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 提前處死劉漢,又是殺人滅口

2015-02-11|来源: 自由亞洲電臺

中國官方媒體報道,四川商人、漢龍集團董事長劉漢于2月9日被處死,同時處死的,還包括他的弟弟劉維(北京奧運火炬手)及其他三人。這五人,于去年5月被湖北省鹹甯市中級法院判處死刑。

當局對劉漢等人開列的罪名,是涉及黑社會性質的犯罪,包括殺人、敲詐勒索、武器走私,開設賭場等,卻避而不提劉漢與周永康、周濱父子的關系,以及其中的權錢交易與行賄受賄。劉漢是周永康在社會上的黑爪牙,周永康則是劉漢在官場上的黑保護傘。這才是劉漢被拿下的真正原因,事關北京高層權力鬥爭。

與薄熙來等案一樣,將在四川犯案的劉漢兄弟及其同夥拉到湖北鹹甯市,一個與他們作案場地毫不相關、且相距千裏的地方,關押,審判,突顯一個事實:整個中國,都是共産黨的天下,當權者想把他們關到哪裏就關到哪裏,想在哪裏審判就在哪裏審判,想怎樣判決就怎樣判決,絕對地,黨大于法,黨指揮法。劉漢等人,固然罪當處死,但周永康案尚未開庭,就提前處死劉漢等人,令人生疑。

首先,這是一種切割,將劉漢等人的罪行,與周永康切割開來,正如前年,將王立軍、谷開來、重慶四大警官等人的罪行與薄熙來切割開來,方便當局對薄單獨處置,或輕或重,都由中南海說了算,場面上也好看一些。對當政者和受審高官而言,這都是司法中的特權。

其次,提前處死劉漢,爲周永康的判決添加了變數。筆者早前判斷,周永康被判死刑的可能性更大。但如今,劉漢被提前處死,就不排除周被免死的可能性。因爲,關押期間,爲自保,劉漢兄弟一定有大量的“檢舉揭發”,足以讓周永康死一百回。

但劉漢等人被提前處死,就等于殺人滅口。因爲,這樣一來,劉漢等人已不可能充當周案的證人,他們留下的證言證詞,將被當局選擇性采用。劉漢等人因檢舉揭發而“重大立功”,也不算數了。習近平打破了“刑不上常委”的潛規則,但能否打破“死刑不上常委”的潛規則?仍是一個問號。

當然,事情或許還並非這麼簡單。周永康被判死刑的可能性,仍然很大。據不久前曝光的一則內幕消息:去年7月,習近平啓動“三軍四海大演習”,不斷取消北京-上海之間的民用航班,原是爲了攔截外逃的周永康。去年7月29日,當局宣布對周永康立案調查,應是在抓回周之際。筆者當時著文《中國可能發生了某種形式的政變》,分析大軍演不尋常,可能掩蓋著中共內部某種不尋常的動態。如今看來,周永康外逃而遭攔截,至少就是“某種形式的政變”之一。

與此對應的,是去年12月,當局公布周永康六大罪狀,最醒目的一條是泄密罪,罕見地,官媒還大聲斥責他是叛徒。當時,筆者獲得另一則內幕消息:去年4月30日,烏魯木齊火車站發生爆炸,乃是周永康利用其政法系統人脈,向激進維吾爾人士泄密習近平行程,習險遭炸死。有輿論質疑說,那時,周已經失去自由,不可能涉及這一暗殺陰謀。然而,如果周永康去年7月仍嘗試外逃、習近平以大軍演的大動作才將他抓回,那麼,就證明,在去年7月底之前,周永康仍有相當程度的自由活動空間,至多是遭到不太嚴密的軟禁。

在周永康的泄密罪中,只有向激進維吾爾人泄密一項,才更有可能構成“叛徒”的指控,也才更有可能給他帶來殺身之禍。如果習近平決意處死他,至少是泄恨、泄憤。殺一儆百,以儆效尤。

劉漢遭處死,也預示,周永康即將開庭受審。處死劉漢,是周案開庭的序曲,以便“排除幹擾”。然而,如果周永康也被處死,究竟是要排除什麼樣的幹擾?

回頭說來,劉漢兄弟的檢舉揭發,可能針對周永康,還可能針對官場其他人物,包括比周永康更大一級的人物,比如江澤民,那個親手提拔、重用周永康、一路爲周永康保駕護航、讓周永康節節高升的前“黨和國家領導人”。周是江的心腹、親信,江是周的貴人、恩主,周長年貪腐、淫亂的情節,很難說沒有與江攪在一起。

當局匆忙處死劉漢等人,究竟是要保下周永康?還是要保下江澤民?尚有待分曉。但無論怎樣,提前處死劉漢等人,又是殺人滅口。從前,爲保下李鵬家族,當局已經多次殺人滅口。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