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爾本較悉尼對城市發展有更好的延伸計劃

2014-06-05|来源: 澳大利亚时报

記者最新一次南下墨爾本的采訪經歷使自身突然驚訝地意識到墨爾本人猶如生活在天堂一般。


文章寫道,不僅沒有凌晨1點半的關門的酒吧,也沒有明顯的交通峰涌,相反墨爾本的物業卻是依然實惠,無論是租還是買。

作為一位土生土長的悉尼人,這里的情景是驚人的。在悉尼,火車站附近的一間蝸居會耗費掉大部分的收入。而在墨爾本,房產中介推銷的CBD酒店式公寓僅為400澳元一周。

Chris Johnson是一間房地產開發商的負責人,他向記者表達“悉尼的價格溢價部分是由于海港景色所帶動,而這部分是市場的高端部分。”

“但墨爾本在這方面做得更好,建造了足夠的住房來應對不斷增長的人口,特別是在靠近城市的地區。 ”

“悉尼住房供應緩慢對住房的價格有很大的影響,只因為沒有足夠的房子。”Johnson說。

此前,一份由The Herald報公布的政府新數據顯示到2031年將有額外的2百萬人生活在新南威爾士州,超過66萬個家庭將需要在悉尼落腳。這些是調整后的預測,并且可能再次向上修改。

如何將這些590萬悉尼人共存于一個城市而堅決不建任何設施可以造成很嚴重的困局。

新新公布的Darling廣場購物區,將在原先娛樂中心的位置上建造七個高層住宅,可容納4000人,這是一個非常受歡迎的發展項目。即便在那里,在CBD的中間,40層或許也是太高了。

悉尼市議會喜歡吹噓他們滿足并超越了由州政府為他們設置的成長目標。但有些地區卻相當低調。例如Leichhardt被要求從2004至2036年打造2400套新住房,這相當于每年平均75套。

鄰避的人群往往展現出良性的,有利于可持續發展的特點。只是想從外來人的迫在眉睫的威脅中保持其古樸的咖啡館和寧靜的街區而已。

但鄰避主義的真實面目是專業從事抵抗運動的一群人包括老一輩,以繼承或負扣稅的方式擁有財產所有權,他們對別人是否負擔得起沒有任何的興趣。規劃專 家Bill Randolph告訴記者,這個星期,一個“真正的緊張”就會出現,如果老住戶不能縮減規模從而讓位給年輕的家庭━他們越來越多地尋求在城市區域撫養孩 子。

Pru Goward女士熟知新南威爾士州新的規劃法律。立法的核心是一個聰明的觀點━決定一個規劃綱要,然后堅持下去, 而不是對任何一個發展建議無休止的爭論。但是,即使是這樣,比起簡單地遵循老套路也有著不必要的復雜經歷,而墨爾本采取做什么才是最為重要的。

我們的兄弟城市墨爾本勇敢地提出到2051年要打造160萬套新建住房,三分之二的是公寓房。但市中心的居民住宅用地至少50%因發展建設而被隔離,由于允許地方議會申報“鄰里居住區”。另外的分區,可能被適用于“鄰里住宅區性質”的地區,將禁止聯排別墅和公寓,留下的只有不連貫郊區的貧瘠地帶。

悉尼應該禁止于━比如Parramatta東面的任何地方建設新獨立房屋,而不是禁止高層建筑用地。所有的新建筑將有一個最小密度要求。現有物業的任何重建必須要至少增加一倍其使用面積,包括房主推倒重建的房屋。

在這種體制下,遺產將被保留,同時也認識到它不能也不需要永遠保留下去。廣闊的莊園仍然被允許在城市的邊緣存在,為了那些認為孩子不能沒有一個寬闊的娛樂空間的人士。

這樣一個大膽的想法曾經也在悉尼存在過,但是其每年流失超過兩萬人至其他州,主要是維多利亞州和昆士蘭州。

而相反的情況則不易發生。“我認為這是由于住房缺乏所造就的困難因素。”Johnson說。

“他們顯然在做正確的事情,我們現在當務之急是迎頭趕上。 ”他最后講道。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