懷,讓已經很習慣地接受世俗價值觀的我們,能夠心嚮往之,重新獲得新的視野。

于丹怎麼處理這一則故事呢?她緊接著說的是一個兄弟之間分開為生活奮鬥,弟弟後來如何幫助哥哥發現他的土地產黃金的故事。也就是說,她只抓住莊子的故事裡關於有用、無用的說明,闡述了一種類似於商管書籍中常見的成功學的東西。

當莊子被如此使用之後,莊子原有的完整哲學體系就完全瓦解了,變成東一塊、西一塊的人生小語,隨你取用。這也是「心靈雞湯」式的書本的通病,它在你委屈的時候告訴你必須相信自己很棒,又在你可能得意過度時告訴你不可鋒芒畢露,前後不一,隨時調整。

中國這幾年產生了大量的中產階級,於是有了對這種書的需求,臺灣早已進入這個階段許久,這種書已經多得不可勝數了,實在不懂我們引進這種書有什麼用?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