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反腐鳴金收兵 蕭墻干戈暫息

2014-06-04|来源: VOA

今年4、5月間,各種信息表明,北京圍繞反腐的拉鋸式斗爭非常激烈,外界都知道習近平遇到的強大阻力來自幾只超級大老虎。5月26日,中央紀委副書記楊曉渡在中紀委官方網站在線訪談,釋放了非常明確的信號:以大老虎為目標的反腐鳴金收兵,蕭墻之內干戈暫時止息。


*與權貴家族達成危險平衡*

楊曉渡的講話很長,但關鍵的話語就是以下這一段:“要加大案件查處力度,重點查處十八大后還不收斂不收手的、問題線索反映集中的、群眾反映強烈的、現在重要崗位且可能還要提拔使用的黨員干部。”

有人聯系以前中紀委官員出面討論的“特赦腐敗論”,說這就是特赦腐敗。這話只講對了一半,即暫時不追查部分高官及其家族的腐敗是真,楊所強調的“十八大后”是條劃分赦免與否的時間線;沒講對的一半就是,這種赦免并未形成制度性的特赦,只是針對歷屆政治局常委這類高官。因為就在中紀委網站上,與楊曉渡講話同日公布的還有一條消息,即湖南省政協前副主席陽寶華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調查。屈指算來,陽寶華是中共十八大后被查處的第28個省部級高官,已在三年前卸任,現在已經不在“重要崗位”上,但并未成為中紀委此輪特赦的受益者。

以上兩條消息同期登載,想要表明的是:能夠在赦免腐敗一事上搭便車者,主要是中共歷任“黨與國家領導人”,例如常委一級的高官及其家屬的腐敗,只要當事人現在不在重要崗位上(比如已經退休者),就不再查處了。

中共宣稱對腐敗要持“零容忍”態度,但事實卻是貪官級別越來越高、貪官人數越來越多,涉案金額越來越大。中共面對此局一籌莫展,1991年、1997年及2012年的黨代會之前,曾三度傳出有意效仿香港1970年代的做法,以特赦為前提條件,啟動新的廉政制度,但都限于討論,未見成行。最近楊曉渡以中紀委副書記身份提出反貪重點以十八大為界,乃是前一向中共高層在反腐惡斗之后暫時達成妥協,讓那些深陷腐敗丑聞的中共高層暫時松了一口氣。近幾年,中央軍委、中紀委、全國人大、國務院等前領導人的家族財富不斷曝光,習、王堅決反腐的姿態,導致權貴家族集體對抗二人,今年2月,甚至有著名“異議公知”批評中紀委破壞法制的文章問世,并在海外轟傳,引導世界關注中國貪官的“人權”問題。

*如何看待習近平的反腐?*

習近平接掌的紅色江山早就深陷腐敗困境,被外界調侃地形容為“反腐敗亡黨,不反腐敗亡國”,但實際上,中共如果不反腐敗也要面臨亡黨之局。我多年前曾用“沉船論”比喻這種狀況:中國好比一艘大船,從船長到大副、二副、水手,包括其家屬子弟,莫不在船上拆零件、偷設備,即使是機會最少的水手,也在船上敲幾塊鐵偷賣。如果不制止,不僅黨亡國敗,這條船也將散架沉沒。這意思是說,如果不反腐,中共不僅將喪失最后一點政治合法性,完全失去民意支持,新任船長習近平也得陪葬。2012年黨代會之前, 中紀委李永忠與學者吳思兩人再提特赦貪官論,當時我在《“特赦貪官推動政改”為何不可行?》一文中所指出的,如果中共真愚蠢到公開赦免腐敗,結果不是“蕩滌污穢”,“與民更始”,而是從此以后,于黨來說,喪失政治合法性不說,還少了一個權斗利器與制約官員的工具。從江澤民時代開始,反腐敗就成為中共內部權力斗爭的工具,當政者如果丟掉這把利劍,就等于自廢爪牙。

評價習近平一年多的反腐戰績,應該說這是改革30余年以來一輪力度最大的反腐,而且破了以往“刑不上政治局常委”的潛規則。有人說,習近平反腐,延長中共壽命,不值得肯定。不如讓中共在腐敗中徹底爛掉,中國好迎來新生。這個說法未免過于簡單,首先,腐敗從來就不是一個讓政權迅速垮臺的直接因素;其次,以中國現有的社會土壤與文化傳承,就算民主化了,腐敗也會在很長時間內成為中國政治的伴生物;第三,中共目前的腐敗嚴重影響民生與民權,因此,無論于中共還是于民眾,習近平強力反腐,遠比江胡時期的放縱要好得多。毫無疑問,王歧山是歷任中紀委書記當中最能干與有魄力的一位。

*蕭墻內斗也有潛規則*

如今中共高層的“蕭墻內斗”,已深諳借助香港及境外媒體“放風”之道,這種“放風”其實是與對手過招,以明招掩暗招,互動博弈,目的是界定一條雙方都能接受的底線。

我在“習武松與大老虎間的危險平衡”一文中已經談過,習、王等人與退休的“老同志們”是一個矛盾的利益共同體。所謂“利益共同體”,指的是雙方的身家性命、生死存亡其實都系于紅色政權的穩固。2011年以前,太子黨成員當中不少人也確實以為,只要“狡兔三窟”,在外多筑幾個巢,多備幾個身份,就能子孫數代安然享受在中國掠奪來的財富。但2011年阿拉伯之春以后,美英等國將本阿里、卡扎菲等獨裁者存放在各國銀行的資產還給了這些國家的新政權,用于社會重建。此舉讓中國的紅色家族悟出一條:存放在英美的巨額財富其實與獨裁政權共存亡。瑞士號稱“世界上最安全的財富保險箱”,也被美國的強大壓力撬開,不得不制定《獨裁者資產法》并于2011年2月生效。相比之下,中共政府與紅色家族休戚與共,不可能追查自家大佬們存放在海外的巨額財產;但江山易手之后,其海外資產也將與本阿里、卡扎菲之命運相同。因此,保住政權,不要將船給弄翻,這是黨內互斗雙方的共同底線。

所謂“矛盾”則在于,歷代“黨與國家領導人”雖然大多已積累了巨額家族財富,但其子弟親屬仍然掌控著經濟領域的各種要職,如中央國企與金融企業的關鍵位置,絲毫不見有“讓賢”之意。習近平當然深諳毛澤東這句名言,即“鐘不敲是不響的,桌子不搬是不走的,掃帚不到,灰塵照例不會自己跑掉”,既然眾權貴子弟還戀棧不舍,那就出動中紀委這把“鐵掃帚”,巡視組“緹騎四出”,先讓周濱父子及石油利益集團的成員全軍覆滅,再借三峽集團換帥時敲打“退休老領導”李鵬,最后這把“鐵掃帚”終于在今年4、5月間掃到了香港澳門,將多年來享有不被監察特權的港澳工委列入中紀委監察范圍,宣稱在港央企的貪污及賣國行為(如“泄露國家機密”等)都將受到嚴查。

如此頻頻“敲山”,兩只超級大老虎終于被從山林中“震”出來了。 5月14日,曾慶紅在中央政治局委員兼上海市委書記韓正及江澤民兒子江綿恒的陪同下,參觀了位于上海的韓天衡美術館;再接著就是江澤民借與普京會面高調現身。這些明招下面,雙方當然還有暗招相搏。最后的結果就是本文開頭提到 的中紀委副書記楊曉渡5月26日講話,表明雙方已經暫時達成妥協,底線劃定在這一條:十八大以前的不追查,前“黨與國家領導人”子弟只要“金盆洗手”,習近平允許其平安退出,保其富貴。如果在重要位置上并且還想“進步”者(比如李小鵬),就必須雙手干凈一些。目前,周濱與賀錦濤這兩位前政治局常委的公子系獄,辦案尺度之寬嚴,其實全在于眾多紅色家族成員是否愿意“金盆洗手”。

對于中共政治利益集團以及依附在這一體制上平安生活的階層來說,習近平依靠黨內反腐,對社會加強控制,有望為中共“向天再借十余年”,讓紅色江山在“潰而不崩”的狀態下再延續一段時間。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